完善贿赂犯罪刑法规制力促反腐

2019-11-09 12:01:48  来源: 法制周报-廉政清风
 


  □  文/邓琪
  贿赂是腐败犯罪中最典型突出的一部分,它拥有很高的社会关注度。贿赂犯罪的刑法规制是否科学和完善,关乎反腐败进程的成功与否。在全面推进反腐倡廉的背景下,关注我国贿赂犯罪刑法规制的不足并提出完善途径,显得尤为重要。


  当前的反腐败背景
  腐败是社会毒瘤,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威胁。人民群众最痛恨腐败现象,如果任凭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亡党亡国。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十三亿人民。这是一笔再明白不过的政治账,人心向背的账。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定不移地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反腐败斗争已经取得压倒性胜利。但是,对反腐败形势的严峻性和复杂性一点也不能低估。我们党全面领导,长期执政,党员干部时刻面临被围猎、被腐蚀的风险,腐败存量不少,增量仍在发生。现实一再表明,反腐败斗争不能退,也无处可退,必须坚定不移推进。反腐败斗争要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巩固发展压倒性胜利,必须一刻不停歇,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


  我国的贿赂刑法规制
  目前我国关于贿赂犯罪的刑法规定,主要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受贿和行贿的规定为主。在《刑法修正案九》(以下简称刑九)之前,相关规定是对受贿的惩处要严于行贿。但《刑法修正案九》降低了受贿罪的法定刑,却没有相应降低行贿罪的法定刑,因此现在行贿罪的前两档法定刑是高于受贿罪的;受贿的定罪量刑是比照贪污犯罪的规定,刑九对贪污罪的绝对确定死刑进行了修改,改为由无期徒刑至死刑的选择模式,实际上是提高了贪污受贿犯罪的死刑适用标准;另外,取消了贪污罪定罪量刑的具体数额规定,不再是单纯只重视数额,而是采用了“数量加情节”的二元标准。其中的数量是概括数额也不是之前的具体数额,情节不再像之前只起到从重或从轻刑罚的作用,而更多的是与数量并重,决定贪污受贿罪的刑期档次。刑九在贪污受贿罪中还增加了从宽处罚措施,具体有:第一,时间是在提起公诉前;第二,情节上不仅包括如实供述,还包括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发生这类酌定从宽情节;第三,结果上根据不同数额或情节,一类可以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一类可以从轻处罚,其中刑九对于行贿罪的从宽处罚标准作了进一步的明确,总的来说严格了从宽处罚的适用。


  贿赂犯罪刑法规制待完善
  我国对贿赂犯罪相关规定进行了相关调整,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但不得不承认还是存在着不足,需要提出完善的办法。


  建议对行贿罪和受贿罪的法定刑问题进行合理优化  

首先,受贿罪之前一直被认为是贿赂犯罪的重点,对受贿罪的打击力度一直不小,而行贿罪被认为其不法与责任皆轻于受贿罪。但该次调整明确将注意力放在了行贿罪上,对于行贿罪的从宽处罚规定进一步明确,实际上是提高了行贿罪从宽处罚的标准,要求更为严格。对行贿罪的打击力度在加强,实际上也是“对腐败零容忍刑事政策”的体现,但是调整之后使得现在行贿罪的前两档法定刑高于受贿罪,这在实践中的贿赂犯罪量刑中将带来一系列挑战。对于行贿犯罪和受贿犯罪不同的性质而言,两者的量刑理应是按照各自的情节和标准来确定的,但目前行贿罪的前两档法定刑高于受贿罪,导致最后的量刑结果可能出现一定的问题。在反腐的高压势态下,使贿赂犯罪相关规定更倾向于合理化,不仅仅要在受贿罪方面对腐败进行打击,行贿罪认定的作用也要发挥出来。但是,对于如何更合理的规定行贿罪和受贿罪的定罪量刑,保证在实践中更好地发挥作用,是值得再予考虑的。建议对行贿罪和受贿罪的法定刑问题进行合理优化,注重两者共同点之时更要关注两者的区别,让定罪量刑在既符合各自规则的同时,也能充分发挥整体协调的作用。


  建议关注针对受贿罪的单独定罪量刑规定  

其次,刑九仍然没有对受贿罪进行单独的定罪量刑标准规定,还是延续之前按照贪污罪的标准。受贿罪和贪污罪虽然都是腐败犯罪,不过两者各有特点,并不能完全混为一谈,且两者都有各自的具体情形,在定罪量刑时需要结合情节予以分析确定。在腐败频发的态势下,受贿罪的严重程度逐渐与贪污罪比肩,这种情形下只简单一味将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情节比照贪污罪,可能不太利于反腐败的开展,因此,建议可以关注一下针对受贿罪的单独定罪量刑规定,更加合理地解决受贿罪的相关问题。


  相关贿赂犯罪刑法规定仍需一整套措施予以完善  

最后,虽然刑九取消了贪污罪的具体数额规定,采用“数量加情节”的标准,更为合理地对受贿罪进行惩处,不再适用之前过于死板的数额规定,但是关于“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以及“情节较重”“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的具体标准仍需要相关司法解释进行规定,虽然出台了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但该解释在处理相关实践中的问题仍然存在着不足。贿赂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既需要考虑目前对腐败犯罪零容忍的刑事政策,又要兼顾不同利益群体诉求。另外,目前的相关规定要与《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设定的腐败犯罪入罪标准完全对接也是较难实现的。因此,虽然取消数额规定已经迈进了一大步,但是具体的相关贿赂犯罪的规定仍然需要一整套措施进行完善。
  对于我国贿赂犯罪刑法规制进行完善等相关问题,要注重反腐精神的并重,相关的完善应该是能够促进反腐的,高压反腐正在展示“不喘气”“不松劲”“不停步”的坚定决心。高压反腐,我们要让任何心存侥幸、自欺欺人的贪腐之举都成为经不起一戳的泡沫。坚定反腐是因为反腐的成功与否关系生死存亡,是应对严峻国际环境,增强防范能力的战略之举,是永葆党的先进性、纯洁性的关键之举。因此,对于贿赂犯罪刑法规制的完善就显得尤为重要。

姓名*
电话*
地址
内容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31-82272855 0731-82272855  

opyright ©2018 - 2019 法制周报社新媒体中心 ICP备案号:湘ICP备13010856号-2 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429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3-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