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的等待
2024-05-22 17:19:39          来源:零陵区人民法院 | 编辑:左爽 | 作者:唐明珠         

湖南法治报讯(通讯员 唐明珠)“沈法官,实在抱歉,我来晚了,请原谅我,我最近实在太忙了……”在零陵法院的北大厅,当事人黎某一手拿着一面锦旗,一手握着沈超的手一个劲地道歉。

故事还得从四年前说起,黎某经营着一个汽车修理厂,因为为人老实,修理技术过硬,在当地小有名气,平时其他的汽车修理厂也会找他来帮忙。2020年,永州某汽车销售公司和往常一样,委托黎某修理了一台外地车辆,当时约定车辆修好交付后,支付劳务费2000元。但在黎某按照约定交付了修理好的汽车后,被告却拒不支付修理费了。

“沈法官,你是不知道啊,我找公司要了4年的工钱,他们公司都换了3任经理了,我的工钱还没要回来啊!”在跟黎某了解案情时,黎某在电话里气愤不已。

经过多次与被告公司的联系,其工作人员对于该事总是敷衍了事,答应跟经理汇报处理该事,但被告公司一直没有安排具体负责的人员与法官联系。

“黎老兄,你下午有时间没有?有的话,我们一起去找下被告公司的负责人?”考虑到这是涉企案件,又是涉民生案件,沈超看了排期日程,下午刚好有点时间,想抓住这点空闲。

“如果你们再不付工钱的话,这工钱我也不要了,我就去挑一担大粪倒在你们公司门口,大家都不要过日子了!”在调解现场,因为被告公司接待人员的傲慢和推卸责任,一向老实的黎某当场发飙了。

沈超见此情形,一边安慰黎某,一边跟被告公司工作人员释法说理,将紧张的氛围控制下来,防止冲突升级。

“这样吧,开庭的时候,请你们刘总过来参加下诉讼,我们再商量一下?”鉴于调解氛围不和谐,沈超当即决定先暂停调解,等开庭时再根据情况而定。

庭审如期进行,在庭前审查身份时,被告公司就派了两个工作人员过来,什么资料都没有准备,根本就不具有出庭人员的资格条件。

“刘总,你们公司对于该起诉讼也太不重视了吧?”沈超拨通了被告公司负责人刘总的电话。随即,沈超给刘总进行了释法说理,阐述了诉讼对其公司的影响以及不尊重法律的后果。

“沈法官,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们的失误。我们公司一定尊重法律,我们公司一定尽快履行付款的义务。”经过一番沟通,刘总终于知晓了该起诉讼对于公司影响和对于黎某的重要性。

终于,在开庭前,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被告自愿在一周内支付原告劳务费2000元。但是在诉讼费上,工作人员犯难了,虽说诉讼费只有25元,但是财务人员说这个不好记在账里面,怕对公司影响不好。

“要不这样吧,黎老兄这25块钱诉讼费,你承担算了,被告公司不好做账,你到时候退这25元诉讼费,来回跑油费都不够。”沈超见诉讼费金额太小了,按照平常的办案经验,让原告来承担。

黎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

“其实,我家要不是出现困难,我也不会这么较真要拿回这点劳务费的。”签完调解协议后,沈超跟黎某聊天时,黎某打开了话匣。

原来,黎某靠着技术过硬和老实人品,汽车修理厂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生活更加甜蜜了。但,天有不测风云,女儿突然得了红斑狼疮,虽然花了几十万医药费后现在病情已经控制住了,但是每个月仍然需要治疗费用2000余元,加之疫情的影响,导致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黎老兄,这是我给小侄女的一点心意,你替我买点牛奶和水果给她带回去。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讲。”在听了黎某的陈述后,沈超心里充满了同情、难过和自责,他回办公室给黎某的女儿包了一个400元的红包。

“这可使不得啊,我还没有感谢法官你啊。”黎某见此情形,热泪盈眶,激动地一个劲地推脱。

“到现在还不知道领导尊姓大名,惭愧了,可否告知。”黎某在离开法院后,给沈超发了一条微信信息。

原来,黎某想在案件办完后,给承办法官送面锦旗,以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于是,就有了之前开头的那一幕。

责编:左爽

一审:曾金春

二审:伏志勇

三审:万朝晖

来源:零陵区人民法院

关于我们-商务合作-法律声明-联系我们
广告热线:0731-84802118 湖南法治报官网ICP备案号:湘ICP备19000193号-3 版权所有:湖南金鹰报刊社有限责任公司《湖南法治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