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读书声

2020-03-12 21:17:03  来源: 法制周报-文苑
 
  
  罗先礼
  柔软的时间终将过滤许多纷扰复杂的世事,但若干年后,2020年这个春节发生的有些事情应该会沉淀凝结成冷硬晶体留在滤网上,咯得人心,生痛。随时序走来本来应该和往日一样平常的2020年春节发生了: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它如一只怪叫着鼓动邪恶双翅的黑天鹅,飞舞在江汉平原上空,随后蔓延神州大地乃至全球。
  疫魔肆虐荆楚,让武汉、湖北许多完整的家庭瞬间分崩离析,亲人阴阳永隔;战“疫”集结号吹响,让新春佳节亲人的团聚变成前方、后方挂肚牵肠、守望。这一切,让本该欢乐、详和的节日蒙上灰暗、厚重的底色。
  我不是医生,更不是专家,关注疫情只能听广播、看新闻联播、看手机涌出的海量信息,从官方权威或“民间”大V声音中了解疫情,学习应对病毒必备常识。我和左邻右舍一样,面对泥沙俱下的疫情信息,加上病毒看不见、摸不着,变得有些谈“冠”色变。出门戴口罩,和邻居说话保持一米以上距离,曾经熟悉的面容掩在或专业如N95或普通简单如一张纸的口罩后,有了不熟悉的陌生,感觉莫名怪异。
  为了掐断病毒传播链接,武汉封城、迅即湖北封省。尽管不断有治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好消息传出,因单个病人身体特殊性,处方不能复制。官方反复强调:“不出门”和宅在家里就是给国家作贡献。我,为了不给政府添乱,听话地宅在家里。春节假后接着又在家隔离十四天,也让自己有了个平时不敢奢望最长的寒假。
  当下,飞机、高铁早成为人们出行首选,快节奏是如今生活标配,电驰风掣的生活在猛然被强行按下“暂停键”后,大多数人茫然无措。我生性惫懒,对突如其来禁足闲居从开始稍感不适的烦躁,心随后沉静下来,天天捧着闲书翻。古人说:闲居之趣,快活有五。不与交接,免拜送之礼,一也;终日可观书鼓琴,二也;睡起随意,无有拘碍,三也;不闻炎凉嚣杂,四也;能课子耕读,五也。
  同样被禁足的是女儿,她尽管谋到了新职,但新单位属于人口密集地 --学校,校方唯恐学生出现病毒交叉传染爆发疫情,开学时间往后一推再推。女儿除了每天在网上签到打卡也和我一样宅在家里。侄孙女尽管和女儿差一辈,年纪却相差不了几岁,感情甚好,从大年三十就“赖”在我家缠着她小姨不放,到现在想回家也回不去了,侄女婿那边属疫情重“灾”区。
  依平时惯例,元宵节后开学在即,侄女左一个电话右一个微信催问:“孩子寒假作业做完了吗?现在又回不来,要她小姨督促她读书哦。”就在我烦不胜烦的时候,有好消息传来:停课不停学。学而思网义务为宅在家的学生上网课。侄孙女每天清早起床对着电视机伊伊哑哑地学英语、背唐诗。
  这,让我回忆起儿时。经济落后的年代,贫穷虽如沉重的阴云,飘荡在故乡上空。可勤劳的父辈们目光不短浅,根植头脑里的观念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也正是这最朴素的观念支撑,让我们大队“盛产”大学生,远近有名。毫不夸张地说,时年湖南有什么样的大学,我们大队就有那所学校的学生。一个人口不足500人的自然村,考出去吃“国家粮”的大学生近200人。大学,这个父辈心目中金壁辉煌装满学问的圣殿仿佛就在故乡青山背后不远处;大学生,这个时髦又有文明内涵的名字,蜿蜒如一条缀满希望的彩色绸带,把闭塞、贫穷的故乡与宽广、精彩的外部世界联系在一起。
  八、九月那段时间,只要大队高音喇叭播放花鼓戏《刘海砍樵》或者是《毛国章打铁》,随后就是广播员用方言不厌其烦一遍遍播报:“请某某家长听到广播后,迅速赶到大队部拿你儿子大学录取通知书。”当年邮递员把信件、报纸只送到大队部。最先知道某家孩子录取信息,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当然信息闭塞也有好处。一是前去大队部拿录取通知书的家长怎么也会带包烟,最次是8分的经济牌,条件稍好的就是常德烟,敬给广播员。二是通知书早被领走,怎么也会接连广播个两、三天。敬奉常德烟的,还会多播几天。这些,有点像古戏中书生点状元后,骑高头大马游街扬名。
  那重复的广播声,点燃了父辈拚命送子女跳出“农门”的希望。家家户户铆足劲举全家之力供孩子读书。父辈田间挥汗劳作,孩子牛背上读书,这简单的两笔勾勒出一幅农村和谐耕读图。……
  侄孙女在客厅渐渐大起来的朗读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枯坐书房的我侧耳倾听。“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智则中国智。……”侄孙女仿佛乳燕出谷清脆的童声挤满客厅,飞出窗外,和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交织、缠绕着飘散在明丽的睛空。
  哦,烟花三月的江南,随处可见是那生机勃勃的新绿。
姓名*
电话*
地址
内容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31-82272855   

opyright ©2018 - 2019 法制周报社新媒体中心 ICP备案号:湘ICP备13010856号-2 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429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3-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