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保安科干事携款潜逃17年,投案后感叹: 那一刻心才落了地
更新于:2017-06-21 21:46:10 来源: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  实习生 樊豪  通讯员 蒋曦
  
  17年有多长?它可以将呀呀学语的婴儿变成活泼伶俐的少年,可以在风华正茂的中年人额头刻上皱纹,在温和慈祥的爷爷奶奶头上染上白霜,这些都如同微风吹过一样,使人感觉非常自然。然而它对于一个逃犯来说,会有什么改变呢?
  
  今年5月26日下午,湖南长沙天心区检察院检察官接待了一名“特殊”的客人——因贪污公款20万元潜逃17年的黄某前来自首。
  
  6月19日,在天心区检察院会议室里,坐在记者面前的黄某皮肤黝黑,习惯用手撑着额头,两眼放着平静的光。
  
  “逃亡的这17年,对于你来说是个什么样的过程?”黄某低头,无声很久。“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不然傻子才会去做这件事。”
  
  十七年前的贪念
  
  因为是主动归案,自首后的黄某很快被检方决定取保候审,目前在朋友那打工借住。
  
  重新回到家乡长沙,17年总在脑海里回想的一幕幕家乡景象,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那是2000年,黄某还是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第一安装公司保安科干事。与同单位的邵阳女孩相爱结婚,并怀上了小宝宝,小两口的日子过得虽不富裕,但也充实幸福。
  
  “当年的自己二十几岁,年轻气盛,又好面子。”黄某说,人做错事往往就在一念之间。而就因为他的这一念,让自己失去了17年。
  
  当年1月的一天晚上,公司财务人员将刚收到的20万元工程款交由黄某保管,准备第二天再存至银行。月薪只有200元的黄某面对这笔巨款起了贪念,当天晚上,其利用自己保管钱款的职务便利,伙同他人携带该20万元潜逃,并迅速将20万元公款挥霍殆尽。
  
  黄某出逃后,天心区人民检察院将其列为网上追逃人员,成立追逃小组,奔波于全国各地全力追捕。2015年成功抓获了黄某的同案谢某。追逃小组为尽快促使黄某到案,一方面继续追踪线索,四处奔波;另一方面则多次上门对黄某的家属做工作,宣讲政策,发动他们提供线索,劝黄某主动投案。
  
  而黄某本人如同人间蒸发般,从此没了踪迹。
  
  十七年间的流浪
  
  这十七年,黄某究竟去了哪里?
  
  他告诉记者,这17年对于他来说,是难以启齿的。钱花光了之后,不敢回来的他一直在湖北和河南一带晃悠。这期间,因不敢去正规单位做事,在菜市场搬货,打杂工、捡垃圾、端盘子等什么工作都做过。不敢跟人签合同,遇到不给工钱、受了委屈,“想发脾气都不敢发。自己本身就是个罪人。”
  
  身无分文,实在饿得扛不住的时候,黄某说自己要饭都干过。据其回忆,有时候遇上很多天找不到工作,饿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黄某只能跑到小卖部或者报刊亭,声称自己落难了,拜托人家给碗泡面或者给买个馒头,往往一个馒头就是一天的口粮。“呵呵,这不是要饭,是什么。”黄某苦笑着。
  
  夜晚,没有容身之地的黄某只能找小旅馆、火车站、废墟来度过。记得一年冬天在信阳,当时火车站正值改造,旁边有一栋大楼,上面全都拆掉了,只留下最边上一个角,有着破烂的四面围墙,在那里,黄某住了三个月。
  
  “有水有电的日子对我来说是奢侈,每晚我都睡在砖碴碴上,外面下着很大的雪。想家,身体经受的苦难早已麻木,心理上的压力与痛苦才是真的无法忍受。”
  
  有一次,身上只有十几元钱的他睡在废墟里,还被几个混混冲进来搜刮走了。“没办法,哪怕路上碰到车或者人撞到我了,也不敢报警,还得让自己跑得快。永远都是一个缩头乌龟。”
  
  “人家过节过年是开心,我过节就像是死了一遭。”
  
  十七年后的交代
  
  尽管想家,但黄某说他不敢回来,也没脸回来。
  
  离开的那一天,离黄某孩子出生只有一周。离开后的第二年,黄某的父亲去世,他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如今,黄某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可是,原来的那个家,已经没了。
  
  黄某曾在朋友处打听,妻子生了一个女儿。目前她带着孩子住在邵阳。从孩子出生到现在,17年,黄某从未见过自己的女儿,只是听说长得很像他。
  
  对于女儿,黄某是最愧疚的,“别人问我女儿,你的爸爸呢?她说,我没有爸爸。”触碰心底的软肋,黄某哭了。“我对不起她,这种缺失我还不了,没得选。她越大我越怕,因为亏欠她的就越多。”
  
  “我已经是个罪人了,在不影响她的情况下,我还是希望能找个合适的机会见她。”黄某告诉记者,他不敢去想,女儿能不能原谅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能为女儿做什么,脑子一片空白。但至少,他认为选择自首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他说,当走进检察院大门的那一刻,他的心才真正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