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立案登记制2年:望城法院试水足不出户网上立案
更新于:2017-06-15 11:37:05 来源:法制周报
  
  
  湖南法院当场立案率超95%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何金燕 见习记者 曾雨田
  
  6月1日上午8时,长沙大雨倾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人头攒动,前来办理登记立案的当事人按照排号顺序耐心等候,立案大厅内秩序井然,3名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将案件信息录入电脑,身边的立案材料已堆积如山。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通报,自2015年5月1日立案登记制实行以来,至2017年3月,全国法院登记立案数量超过3100万件。“有案不立、有诉不理、拖延立案、抬高门槛”问题基本根除。
  
  这项改革在湖南实行得如何?
  
  近日,记者深入采访全省多个法院,用数据和案例,记录湖南法院立案登记制后的新貌。
  
  从2015年5月1日到今年5月1日,湖南法院共登记初审案件(一审案件)100.89万件,同比增长38.21 %。全省法院当场立案率超过95%。
  
  国家赔偿案件翻倍
  
  冯浩是常德汉寿县村民,拥有一个甲鱼养殖池塘和配套房屋。2014年9月,县国土资源局对其作出《限期腾地通知书》,要求3日内腾地。冯浩拒绝腾房,10多天后,其甲鱼养殖场被强制拆除。
  
  在申请行政复议无果后,冯浩向汉寿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审理确认《限期腾地通知书》违法。冯浩据此向国土资源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遭拒。
  
  2016年2月24日,冯浩向汉寿县法院起诉,要求撤销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书,返还其农用地使用权并赔偿经济损失223万元。
  
  汉寿法院一审认为,汉寿县国土资源局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裁定对于冯浩的起诉不予立案。冯浩不服,提起上诉。常德中院二审认为,《限期腾地通知书》已被汉寿县法院的生效判决确认违法,而且冯浩提起本案诉讼有明确的被告,至于被告是否适格、正确,并非本案行政诉讼立案审查的条件。故原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二审裁定撤销一审裁定,指令汉寿县法院予以立案。
  
  省高院信访办公室主任吴兆堂指出,近年来,随着我省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大量社会矛盾纠纷以诉讼形式涌入法院。行政征收和拆迁是社会热点问题,简单以被告主体不适合为由不予立案,将使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损时状告无门,这不利于当事人诉权的保护。
  
  从2015年5月1日到今年5月1日,全省法院共登记初审案件(一审案件)100.89万件,同比增长38.21 %。其中,国家赔偿案件收案898件,同比增长176.31%;执行案件收案30.3645万件,同比增长73.76%。
  
  “2011年全省法院一审收案32.38万件,2014年为44.74万件,2016年达到64.43万件。”湖南高院立案信访局局长李立新说,“而近五年来,全省法院法官人数仅增长3%左右。案多人少矛盾客观存在。”
  
  试水足不出户网上立案
  
  “立案快了、查询方便了、缴费省事了。”5月26日,在电脑上完成立案手续后,律师刘洋高兴地说,“我要为法院网上立案手动点赞。”
  
  当天上午,刘洋带着厚厚的卷宗来到长沙市望城区法院立案庭,看着窗口排着的长队,刘洋做好了一个上午的准备。
  
  “请问你是来立案的吗?”立案庭的工作人员询问刘洋。
  
  “是的。”
  
  “我院正在试运行网上立案,你愿意试一试吗?”
  
  “当然可以。”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刘洋在手机上下载了“掌上法院”,接着在电脑上登陆“湖南省网上法院律师服务平台”。短短10分钟内,完成了整个立案和缴费过程,“真是太便捷了,我们以前光跑程序性事务都要花很长时间,现在足不出户就能立案了。”
  
  据悉,该案是全省法院网上立案第一案。今年5月27日,望城区法院在全省试水网上立案。该院在官方网站上设立了“网上立案”平台,告知法院相关立案标准和立案材料。当事人登录该平台,上传所有起诉材料,经立案法官审核材料齐备符合要求的,告知原告办理立案手续。
  
  项目已完成,却迟迟拿不到200万元工程款。多次讨要货款无果后,长沙平高建材有限公司将湖南乔口建设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6月5日,原告代理律师王伟足不出户网上立案。
  
  “我前几天刚好参加了望城法院举行的培训会,知道现在可以通过网上立案。以前没试过,第一次尝试把立案材料上传到网上,没想到仅用20分钟就办完立案程序。”王伟介绍,“以前立案,只能在法院工作日,排队到窗口办理。顺利的话,半天才能完成。如果材料不齐或不符合规定,还要来回奔波补充。这样下来,可能会要几天时间才能立案。”
  
  望城法院立案庭庭长黄莹介绍,之前有当事人来立案时,提交的材料不齐全,立案庭告知需要补充,当事人不理解,以为法院是在刁难,所以经常对立案人员发脾气,立案人员又要反复解释法律规定。网上立案后,如果当事人提交的资料不齐全,就无法提交。他们可以知道有些信息和资料是必须提交的,既能避免群众对法院工作的误解,也可以节约司法资源。
  
  其认为,法院拓宽立案渠道,使递交立案材料不受时间、地域限制,最大程度减少了市民的诉讼成本。
  
  滥诉侵占司法资源
  
  李立新坦言,立案登记制改革在方便群众诉讼、减轻当事人诉累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滥用诉权、无理缠诉等案件激剧上升,虚假诉讼尚未完全杜绝,侵占了原本紧张的司法资源。
  
  岳麓区坪塘街道的一名拆迁户童军,因对政府给予的拆迁补偿方式和补偿数额不满,多次以政府信息不公开、不履行法定职责、民事侵权等理由,向法院提起诉讼53起。
  
  由于拒绝到县城取货,货物被快递公司退回。家住怀化溆浦县的韩信将淘宝公司、网络供货商及快递公司诉至县法院。2015年5月1日至今,其在溆浦法院登记立案的民事案件达56件。
  
  因不服桂阳县公安局某派出所强制处罚一案,陈青坚持向法院提起民事兼行政诉讼。法院立案工作人员告知陈青,不存在民事兼行政诉讼这一类案件,且派出所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让其单独对桂阳县公安局提起行政诉讼。
  
  陈青不同意,在立案大厅大吵大闹、威胁辱骂立案工作人员。随后,陈青又以该派出所及其所长、副所长、县公安局局长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共同赔偿750万元损失。
  
  “他完全不听工作人员释明,坚决要求按立案登记制对本案予以登记立案。”桂阳法院立案庭干警告知记者。
  
  邵阳县法院干警刘佳认为,立案登记制的推行恍若“在刀尖上跳舞”。姿势是优美的,它能够使民众欢欣雀跃、民心大振。但也会让许多司法工作者面临更大的压力和困难。
  
  刘佳提议,要制定严谨的恶意起诉的辨别机制,“一旦发现是恶意起诉,就立马采取措施进行阻止和惩处,以儆效尤,确保立案登记制的落实。”
  
  有学者提出,引入“黑名单”制度,对以同一无理诉求与事实理由达到三次起诉的列入“黑名单”,通过诉讼诚信促进社会诚信。
  
  立案登记制改革实施以来,全省法院裁定不予受理、驳回起诉民事案件12138件,同比上升152.98%;裁定不予受理、驳回起诉行政案件6351件,同比上升228.56%。
  
  诉讼不是唯一出路
  
  2013年,韩天经人介绍与龙芳相恋,看似一段美好的姻缘,却是一场骗局。2013年5月,隆鑫假扮龙芳哥哥向韩天借了5000元现金。事后,龙芳分给了隆鑫500元。2014年,龙芳以各种借口向韩天先后索要钱财共计5000元。
  
  2016年1月13日,凤凰县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对两人分别判处刑罚。同年4月,韩天以被龙芳、隆鑫通过婚姻形式骗取钱财为由,向凤凰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两人归还欠款28380元。
  
  县法院认为,龙芳、隆鑫通过诈骗的方式非法占有原告的钱财,应当在刑事案件审理过程中依法予以追缴或退赔,现原告通过民事诉讼向龙某、隆某追偿受诈骗的钱财,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理的范围。
  
  因此,裁定驳回原告韩天的起诉。韩天不服,提起上诉。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维持原裁定。
  
  湘西州中院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九条之规定,其财产属于被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的财产,其只有通过司法机关追缴或者责令被告人退赔的方式来挽回自己的损失,而不能通过民事诉讼方式加以解决,否则人民法院将不予受理。
  
  “不是所有的法律纠纷都要到法院来解决。司法程序成本高,如果能通过其他司法组织调解尽量调解,实在调解不了的再走司法程序。”李立新提醒“起诉要有基本材料和明确的事项和被告,对于不清楚的事项可以拨打12368或者提前上网查询。”
  
  记者了解到,去年,全省法院开通12368电话诉讼服务热线,有21839人次来电查询案件审理执行情况。全省117家法院建成“一站式”诉讼服务中心,全部手续可在中心内一次性办完。凤凰、龙山、通道等法院分别设立“旅游法庭”“圩场法庭”“鼓楼法庭”,就地化解群众纠纷。
  
  “全省法院个案平均受理周期为5天。”李立新说,完善多元化解决纠纷机制,强化与行政机关、调解组织、仲裁机构以及其他解纷组织协调对接,积极介入交通事故、医疗卫生、保险理赔等矛盾的非诉协调,努力构建全方位、多角度、广参与的多元化解平台。
  
  全省法院共设立调解窗口、调解工作室272个,设立诉讼服务站786个,配备人民调解员9439人,特邀调解员及专职调解员1598人,大多数基层法院与当地司法局合作设立了人民调解委员会驻法院办公室。
  
  2016年,全省法院共开展诉前调解7188件,成功化解3659件;开展立案后委托调解3110件,成功化解1436件;受理司法确认案件832件,确认有效789件。
  
  (文中涉及案件当事人均为化名)
  
  对话:
  
  立案登记降低门槛不是“无门槛”
  
  记者:是否所有的案件都能立案登记呢?
  
  李立新 :之前有一种误解,以为实行立案登记,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法院解决。事实上,立案登记也还是有“门槛”的。只是,这个“门槛”现在已经放到最低。我们将事前监管改为事后审查,先将符合形式要件的所有案件一律登记受理,不再进行实质性审查。对符合法定条件的起诉,应当登记立案;对当场不能判定是否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接收起诉材料,并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书面凭证。这也就意味着,有些当事人的案件,如果不符合法定条件,是不能登记立案的。
  
  记者:如何全面落实立案登记制?
  
  李立新: 为确保立案登记制改革顺利推行,湖南高院研究制定了《登记立案操作办法》,规范立案登记工作“十个严禁”,组织全省法院立案工作人员参加集中培训;派出7个督导组分赴全省各市州指导改革;建立立案信息公开制度,满足当事人对立案信息的知情权。全面清理和废止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立案“土政策”,严禁对当事人的起诉既不立案,又不作裁定的“不立不裁”做法;杜绝拖延立案,严禁以起诉材料不齐全为由拒绝立案或让当事人多次往返。
  
  记者:在立案登记制改革过程中,我们有哪些阻力和困惑?
  
  李立新: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少数当事人滥用诉权、虚假诉讼、恶意诉讼。有的虚构债务、捏造事实规避国家政策、法律,串通他人获取非法利益;有的滥用政府信息公开诉权,提出与自己生产生活无关的信息公开申请;有的恶意利用国家市场管理制度的漏洞,通过买入小额股票后“挑刺”的办法专职从事与证券管理机构的诉讼;有的就同一事实提出几十次的诉讼。
  
  记者:这些滥诉缠诉行为会引发什么问题?
  
  李立新:很多案件根本不符合诉讼要件,在接收材料、登记立案后法院只能裁定不予受理、驳回起诉,既增加了司法工作成本和当事人诉累,又容易激化当事人与法院之间的对立情绪。
  
  记者:除了市民的一些滥诉行为,法院本身存在哪些难题?
  
  李立新:随着立案登记制的全面推行,取消了立案审查过滤功能,降低了诉讼立案的门槛,诉讼立案数量急剧增多。为了及时解决纠纷,办案法官只有采取“五加二”“白加黑”的方式来应对案件急剧增加的新常态,工作压力越来越大。
  
  记者:如何逐步消除阻力、破解难题?
  
李立新:法院必须加大立案登记制政策宣传与解读,让大家更加知晓立案登记制改革的初衷,让老百姓遇到纠纷时有一个合理合法的解决渠道。希望这项改革能得到全社会的支持认同还有理解和包容,实现改革红利最大化。下一步,我们将在全省法院深入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和案件繁简分流机制改革,整合全社会的调解资源,深挖内部潜力,积极应对立案登记制改革带来的案件数量“井喷”效应,坚持司法为民、公正司法,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