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网络虚拟财产将受到更好保护
更新于:2017-06-12 21:11:44 来源: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游戏里丢了一把倚天剑,我要报案。”今后,这种看似荒谬的报案理由,将成为现实。
  
  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其中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这是我国首次明确将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纳入民事权利保护范围内。这也意味着,今后,各类数据、QQ、网络游戏的账号、装备等网络虚拟财产,也能依法受到保护。
  
  尴尬 :
  
  虚拟财产多年无法律保护
  
  “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已近20年。还是第一次以正式立法的方式,将网络虚拟财产纳入法律的范畴。”5月24日,长沙市律师协会理事、市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电子商务专业委员会主任黄亮认为,相较于过去多年来网络虚拟财产没有法律保护的尴尬状态,《民法总则》首次将网络虚拟财产纳入民事权保护范围,这是一个较大的进步。
  
  黄亮认为,一部法律从制定到出台,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虚拟财产被纳入法律保护范畴,“是迟早的事。”
  
  黄亮说,在日常生活中,网游账号、装备被盗等涉及网络虚拟财产的案件并不少见,但由于诉讼精力、时间成本花费不小,当事人真正诉诸法庭的却很少,“一个账号装备一般也就几千到数万元,很多用户自己也不愿意打这种官司。”
  
  大多数当事人,更多的是通过后台投诉,与网络游戏运营商进行协商。网民真正维权成功的案例,在国内不多见。
  
  2008年,网络游戏“热血传奇”的28岁衡阳玩家陈聪,状告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声称在其交易装备后,盛大公司无故将其网游账号封号,导致账号无法正常使用。账号内还有一些道具等虚拟财产。
  
  而盛大公司则认为,陈聪涉嫌盗号。因其通过其他账号交易了一些游戏装备,故将其封号。陈聪遂起诉至衡阳县法院,要求盛大恢复其账号,并赔偿各项经济损失。
  
  法院审理后,认为游戏中的装备等虚拟财产,是具有使用价值的。装备可以直接通过人民币交易,所以具备商品一般属性,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最后,法院采信了原告陈聪的观点,支持了其诉求,判决盛大公司恢复账号,并赔偿其装备交易贬值导致的经济损失。
  
  “在当时,法官判案的思维是超前的。”黄亮说,在2008年时,虚拟财产是不是财产,法律尚无明文规定。在该案中,法官是根据《合同法》判决的。
  
  《合同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事实上,网络游戏运营商和游戏用户是有合同协议关系的。既然玩家是用户,运营商应当保证玩家在游戏中正常的使用、运营等。”
  
  而在此前,我国没有关于保护网络虚拟财产的专项法律。所以,法院在这类案子的审判中,一般直接引用《合同法》 或者《侵权责任法》。
  
  “采集后再公布,就很可能构成侵权。”黄亮说,在大数据时代,每个人的数据信息,随时都有可能在背后被运营商采集。但运营商盗用、采用用户数据,直接被起诉的案例更少。更多的,是以侵犯隐私权的形式出现。
  
  “例如,运营商在后台采集了数据,对用户进行公开诋毁,导致用户名誉造成贬低、社会评价降低,那就可能造成侵犯名誉权、隐私权。”黄亮说,在《刑法》中,也有侵犯公民信息罪。
  
  而电商可能涉及到网络虚拟财产的案例,则更多出现在网店店主们的离婚诉讼、继承上。例如,安徽某皇冠网店店主夫妻闹离婚,而网店级别达到皇冠,是属于需要多年积累的商业信誉,“在最初的时候,法院是不好判的。随着这些年案件的增多,法院逐渐作为财产分割案例来判决。”
  
  最后,法院判决,网店归男方,男方给予女方相应的经济补偿。黄亮说,法官在判案时,也是将皇冠这种商业信誉视作虚拟财产来进行分割。
  
  进步 :
  
  为单行法提供立法依据
  
  黄亮认为,网络虚拟财产被列入民事权利保护范围后,仍有不少需要完善的地方,涉及到网络虚拟财产维权案件,司法实践将存在一个难以估值、不好估价的问题。
  
  例如,不同游戏的装备,价格不一,甚至同样的装备,在一年前后行情也不一样。法院审判时,一般根据个案、市场行情来参考、判断。更多的,则是依靠玩家最初购买、充值的价格来判断,“玩家的买入记录,点券,元宝,之后折算人民币多少钱,作为侧面参考。”
  
  黄亮认为,针对案件中双方举证责任的划分,也是将来法律需要完善的一点。此前,在涉及网络虚拟财产的案例中,当事人在维权时遇到的最大困难,几乎都是举证困难。因为“所有的数据,都在网络运营商的服务器上。”
  
  2010年,同样是“热血传奇”的郴州玩家杨铁,起诉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声称账号被该公司冻结,导致其7件装备受损。
  
  但此次,盛大网络公司无人出庭。而原告杨铁提供的证据均系电脑打印件,且无合同,不能确定真实性,法院对证据不予认定,驳回了起诉。
  
  时隔3年,两起玩家虚拟财产的维权案件,被告同是盛大公司,结果却不同。最大的差别是,仅是被告有没有出庭应诉。
  
  在第一起案件中,盛大出庭了。所以,证明原告账号内是否有装备的举证责任,就在被告盛大公司。而第二起案件中,盛大公司未出庭应诉。而被告缺席,法院对证据的审查将更加严格。由于原告无法证明,被告无人出庭应诉,即便原告申请调查取证,法院也难以调查取证,进行宣判。
  
  黄亮表示,《民法总则》第一次将虚拟财产列入民事权利,有极大的进步意义,解决了“一个重大问题”。
  
  “以前没有法律规定,倚天剑、屠龙刀等游戏里的装备、道具属于财产权利,被盗了需要立案。”黄亮说,在网络虚拟财产维权案件中,很多用户的诉求并不高,只是要求运营商恢复账号的使用等,“一般网络游戏用户较真的不多,顶多和客服闹一下,很多在后台就处理了。”
  
  “在民事案件中,法院还可以依据合同约定,推断对方需要履行义务。”黄亮说,此前由于国内法律未承认网络虚拟财产属于民事权利,即便被盗窃价值较高的游戏账号、QQ等,网民前去报案,警方却无法受理。
  
  如今,虚拟财产作为财产权利明确后,随着民法的进一步阐述,这一点就可以得到极大改善。
  
  黄亮估计,身处互联网时代,伴随网络、手机游戏长大的这一代年轻人,维权意识高涨,受众面广,今后,这类型的案件会越来越多。
  
  “民法总则只是个很笼统的规定。”黄亮说,目前,《民法总则》对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仅仅是一句话,具体规定尚未出来,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尽管此前,文化部、商务部等曾出台过《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通知》等部门规章,但尚无具体的单项法出台。
  
  目前,针对涉及虚拟财产的案件,法院判案主要还是依据侵权责任法、合同法、个人隐私法、网络安全法。其他就很分散,尚无数据法等专项保护网络虚拟财产法律。
  
  作为民法典开篇之作,起到总纲、统领性作用的《民法总则》出台后,民法典将在民法总则的基础上,制定各项分编,对此进行进一步阐述,“将来可能会有专门的数据法、或者网络虚拟财产保护法。”
  
  他说,事实上,此次《民法总则》将虚拟财产列入民事权利,进步意义不仅是为制定单行法提供了立法依据,也为法院裁判提供了有力的依据。在大数据时代,对保护所有网民的数据提供了法律武器,“因为只要是网民,就有数据问题。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