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省高院: 去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审结各类环境资源案3072件
更新于:2017-06-05 19:20:21 来源:法制周报
   省高院公布10大环保典型案例
  
  去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审结各类环境资源案3072件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何金燕
  
  “爱恨交织”的广场舞引发“民告官”案、加工出售医疗废物的不法之徒终获刑……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湖南省高院发布了一年来环境资源司法保护状况,并公布了10大典型案例。
  
  记者了解到,当前,郴州、永州、岳阳3个中级法院、资兴、安化、耒阳等5个基层法院已经设立专门环境资源审判庭。全省法院正在探索专门化工作机制建设,破解环境资源审判工作难题和瓶颈。
  
  去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审结各类环境资源案3072件。
  
  广场舞扰民,警方被诉不作为
  
  近年,广场舞旋风席卷全国。每当夜幕降临,伴随着《最炫民族风》 《小苹果》等高亢的“神曲”,在小区的空地、城市的街角,一群群广场舞大妈随之“崛起”,翩翩起舞。
  
  黄芸家住长沙岳麓区望城坡街道某小区,一入夜,广场舞队就在小区楼栋窗下开工,随着高亢的音乐舞舞曲,小区祥和平静的夜生活被彻底打破了。
  
  “音响器材音量过大,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黄芸多次找广场舞大妈协商无果。
  
  2013年5月2日晚上8点,黄芸不堪其扰,拿起电话,拨打110报警。
  
  当晚9点,望城坡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处理。次日,黄芸去派出所询问事情处理结果。民警递来一张接处警案(事)件登记表,上面写着:建议去环保部门申请鉴定。
  
  黄芸不服该建议,认为“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噪音扰民就应该由公安机关处理。”
  
  其后半年内,黄芸多次投诉、打报告、申请行政复议,始终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结果。
  
  11月20日,黄芸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行政不作为,要求责令被告在一定期限内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2014年4月,法院认定,岳麓公安分局拖延履行法定职责,责令其对报案作出处理。
  
  法院认为,广场舞噪声扰民属于妨害社会管理的行为,查处属于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在受理报警后至黄芸提起诉讼的半年时间里,虽做了调查走访、劝说协调工作,但对于噪声扰民行为是否存在违法事项,是否需要处罚等实质问题一直没有作出处理决定,应当认定为拖延履行法定职责。
  
  二审中,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申请撤回上诉,二审法院裁定准许撤回上诉,双方当事人按一审判决执行。
  
  湖南省高院民三庭庭长曾得志指出,跳广场舞健身娱乐虽然是社会居民的权利,但一旦因为娱乐健身而导致扰民,就越过了法律规定的界限,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就是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应受制裁的行为。公安机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必须完全、彻底、及时履行查处噪声扰民的法定职责,应当在法定期限内对相对人的申请做出明确的最终结论并告知当事人。对公安机关拖延履行查处噪声扰民职责的,人民法院判决其在一定期限内履行法定职责,体现了司法对行政机关履行环境监管职责的监督。
  
  记者采访了解到,去年,全省法院审结各类环境资源行政案件491件。
  
  2016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审结一、二审环境资源刑事、民事、行政案件3072件。涌现出了一批精品案件,4件案件在首届全国法院环境资源优秀裁判文书评选活动中获奖,1件案件被最高法院评定为年度十大典型案件。
  
  团伙加工出售140吨医疗废物
  
  用过的注射器、输液管,通过捣碎再加工,或作为口杯、垃圾桶、儿童玩具、一次性餐具等产品的原料。
  
  近年来,医疗废物流向市场屡遭曝光,让人触目惊心。
  
  前不久,因非法收购、加工混有感染性医疗废物的输液袋,12名被告人获刑。
  
  2015年至2016年4月7日,被告人仇某双、霍某光在无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在仇某双位于汨罗市古培镇的住房后院开设作坊,从事输液袋及一次性注射器等废物的破碎加工。两人在合伙经营过程中,从被告人王某、葛某、戴某等多人处多次购买了混有棉签、一次性输液器、一次性注射器等感染性医疗废物的输液袋进行破碎。
  
  被告人高某在与仇某双做输液袋破碎生意时,多次到仇某双的加工场地考察,目睹了输液袋挑拣、清洗、破碎的全过程,并承诺仇某双,所有的输液袋破碎料只要质量好、价格合适他都要。多次进行收购共计140多吨。
  
  法院认为,被告人仇某双、霍某光非法收集处置使用过的一次性使用注射器、一次性使用输液器、输液袋、医用针头,经汨罗市环保局鉴定属于危险废物,认定为“有毒物质”。
  
  汨罗法院认定,各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污染环境罪,且系共同犯罪,分别被判处一年十个月到三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至四千元不等。
  
  主审法官邹满意指出,医疗废物属于危险废物,随意丢弃、处置、买卖,极有可能污染大气、水源、土地以及动植物,造成疾病感染和传播,严重危害环境和人民生活健康。“本案的查处暴露了医疗卫生机构在医疗垃圾管理、处置方面的漏洞,以及环保行政部门在医疗废物收集、处置等多个环节的监督管理缺位。”曾得志认为,司法介入对于有效完善医疗废物处置的监督和管理有重要的引领作用,实现了司法裁判的社会治理功能,“加强环境资源刑事审判工作,依法惩处污染环境和破坏资源犯罪行为。”
  
  毒杀63只候鸟,3被告获刑
  
  7人组成犯罪团伙,投毒杀害63只野生候鸟,并将死鸟贩卖至常德餐馆。案发后,岳阳市林业局向该团伙索赔5.3万余元。
  
  去年3月7日上午,震惊全国的东洞庭湖非法狩猎、毒杀候鸟案在岳阳楼区法院公开宣判,渔民何某等3名被告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
  
  据统计,一年来,全省法院共审结各类一、二审环境资源刑事案件592件,判决994人,有效发挥了刑罚的威慑和惩戒作用。
  
  省高院副院长蔡俊伟指出,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对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治理负有不可替代的法律职责,当前新形势下,环境资源审判职能作用更加凸显。去年以来,全省法院把环境资源案审判摆上更加突出位置,要求坚决贯彻基本国策要求,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充分发挥环境资源审判职能作用,处理好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人与自然的关系,为人民群众永享健康优美的生活环境、山清水秀的生态环境提供坚实的司法保障,为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做出应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