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
更新于:2017-05-31 20:33:39 来源:法制周报
   男子杀人逃亡18年 警方微信昵称锁定凶手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
 
  犯罪嫌疑人李方指认杀人现场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18年前,因为经济纠纷,28岁的湘西男子李方(化名)持刀杀死了房东的儿子,重伤了女房东。在警方的重重追捕中,李方躲进深山,一路向西,潜逃至新疆。他改名换姓,成为一名货车司机,在当地生活了下来。
  
  18年来,李方与家乡断绝了一切联系,直到前女友愤怒中拨通了举报电话。李方的微信昵称——“起点·沅”,引起了警方的怀疑。
  
  近日,李方被湘西警方押送回其多年不敢踏足的家乡,才得知父亲已过世。人到中年的他嚎啕大哭,跪在年迈的母亲面前,久久不肯起身......
  
  钱财起纠纷 他举起了菜刀
  
  1999年,哥哥做服装生意在县城租用了一间门面,28岁的湘西自治州泸溪县男子李方与39岁的女房东谭某相识。
  
  平日里,李方与谭某两人关系较好。1999年5月23日晚,李方在谭某家中看电视,因为钱财纠纷,两人起了冲突,遂发生争执。
  
  一怒之下,李方抄起谭某家的菜刀,对着谭某头部、颈部猛砍五六刀,直至其倒在血泊中。怒气未消的李方接着又冲进卧室,将谭某11岁的儿子砍死。
  
  听见谭某的呼救,附近的邻居迅速报警。在警方的追捕中,李方躲进了附近的深山,啃野菜喝山泉,翻山越岭跋涉4天后,抵达凤凰县。之后,提心吊胆的李方一路向西,途径贵州,一路辗转,逃到了新疆和硕县。
  
  李方迅速融入当地,他改名换姓,成了一名货车司机。担心被家乡警方发现,李方再也未跟家人联系过。他在当地购了房买了车,生活似乎步入正轨。
  
  尽管李方仿佛人间蒸发般未留下一丝痕迹,18年间,办案民警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从未放弃过调查该案。李方案件的卷宗每年都被湘西警方调出重新查阅,卷宗里一张李方生活照上的模样,当年的办案民警们闭着眼都能回忆起。
  
  前女友举报 微信昵称泄密
  
  转眼到了2017年3月,新疆和硕县警方突然接到一通匿名电话举报。来电的是一名女子,她称刚因矛盾分手的前男友曾向她吐露过一个秘密——他杀过人,是一路逃亡来到新疆的。但前男友是哪里人,杀人案发生在哪里,她并不清楚。
  
  这个前男友,就是李方。
  
  随后,和硕县警方对李方展开了秘密调查。由于当地大量四川籍打工者聚居,李方使用了一个假身份,谎称自己是四川人熊某,和硕县警方先将目光投向四川,却一无所获。
  
  和硕县警方又发现,李方的QQ、微信昵称均为“起点·沅”,似乎暗指自己的起点是与“沅”有关的地理位置。猜测可能与发源于贵州省,流入洞庭湖的“沅江”相关,和硕县警方将协查通报,发给湖南警方。
  
  在全国公安联网的数据平台,湘西自治州唯一有沅江流经的泸溪县警方,发现了这条协查信息。
  
  “照片能看出他年轻时的样子,所以我们很快就认出来了。”5月28日,经办此案的泸溪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田昌说,为了确定协查通报上的中年男子就是当年逃跑的李方, 4月份,湘西警方派出了两组人马,一路赶赴新疆秘密调查,一路回李方、女房东家走访。
  
  在和硕县李方所居住的小区,远道而来的湘西民警们,伪装成物业工作人员、找人拉货的社会人员,故意与李方攀谈,吃饭喝酒,试图从李方的四川腔里,“听出一些泸溪口音”。
  
  眼前的李方,仿佛一个新疆当地人,他豪爽,大方,人缘不错,生活富足。在外人看来,李方就是一个热情本分的货车司机,难以与一个杀人犯联系起来。
  
  酒酣耳热之际,田昌和同事们故意讲了几句泸溪话,并悄悄观察李方的反应。李方似乎有所警觉,但很快又放松了警惕。随后,民警们在与李方的谈话中,“终于听出了一丝泸溪口音。”
  
  而另一组人马的走访也出于意料的顺利。尽管当地日照紫外线强烈,李方较当年逃跑时黝黑苍老了不少,但外形改变不大,经过女房东丈夫等人辨认,“基本可以确定是李方。”
  
  18年后落网 一直未敢娶妻
  
  4月22日,李方被叫到小区物业办公室,与工作人员交谈了一会后,民警们轻轻关上了门,向李方表明了身份。
  
  得知这些天来一起喝酒聊天的陌生人,原来是千里迢迢之外的家乡民警,李方愣住了。
  
  “我能喝杯水吗?”沉默了一下,李方说。民警们为他端来一杯水。李方道出了那个埋藏在他心底18年的秘密。
  
  作案后,为了活下来,李方打定主意要逃到边疆。他一路搭顺风车、扒火车,终于来到新疆,并扎根生存下来。但李方却发现,背负着秘密生活很辛苦。白天,他是一名开朗的四川籍货车司机。可一到夜晚,愧疚、罪恶感和思乡之苦便缠绕着他。
  
  18年了,他都不敢和家里联系,外出也不敢靠近湖南,心理压力极大,除了交往过几个女友,他一直未娶妻生子。“这些年,我的枕头常常是湿的。”
  
  为了提醒自己从哪里来,李方的网名昵称一直使用暗含泸溪人母亲河的“沅”字。他社交广泛,无论和谁吃饭,都抢着买单,似乎想为当年犯下的错误做些微弥补。
  
  讲完,李方放下水杯,平静地对民警们说,“我跟你们走。”
  
  在被民警押送回湖南的途中,看到车窗外的景色渐渐从戈壁荒漠替换成青山绿水,靠近阔别18年的家乡,李方泣不成声,他请求警方尽快安排自己与家人见面。
  
  警方同意了这个要求。在提审后不久,李方终于见到了日夜牵挂的兄弟姐妹和老母亲。得知父亲已于去年过世,李方嚎啕大哭,跪倒在母亲面前。
  
  这桩跨越了18年的案件终于尘埃落定。逃跑时,李方还是风华正茂的青年,归来时已年至不惑;当年办理案件的民警们也早已离开办案一线岗位;而当年的女房东谭某,虽然侥幸逃生,但丧子之痛令其一蹶不振,身体精神状态都不佳,警方向其隐瞒了李方归案的消息。
  
  在李方指认杀人现场当天,为了避免死者家属情绪激动,湘西州警方特意派出了特警、武警,维持现场秩序。而打来匿名电话的李方前女友,湘西警方却再也无从找寻。“电话打过去,对方总是停机状态”。田昌曾给其交过话费,依然无人接听。
  
  目前,李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捕,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