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张家界:专门合议庭打通城市发展“绿色通道”
更新于:2017-05-31 20:13:17 来源:法制周报
   张家界多措并举护航城市发展,去年4689户市民诉前签订拆迁协议
  
  专门合议庭打通城市发展“绿色通道”
 
  库区非法养殖,法院依法强拆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何金燕   见习记者   曾雨田   通讯员  田洪山 文/图
  
  “听说,土地征收前一定要进行听证,为什么我们没有?”张家界市铁路局职工黄平(化名)对当地政府拆迁政策表示怀疑,“我觉得它与国务院发布的590号令背道而驰。”
  
  为了打消黄平的疑虑,张家界永定区人民法院采取“一问一答”的方式,面对面解答了黄平的39个问题。三个半小时,官民隔阂消除。
  
  永定区法院行政庭庭长李磊说,“让老百姓理解国家政策,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
  
  2016年,张家界两级法院共审结征地拆迁案件435件,裁定先予执行案件15件。在强拆前协调达成协议自拆案339件。通过诉前调解、登门法制宣传等方式,共有4689户市民在诉前签订拆迁协议。
  
  “只有让老百姓满意了,心甘情愿腾地,我们的工作才算做好了。”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壮晓阳告诉记者,“城市建设事关民生发展,事关社会稳定。”
  
  交心让七旬老人解开心结
  
  张家界即将迎来建市30周年,从不知名的小县城到今天享誉世界的旅游胜地。翻天覆地的变化背后,凝聚着当地老百姓的努力和汗水,承载着张家界人的“小康梦”。
  
  年逾七旬的老人向前(化名),是张家界市交通局的一名退休职工,一直住在南门口的小四合院里。
  
  用向老的话说,在这座祖传的小院子里,他学习工作、结婚生子,度过了大半辈子,“人生所有记忆,都在这里。”
  
  听说南门口要拆迁的消息,向前无法接受,“我一把年纪,让我住到别的地方去,肯定不习惯。”
  
  “我们多次上门沟通,宣传南门口拆迁工作对城市建设的重要性,始终无功而返。”法院执行干警无奈地说。
  
  就在征拆工作停滞不前时,市中院行政庭庭长钟强听闻向老正在住院,和几名干警带着水果牛奶去医院看望了老人,“我们知道您舍不得家,但城市需要发展,子孙后辈需要更好的生活环境。即使院子不在了,但我相信,院子里的美好回忆一直都在。”
  
  一次交心,让老人的心结彻底打开。
  
  “我工作几十年,一直是普通职工,没想到法院的领导能来看我,还能设身处地理解我的难处,”向前感动得老泪纵横,“我一辈子没有大的作为,现在一定要为我们张家界建设出力,支持政府的工作。”他含泪签了和解协议书。
  
  据了解,南门口项目将建成集休闲、娱乐、购物于一体的特色街区,是澧水风貌带中重要的产业建设项目,对当地旅游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只有了解老百姓的内心想法,才能化解矛盾,减少冲突。”钟强强调,“法院执行人员一定要有责任感、使命感,要确保司法服务落到实处。”
  
  2016年,是张家界项目建设年,全市两级法院专门成立重点项目征收案件专门合议庭,改变“坐堂审案”的工作方式,对征拆案件优先审判、全程参与。在重点项目建设初期,主动进行法律政策指导,做被征收人的思想指导工作,减少“官民”纠纷。
  
  “依法办事,执行才能不走样”
  
  “老百姓在征拆过程中有很多疑问,政府不了解,解释不清,就会引发冲突。”永定区法院行政庭庭长李磊指出,“法律程序不能逾越,政策理解无误,执行才能不走样。”
  
  因西溪坪办事处彭家巷社区田军(化名)等13户居民的反对,张家界工业园区项目建设停滞不前。市国土局向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
  
  永定区法院受理后发现,市国土局的征拆程序有问题。
  
  “国土局向田军等13户居民送达《期限腾地决定书》时,未告知其诉权。”李磊说。根据我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三条: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履行行政决定的,没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可以自期限届满之日起三个月内,依照本章规定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市国土局作出腾让土地行政行为,没有告知被执行人的起诉期限,不能判定该行政行为的起诉期限届满,所以不符合申请强制执行的法定条件。”李磊说,“我们明白工业园区项目建设的重要性,也理解国土局的急迫心情。法院正在协助国土局进行调解,尽早化解纠纷。但在这之前,我们不能执行强制申请。”据此,市国土局撤诉。
  
  “这是一个深刻的经验教训,由于国土局不了解法律程序,导致项目被搁置。”李磊认为,“法治是社会发展的可靠保障,将依法行政、公正司法与城市发展有效结合,才能让人民群众共享城市发展带来的红利。”
  
  张家界中院副院长曹庆介绍,为了做好行政审判工作,市中院成立了调研组。分赴各个区县,总结工作、交流经验、查找问题,收集了各类意见建议33条,改善不足,创新方法,为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保驾护航。
  
  “加强调解且不放弃强制手段”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靠这个吃饭,怎么突然就不让养了?”水产养殖户杨林(化名)很是不解。
  
  张家界黄石水库横跨慈利桃源两县,上世纪90年代,附近的村民纷纷利用先天优势从事水产养殖工作。杨林便是其中一员。
  
  2003年,湖南省政府作出湘政函(2003)年77号“关于公布湖南省生活饮用水地表水资源保护区划定方案通知”(下文称“77号通知”),黄石水库被划定为生活饮用水一级保护区。
  
  2015年,慈利桃源两县签订《黄石水库水环境保护治理协议书》,要求周围养殖户自行拆除网箱和拦网养殖设备。
  
  为了顺利推进拆除工作,慈利县政府通过电视广播等多种形式向村民告知水资源保护的重要性。通过宣传,大多数居民自行拆除网箱。但直至去年,杨林的养殖场依旧没有动静。
  
  水污染治理刻不容缓,多次协调无果后,县政府对杨林作出限期拆除拦网养殖设施决定。
  
  杨林不满,以侵犯合法权益为由状告县政府,“77号通知现在已经失效了,不能作为法律依据。再说,黄石水库的管理权在桃源县政府,慈利政府无权干涉。”
  
  市中院经过审查,驳回杨林的诉讼请求。杨林不服,诉至省高院。省高院审理过后,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钟强介绍,我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五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从事网箱养殖、游泳、旅游,垂钓或者其他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的活动。”湖南省政府在确定黄石水库为饮用水一级保护区后,至今并未撤销该决定,原告提出77号通知无效的理由不成立。另外,桃源慈利就黄石水库水污染处理有共同协议,慈利县政府对水库区域内的水污染治理拥有管辖权。
  
  今年4月24日,慈利县法院受理县政府非诉强制执行申请,决定对杨林采取强制拆除执行措施。
  
  5月3日,慈利县法院院长周先勇组织60名法院干警冒雨驾船执行,经过连续10个小时的工作,将杨林近6000平方米的网箱养殖设施拆除。
  
  此后,黄石水库水面养殖设施退网上岸工作全面结束,库区告别污染。
  
  据悉,截至今年4月底,全市两级法院审理涉及环保行政诉讼案5件,涉及水务、环境污染、国土资源等影响景区、城区、乡村环境方面非诉行政强制执行案件13件。
  
  在曹庆看来,法院不仅要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更要支持行政机关依法履职,“张家界以旅游立市,环境保护是重中之重。对于涉及环境污染的案件,要加大重视,做到环境资源审判专业化,对一些涉及生态污染的拆迁对象,加强调解的同时不放弃强制手段。”
  
  【对话】 “绿色通道”专审征拆案
  
  记者:护航服务保障重点项目建设,张家界法院做了哪些工作?
  
  壮晓阳:市中院新出台了“项目建设推进年活动具体措施”。两级法院成立以院长为组长的重点项目司法工作小组,开展专项审判活动,明确各部门服务保障工作职责,派遣审委会委员参加法律工作组,为征拆工作主动提供法律服务。另外,各区县法院成立服务重点工程项目征拆专门合议庭,对征拆行政案件实现专庭专审、快审快结,在不违反法定程序、能保证案件质量的前提下,建立“快立、快审、快执、快结”绿色通道。
  
  记者:通过调研,法院明确了哪些征拆案件工作思路?
  
  壮晓阳:首先,要求法院干警做到敢于担当,勇挑重任,积极配合党委、政府中心工作。其次,严格规范征拆案件程序,坚持法律底线、监督依法行政,保护老百姓的权益。最后,加大经费投入保障,落实考核奖罚,做到思想工作、征拆前置工作和法律程序同步进行。
  
  记者:法院在服务项目工程建设中还有哪些不足?如何化解这些不足?
  
  壮晓阳:由于忙于办案,总结提炼审判工作经验不够,新类型案件研判不够及时、不够精准,对于基层法院业务的指导还不够。
  
  首先,我们将注重协调化解行政争议,结合三调联动工作机制,努力做好征拆案件的协调化解工作,加强司法强拆工作的预判,减少矛盾冲突,防止出现暴力抗法等事件。其次,加强对新类型案件的调研,增强调研工作的计划性、超前性和针对性、指导性,提高审判人员的调研水平和质量。最后,加大行政审判庭审的驾驭能力,通过庭审评查和庭审直播,强化行政审判的法制宣传,扩大司法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