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非法借贷中有多少社会治理的“欠债”
更新于:2017-05-24 19:52:05 来源:法制周报
   高亚洲
  
  今年20岁的晓玲(化名)是大三学生,为了买到心仪已久的苹果手机,在朋友的推荐下,晓玲开始接触网络贷款,可没想到从此陷入了一个无底洞,如今已经欠下二十多万的债务,昨天晓玲更是被追债人控制,直到父亲报警才回了家。
  
  这显然不是“一台苹果手机惹出的悲剧”,如果我们打量整个事件,不难从中提拎出几个核心的关键词:网络借贷、女大学生、催债、利滚利、骚扰。这几乎清晰地还原出此前备受热议的“校园贷”原貌。
  
  近年来,围绕着“校园贷”发生的悲剧已经屡见报端。最悲剧的,莫过于“厦门女大学生欠款57万元绝望自杀”,而“千元借款滚至26万”,则与此次有着极大的相似。客观来说,我们不能把板子都打在“校园贷”等金融平台身上,畸形的消费观、作祟的虚荣心,都是悲剧发生的原因,但是,网络借贷平台之乱,是绕不开的核心问题。
  
  当沉疴泛起,治理便变得“正当其时”。这两年,针对“校园贷”问题,有据可查的治理,至少包括:2016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与中国银监会办公室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2017年4月,中国银监会发布的《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在这两个官方文件中,对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均提出了具体的规范措施。
  
  遗憾的是,晓玲陷入借贷无底洞,正是从2016年开始,而这20多万的欠款,也正是发生在两个官方文件发布期间。当然,并不是说,两个来自主管部门的通知和意见,就能阻断所有非法借贷行为的发生。但是,不得不正视的是,在这个个体事件中,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校园不良网络借贷的猖獗,还有校园之外的借贷乱象。
  
  根据晓玲的说法,与她发生借贷关系的有二十多个平台,其中只有一部分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校园贷”,其他的则是社会借贷平台。于此而言,大学生晓玲所经历的借贷噩梦,呈现出的不仅仅是非法校园贷的生猛,还有其他非法借贷平台的“吃人”面相。而这些,正是社会网络借贷生态更完整的横切面。
  
  终日不得安生的晓玲一家,打算卖房还款。或许,这是晓玲为自己错误付出的代价。但是,她不是第一个付出代价者,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当其成为一个规模不小群体遭受的代价时,或许,我们得反思,在个体问题背后,是否存在社会治理的欠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