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我老爸不是‘老赖’”
更新于:2017-05-23 09:12:27 来源:法制周报
   80后女子替父还债   法院3天执结9年积案
  
  “我老爸不是‘老赖’”
 
  从法官张庆华(右)手中接过《结案通知书》,李芳(左)心中悬了10年的石头落地
  
 
  屈某(左)替过世的母亲领取5万元债款,感慨不已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何金燕   见习记者  曾雨田   通讯员   向进 文/图
  
  李忠心里有根“刺”,扎了10年。
  
  3000多个夜晚过去,他从未安眠,“我没有杀人放火,也没有抢劫勒索。但是,我没脸回到故乡,无颜面对父老乡亲。”
  
  10年前,因生意失利,李忠找16名乡邻借款45万元。工厂破产后,无力还债,遂奔走他乡。
  
  “只有把这笔钱都还了,有朝一日,百年之后,才能魂归故里。”李忠始终铭记着,在他最困难时,是左邻右舍给他“搭了一把手”。
  
  “我的爸爸不是‘老赖’。”80后女儿李芳蜗居上海,打工8年,坚持攒钱替父还债,“爸爸一生坦荡荡,我希望他能昂首挺胸回故乡。”
  
  5月10日,张家界永定区人民法院开辟“绿色通道”,3天内执结9年积案。时隔多年,一名借款人已离世,但李忠父女没有忘记最初的承诺。
  
  收到李芳替父偿还的借款后,多名当事人老泪纵横,原谅了李忠当年的不辞而别,“天上掉馅饼了,只要老忠回来,他在我们心中就还是硬扎的人。”
  
  “古有木兰代父从军,今有李芳替父还债。虽说传统观念里有‘父债子还’这一说法,但是法律上并未这样规定。”承办法官张庆华感慨,“李芳是当今诚信社会的一股道德‘清流’。”
  
  ● 冰灾“有情人”
  
  上个世纪80年代,李忠是张家界最早的一批包工头,率先在当地盖上4层小楼,生活奔入小康。
  
  “我太内敛憨实,处理不了复杂关系。”李忠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搞建筑,寻思着转行。
  
  2007年,李忠改做柑橘生意,很快成为当地最大的柑橘承包商,有了自己的工厂。
  
  李忠设想着,有朝一日,把家乡的柑橘销往全国各地。正当生意红火时,2008年,一场冰灾击碎了李忠的事业梦。
  
  持续不止的大雪,冰封三尺的公路,成了李忠噩梦的开始。其水果生意亏损严重。为了维持生产运营,一辈子没开口求人的李忠,挨家挨户向邻里乡亲借钱。
  
  “他们都竭尽全力帮我,甚至把囤着过春节的钱拿出来,给我救急。”李忠声音几度哽咽,近10年过去,他忘不了那一幕场景。大雪无情的寒冬,乡亲们裹得严严实实,踏着厚厚的积雪,往李忠家送钱,“这个1万,那个2万……”
  
  李忠在本子上记下一串串数字,共18笔,45万元。
  
  “我不会说动听的话,我告诉乡亲,等明年赚了钱,一定加倍偿还。”在乡邻的帮扶下,李忠的工厂熬过了那场50年一遇的天灾。
  
  天不遂人愿,2009年,张家界谣传“橘子生虫”。李忠的柑橘因此滞销,彻底压垮了已摇摇欲坠的水果厂。
  
  听闻李忠工厂倒闭,乡亲们上门追债。李忠心里既着急又愧疚,“迫切想还债,却无能为力。”
  
  “年纪大了,单靠打工是不可能还上高额欠款。”无奈之下,李忠背上行囊,远走他乡,想去外面寻找赚钱的机会。
  
  临走前,李忠从朋友那里筹了几万元,交给哥哥,叮嘱他,“老人家的钱不能欠,你先帮我把这笔钱还给朱老、王老、李老……”
  
  让李忠没想到的是,哥哥一时贪念,昧了这笔钱。
  
  乡亲之间纷纷传开,老实人李忠原来是个大骗子,欠钱不还逃走了。2009年12月,16名借款人以民间借贷纠纷,将李忠告上法庭。
  
  ● 蜗居之梦
  
  离开张家界的第二天,李忠来长沙看望正在读大三的女儿李芳。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李忠从口袋里掏出几十元皱巴巴的零钞,塞到女儿手里。
  
  望着无忧无虑的孩子,李忠心生担忧,“芳芳,你马上要出去实习,肯定需要钱。但是,最近爸爸有点急事,要出趟远门,可能顾不上你。你要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一定要加油读书。”
  
  “那天,爸爸看起来很疲惫,我原以为是长途奔波没休息好。”李芳没能察觉家里的变故,还沉浸在与父团聚的喜悦中,“我以为,这只是爸爸平常的嘱托。”
  
  自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李芳没见过爸爸。除非爸爸主动打电话给她,不然她找不到爸爸。她这才意识到,爸爸可能遇到大事了,“从小到大没愁过钱,以前,只要一撒娇,爸爸就会给我零花钱。”
  
  通过亲戚朋友,和父亲零碎的一些话语,李芳渐渐知道家里的处境。
  
  “我担心,但是没问他。”在李芳心中,父亲是个有责任和担当的男人,“我不忍戳破他努力在我面前维系的一切。”
  
  从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老板,到负债异地的漂泊者。父亲遭遇的中年变故,戳伤了李芳,“这是父亲心里的一根刺,我不敢随意触碰。只有还清债务,才能彻底拔掉父亲的刺。”
  
  这个从小被父亲托在手心的“公主”,不得不瞬间成长。
  
  2010年,大学毕业后,李芳通过校招到上海工作。
  
  繁华都市的夜晚霓虹闪烁,李芳没有闲暇观赏。每天穿行在人流拥堵的地铁上,从城区摇晃到郊区,回到5平米左右的小租房。一个隔板间、一张单人床、一个柜子,转身都难。每日排队到公厕洗澡。
  
  李芳没想到,走出“象牙塔”后,生活和汪峰《春天里》歌词中描写的一样,“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他,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其实,蜗居大都市的日子没那么难熬。每个人有奋斗的梦想和快乐,我的梦想是替父还债,让他不用躲躲闪闪。”李芳这样想着,日子一晃过去。
  
  “刚参加工作那两年,2000多的月工资,房租去掉一半,还要坐车打电话交水电费。”李芳笑着说,“起初,没攒下多少钱。后来,扎根久了,学会理财,日子渐渐好起来。”
  
  随着银行卡上的余额日益增多,李芳帮父亲圆梦的脚步加快了。
  
  ● “老赖”父亲
  
  “这件事在我们家是一座水面下的冰山,大家都知道它存在。但没有人去触碰,只有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时,我才会拿出来说。”有了替父还债的打算后,李芳试着问父亲,家里一共欠了多少钱。
  
  “老王2万,老刘1万……”看着父亲掰着指头,盘点每一笔债,李芳确信,这些事情,父亲一刻也没敢遗忘。
  
  原想攒够钱后,再替父还债。一段插曲,让李芳把还款提上日程。
  
  近两年,李忠饱受心脏病折磨,身体日渐消瘦。半年前,李芳想带父亲到上海的医院检查,医生建议她去山东找一个权威的医学专家治疗。当李芳拿父亲的身份证购票时,却屡次受阻。经过一番询问,李芳才知道,父亲成了“老赖”,上了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根本无法买票。
  
  “父亲一生坦荡荡,没想到晚年却遭这么一劫难。”李芳替父还债的愿望愈加强烈。
  
  得知李芳的想法,很多朋友劝说她不要做傻事,“当今社会,‘老赖’太多了。你为什么不拿着这笔钱,在外地买房定居,带着父亲好好生活?”
  
  李芳谢绝了朋友的好意,“我从小受过的家庭教育让我必须还这个钱,我尊崇的道德信念让我必须替父还债。”
  
  在李芳心中,李忠是个超人。小时候,李芳特别调皮。初中叛逆期时,李芳曾逃学离家出走,一个人偷偷坐绿皮火车南下深圳。下了火车后,看到华丽迷人的大都市,李芳慌神了,“爸爸不在身边,我找不到方向。”
  
  两天后,李芳哭着给爸爸打求助电话,当时险些急疯了的李忠火速赶车接回女儿。
  
  “爸爸两眼红肿,哭得不成人样,却没有责骂我半句。”紧紧抱着父亲疲惫的身子,李芳在心里暗自发誓,“这一辈子,我都要对爸爸好,像他对我一样。”
  
  今年4月,李芳向公司请休年假,想把攒下的30万元先替父亲还一部分债。临走之前,李芳找男朋友王磊商量。
  
  “我们处了3年,从未听女友提及此事。”王磊一下子懵了,他没有多想,拿出一张银行卡,“里面有15万,我们一起回张家界,一次性把欠款都还了吧。”
  
  王磊说,李芳是个善良淳朴的姑娘,“她坚强乐观,从不乱花钱,工作很拼命。我有信心,凭我们俩的努力,这些钱能赚回来。”
  
  从男友手中接过银行卡,李芳泪如雨下,“这是我们准备结婚的钱,没想到他会掏出来。”
  
  李芳认定了,眼前这个男人和他父亲一样有担当,可以托付一生。
  
  ● “天上掉馅饼了”
  
  5月8日,李芳携男友回到张家界,来到永定区法院求助。由于这个系列案年代已久,知情人员多已不在原岗位。曾经办理过其中2起案件的法官陈建林,将案件转给执行承办法官张庆华。
  
  见到李芳,了解基本情况后,张庆华即刻调取档案,联系当事人。
  
  2010年5月,永定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判决李忠5日之内还款,本金及利息合计56万余元,李忠没能按时还款。
  
  2011年5月,屈某等16人向永定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执行局法官经过多方查探,证实李忠确实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2012年4月,法院终止本次执行。
  
  张庆华原以为,那18张判决书会永远变成一纸空文。
  
  “办案20余年,第一次遇到女儿替父还债。为了她的孝心,我也一定要把这件案子圆满执结。”翻阅案卷、做当事人思想工作、记录案件要点,经过张成华的多方调解,仅仅3天时间,李芳和所有当事人达成和解。
  
  接到张庆华的电话,借款人李利华意外惊喜,“感觉‘天上掉馅饼’了。”这笔钱解了李利华的燃眉之急,“去年,我们在张家界城区买了一套房子,东拼西凑把房子装修好,一直没钱买家具,新房也住不进去。这下可好了。”
  
  8年前,借款者朱某离世。张庆华几经周折,联系上朱某的女儿屈某。
  
  领到5万元欠款,替母亲签下和解书后,屈某心生感动,“说实话,这钱是我母亲在世时借给李忠的。时隔多年,我们根本没想过还能拿回来,更没想到,这笔钱是李忠女儿千辛万苦攒下的。我想,母亲泉下有知一定会开心,因为她当年没有信错人。”
  
  “把钱还清,得到借款人的谅解,一切付出都值得。”李芳长吁一口气,近10年了,她终于能光明正大回家乡。
  
  “张法官真的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听说我们3天后就要回上海,他每天加班加点整理案卷。”张庆华的尽职尽责,让李芳备感温暖,“有几个借款人想要利息,张法官一直帮忙协调、说理说法,终于让他们打消念头。通过这次法院办案经历,我们既深刻感受到了法律的权威与神圣,也深深为法院优秀的人民法官和其敬业精神所感动。”
  
  5月11日下午,离开张家界之前,李芳和王磊再次去到永定区法院,给张庆华送上了一封感谢信。
  
  次日,李芳回到上海,把还款的事情告诉父亲。李忠沉默良久,背转身子,悄悄拭去眼角的热泪,缓缓地对女儿道了一声“谢——谢”。这两个字的沉重,只有这对父女得知。
  
  “爸爸,乡亲邻居都盼着您回家。”李芳轻声说。
  
  “嗯。”李忠慢慢挪着步子,伛偻着背,朝卧室走去。李芳看到,父亲后脑勺的银发更显稀疏,“我知道,那一刻,扎了父亲10年的刺终于拔出来了。”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李忠、李芳、王磊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翻越“债山”,余生坦然
  
  5月12日,在张家界永定法院采访行政审判专题时,我偶然见到一封崭新的《感谢信》,一名被执行人亲属给执行法官写的信。简单了解情况后得知,一名80后女子替父还债45万,法官3天执结9年积案。采访完法官后,我索取该女子的电话号码,希望了解她的故事。
  
  通过多次电话沟通,李芳始终婉拒采访,“在我心中,这件事不值得宣扬。”
  
  80后,曾被人认为是没有责任感的一代。在李芳身上,我看到了担当和诚信。我不想放弃这么好的素材,迫切想知道,这些年,她和父亲都经历了怎样的故事。
  
  时机巧合,5月15日晚,我在长沙见着了李芳。一头清爽的短发,未施脂粉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举手投足透着一股干练的酷劲儿。或许因为同龄人的思想默契,或许因为共同懂得父爱的厚重。一顿饭后,李芳慢慢打开心扉。
  
  李芳说,她很喜欢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一段对话,小萝莉问大叔,“等我长大了,生活就不会这么残酷了吗?”大叔回答她“不,生活一直这么残酷”。
  
  “生活没有平坦的时候,遇到困难跌倒了不要紧,拍拍屁股站起来。”李芳笑着说,“我知道,只有跨过这一座座山,才能到达幸福的彼岸”。
  
  我相信,李芳用自己的善良和坚强,助年迈父亲翻越了这座“债山”,余生,一定能坦然。
  
  李芳和男友商量着,把上海的工作辞了,带父亲回湖南安享晚年,“落叶归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