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山间响起法槌声—— 交通庭法官巡回审案记
更新于:2017-04-26 21:56:47 来源:法制周报
 
  上午在交警大队处理协调好案子后,下午聂强民法官与书记员下乡开庭。

 
  上午8点一上班,设在法院的驻交警大队联络室就坐满了来协调处理交通事故案子的老百姓。
  
 
  聂强民法官是祁阳法院据交警大队专门处理交通案子的法官。
  
 
  强民法官与交警一起协调处理交通案子。
  
 
  在祁阳县黎家坪镇瑶城村村委会开庭处理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下午从乡下回到县里后,聂强民法官又马上着手开庭处理另一起交通事故案子。
  
 
  开庭时,看见原告本人没来,与其电话沟通。
  
  法制周报记者  何金燕  通讯员 黄卫红 李春林/文  伏志勇/图
  
  老百姓印象中的法官是威严的,身着法袍、端坐高椅、敲击法槌、审判断案。又有谁会想到,基层法官经常驱车数十里,顶着烈日、手捧国徽、穿过田埂、进村开庭。
  
  4月19日,记者跟拍了永州祁阳法院交通巡回法庭负责人聂强民的一天,近距离了解一名普通法官的日常工作,记录巡回法庭进村审案的过程。
    
       移步交警队“上班”
  
  4月19日上午8时,祁阳公安局交警大队院子,空气中夹杂着一丝闷热,不干不脆。和往常一样,法官聂强民换上制服,佩好法徽,正式开工。
  
  “三调联动”办公室内,聂强民和一名交警在接待一位当事人,老人前额的疤痕清晰可见。
  
  今年4月9日早晨6时10分,64岁的许大爷驾驶无牌三轮电动车搭载侄儿外出,在祁阳县G322国道长虹村地段发生交通事故。
  
  “事发当天下大雨,视线不好。我开着中档,对面行驶过来两辆车,都开着远光灯,照得我看不清楚,我行驶在道路最右边。这时,我前方有一辆货车停靠路边,没有危险标志,也没有打危险警示灯。”等许大爷发现那辆货车时,因距离太近,来不及避让,撞上了货车的左尾部。
  
  聂强民在本子上记录事发经过,为几天后的庭审做准备,“每天在交警队上班,接受当事人咨询,介绍处理交通事故案件的基本常识。”
  
  近年来,机动车辆显着增加,机动车交通事故逐日攀升,各种矛盾随之而来。且交通事故调解周期长、事故赔偿执行难、群众理赔成本高。
  
  2012年,祁阳法院成立交通事故巡回法庭,尝试打造一种快速解决交通事故矛盾纠纷的新模式。以行政调解、人民调解、司法调解的“三调联动”方式,对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实行“一站式”服务。
  
  2013年2月初,聂强民被安排驻交警联络室工作,专门办理交通事故民事纠纷案件,并协同交通管理部门开展“三调联动”工作。
  
  “交通事故案件专业性强,涉及的法律关系复杂,我们责任重大。”聂强民不断加强审判业务学习,熟读处理交通事故的法律法规,“我的目标是,在处理交通事故案件中,严格依法办事,公正执法,争取将所有交通事故案件都办成具有指导意义的经典案例。”
  
  “法官常驻交警队,有苦有乐有收获。”聂强民的日常工作是,组织事故当事人调解、司法确认及提供法律咨询等。突发道路交通事故时,其应人民群众、交警部门邀请,参与或进行调解指导,并对调解结果予以确认;如调解不成,交通法庭可就地立案,以简易程序快速审理案件。
  
  一个上午,聂强民接待了一拨又一拨当事人,随之立案、审查、调解。
  
       “巡回法庭”进村审案
  
  午饭后,在山间小路颠簸近一个小时,聂强民来到黎家坪镇瑶城村,巡回开庭审理一起交通事故纠纷案。
  
  瑶城村群山环抱、绿树成荫,村委会前坪挤满了闻讯赶来的老百姓。听说法院的人要来村上办案,老人们放下了手中的农活,早早守在空地上。
  
  63岁的村支书桂余粮和一名老人闲聊。
  
  “书记,您见过法官吗?这是我一次看到法官,他们是多大的官?”年逾八旬的老人问桂余粮。
  
  “我去过3次县城法院,之前,村上几对夫妻闹离婚,我被邀请出庭参与调解。”桂余粮笑着说,“当了30多年村支书,终于第一次把法官盼到我们村上来开庭了。”
  
  从车上扛下国徽和案卷资料,穿过弯弯曲曲的田埂,聂强民动手布置简易法庭。瑶城村委会办公室,庄严的国徽被固定在进门的小黑板上,几张办公桌被摆放成审判席。
  
  下午2时30分,庭审开始,原被告双方均出席庭审。没能占到位置的群众,伏在窗前旁观。
  
  “祁阳法院交通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4条之规定,今天在这里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廖某与被告刘某、保险公司纠纷案,下面宣布开庭。”聂强民敲击法槌。
  
  廖欣(化名)是受害人张某的妻子,2016年11月30日上午7时10分,被告刘某驾驶一辆重型自卸货车与被害人张某驾驶的无牌二轮摩托车相撞,致使张某死亡,原告廖欣受伤。此次事故经责任认定,被告刘某负全部责任。
  
  事发后,廖欣将刘某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其各种损失41万余元。
  
  经多次调解,双方仍未能达成一致协议。祁阳法院交通法庭受理此案后,为减少当事人诉累,决定将巡回法庭开进廖欣所在的乡村。
  
  “我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老公走了,我现在根本无力分身,身体也没有完全复原。如果法官不来,我就要自己跑去县城。这一来一回,耽误时间不说,孩子也没人照顾。”廖欣说,老公的离世给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好在法官体恤我们贫苦百姓,进村开庭。”
  
  庭审现场,少了法庭上的肃穆,多了老人交头接耳的议论和孩子们的打闹声。
  
  “本案将择期宣判。”一个小时的庭审结束,聂强民和同事卸下国徽,返回那道悠长的田埂,踏上赶往县城的车。瑶城村也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从瑶城村赶至祁阳法院,已临近下午5时,“今天要加班开庭,还有一起交通事故案。”
  
  记者了解到,祁阳县是一个人口超百万的大县,农村面积广、农村人口多。为解决诉讼难的问题,八个基层人民法庭全部成立了巡回法庭,力推巡回办案。
  
  据了解,今年来,祁阳法院交通法庭已深入11个乡镇开展巡回审判50余场,当庭兑现标的额26万余元,获得老百姓好评。
  
  祁阳法院院长欧阳韶勇认为,案件无小事,点滴系民生。交通巡回法庭应为群众提供更加高效、便捷、直接的司法服务,让老百姓“零距离”接近司法,真正让群众看得见审判现场,听得懂“法言法语”。
  
  对话
  
  平均结案周期为10天
  
  记者:设立交通法庭的初衷是什么?
  
  聂强民:许多交通事故案件都是灾难性事故。事故发生后,要花费大量医疗费用,造成当事人经济十分困难。许多时候,当事人之间、当事人和相关单位之间矛盾多且难以调处。针对案件实际情况,交通庭加强司法援助,帮助当事人及时得到赔偿,受害人及时得到救治。2012年以来,共为8名困难当事人发放司法救助款12万元;主动与民政部门沟通协调,帮助23名符合条件的当事人申请了低保。
  
  记者:交通法庭的模式和成效如何?
  
  聂强民:交通法庭以实际行动诠释高效便民司法,取得法院、交警、保险公司和当事人之间四赢的良好效果,得到了交警部门及当地群众的一致好评。交警与法官在法律知识、业务技能等方面互帮互学、取长补短,既提高了法官办案能力,也促进了办案民警提高法律证据意识和程序意识,为交通事故案件顺利办理打下了良好基础。2012年以来,我们共与交警部门召开工作会议30余次。对于交通事故处理“先期介入”,依托与交警部门信息资源共享优势,及时掌握和补充判案证据,提高案件审判准确率和办案效率。
  
  记者:其办案特色是什么?
  
  聂强民:便捷高效、简易灵活,办案周期短,平均结案时间一般不超过10天。2012年以来,交通法庭共立案审理交通事故纠纷2118件,调解结案1843件,调解率达87.02%,案件平均审理周期为10.7天。
  
  记者:这几年审理的案件中您印象最深的是那一件?
  
  聂强民:2015年,原告石某诉高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交通事故发生后,石某伤情严重,无钱医治,且矛盾激化。石某亲属堵交通队大门,强行不准交警放车,而物流有限公司则上访控告交警队违法扣车。省交警总队多次督办也无法解决。县交警大队和我沟通后,交通庭快速立案,全免诉讼费,当天下达先予执行裁定,及时为受害人获得了医疗费,使石某得到及时救治。我们则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依法扣押事故车,使矛盾得到缓解。事后,物流有限公司提供了13万元反担保,我们解除了对事故车的扣押,将双方当事人纳入了理性和法律框架内,平息了矛盾。此案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记者手记
  
  法官不是“官”
  
  4月19下午,我跟着祁阳法院法官到瑶城村巡回开庭,一间陈旧的村委会办公室临时变成审判庭,推拉窗外挤满了旁听的村民。
  
  几名年逾八旬的老人激动地说,“活了大半辈子,终于能见到这么大的‘官’。”
  
  在很多老百姓看来,法官是“官”,至少是手握法律佩剑的“强者”。只需要翻书写字、敲槌动嘴,就能决定他人命运。其实不然,他们并非高高在上的“官”。不少基层法官或许正卷起裤管在泥泞里行路劝架,或许扛着国徽爬山涉水,变身促成家庭团圆的大妈大叔。他们是庭长,也可能是家长。
  
  “每天总能接到当事人各种咨询、投诉电话,不管我们多么忙碌焦虑,都必须心平气和应对。如果我们稍有情绪,他们可能就用手机录音发到网上。”这是一名基层法官向我袒露的心声,“身份的特殊性,赋予了我们更多职责和道德要求。哪怕受了委屈,也不能任由‘血性’发作,甚至还要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这是基层法官的一天。他们有忙碌和焦虑,恨不得24小时能变成48小时。有时候,开庭要一整天,调解要一个下午,很难挤出时间写文书。而一份完工后的判决文书,并不能记录他们所有的付出,更多功夫在案外。
  
  一名基层法官告诉我,他们写一份判决文书,可能要伏案几小时,“一个普通的案子,可能只是我一年审理的数百件案件中极其不起眼的。但是,这一纸文书,或将影响当事人的一生。唯有公平公正,才能无愧于心。”
  
  那天下午的庭审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其间,窗外乌云密布、大雨将至。旁听的老百姓纷纷起身,赶回家收衣服被子。那一瞬间,我内心飘过一丝忧伤。法院主动送法下乡,巡回法庭开进农村,为老百姓普法讲法。但是,无疑,法治的春雨要滋润每个村民的心田,还需一些时日。
  
  车子徐徐离开村庄时,我想起《我们的青春长着风的模样》一书中所言,过了很久,我才听出树叶背面的蝉声,还如当初一样的清晰。那些旖旎时节的花雨流经我们的生命,像极了一阵风,从多年前那面长满苔草的墙壁途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