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执行法官的工作日
更新于:2017-04-19 22:31:26 来源:法制周报
   
承办法官胡伏军(右二)与甘春汉在银行工作人员陪同下在一化工厂现场勘察,调查了解情况。
  
 
  上午8点,承办法官杨光(右二)与胡伏军在接待室接待申请执行人代理律师。
  
 
  上午9点,承办法官杨光(右一)与胡伏军在法院执行指挥中心通过网络查控被执行人银行账户。
  
 
  出外执行。
  
 
  上午10点,承办法官胡伏军(右一)与甘春汉去岳阳一地下商场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
  
 
  一直到11点对方才签字签收。
  
 
  中午吃完饭后,他们不能休息,胡伏军在写文书,甘春汉与案件有关人员电话沟通。
  
 
  下午2点半,一劳务承包合同纠纷双方在承办法官胡伏军与甘春汉的调解下圆满解决。
  
 
  下午3点半,甘春汉正准备出外就一案件了解情况,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她被锁在门外。好在家就在法院附近,回家后才半岁的女儿扯着爸爸的衣服不松手。
  
  法制周报记者  何金燕   实习生  樊豪 /文   伏志勇/图
  
  身着制服,拎着塞满案卷资料的公文包,穿梭在安静的法官接待室、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喧闹的银行商场、拥挤的房管局和车管所、废弃的工厂民宅。
  
  阅读案卷、接待当事人,长年累月奔波在途中,查证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财产线索,监控并“智斗”失信被执行人。
  
  当历经千辛万苦,把执行款物交付到申请人手中,他们终于展露笑颜。
  
  这是执行法官的工作缩影。
  
  近日,本报记者跟拍记录岳阳中院执行法官的一天,目睹其工作,感受他们破解“执行难”的决心和智慧。
  
  查人找物成执行难点
  
  4月14日上午8时14分,岳阳中院一楼法官接待室123号房内,执行法官胡伏军、杨光与申请人代理律师安丽娣正在核对财产信息。
  
  安丽娣是岳阳市某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因借款合同纠纷,该投资公司将华容某纺织原料有限公司、湖南某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诉至法院。
  
  去年年底,法院判决此案,华容某纺织公司依法要向原告岳阳市某投资公司偿还借款本金5111.5万元、利息460余万。
  
  年初,此案进入执行庭。
  
  “案件复杂、标的大、牵扯面广。我们已经碰头讨论多次,不能因为一个案件影响社会稳定,要兼顾申请人和社会利益。”杨光告知安丽娣,“咱们初步定在下周三去华容公司,查看实物与土地证号是否一致。”
  
  胡伏军说,这个暂定下周三的工作计划未必能实现,“执行工作要分轻重缓急,我们时常接到突发线索,需要变更行程。”
  
  去年年底的一天,胡伏军原计划去北京办理一件案子,临行前,收到广东的一个财产线索,“火速转道向南。”
  
  8时43分,叮嘱安丽娣下周会面细节后,胡伏军和杨光径直上楼,来到208室执行指挥中心,查询另一起被执行人湖南某实业有限公司的财产状况。
  
  “被执行人名下有2辆车,工商银行卡内尚有10余万,中国银行账户余额为零。”今年3月14日,北京某信托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此案,执行标的3亿元。
  
  据悉,经法院判决有给付义务的个案,当事人90%以上很少自动履行。
  
  胡伏军告知,“虽然互联网减少了很多登门临柜的情况,但查人找物仍然是执行最难的点。整天坐在办公室,‘老赖’是不会送钱来的。一旦找到财产,我们如获珍宝。”
  
  企业协助强攻执行难
  
  9时40分,胡伏军和执行员甘春汉乘车抵达岳阳楼区步行街,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
  
  “领导,岳阳中院的法官送达文书,让我们协助执行案件,现在需要单位盖章签字。”在岳阳市某公共设施有限公司,该公司副总经理佘某打电话向上级汇报情况。
  
  此案源于申请执行人曹某与被执行人吴某的买卖合同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一条的规定,法院要续行冻结被执行人公司在岳阳市某公共设施有限公司的工程款预期收益390万元。
  
  上午11时02分,在法官的讲解劝说下,佘某走完一系列流程,在协助执行通知书上盖章签字。
  
  “人民法院在执行工作中,经常需要有关单位或个人履行协助义务,以免法院判决成一纸空文。”甘春汉说,执行难不但难在被执行人想方设法规避执行,还难在协助义务人以各种理由推诿拒不协助执行。”
  
  拿到签字文书后,胡伏军匆匆赶回法院,梳理上午经办的3个案子最新资料,“等案件顺利执结后,还需要填写结案报告表,将案件的相关裁定书上网公示。”
  
  11时40分,甘春汉接到一个电话,露出会心微笑,心急火燎跑下楼,找财务核实了一笔执行款,“收到这最后一笔3000元后,意味着一起标的几百万的案子执结到位。”
  
  自2015年5月1日始,各地法院都实施了立案登记制,各类案件出现“井喷”。
  
  “案件太多,有许多案件有诉前保全或诉讼保全。”胡伏军告知,案件到了承办法官案头,首先要阅卷,制订执行计划和方案,再送达执行通知、报告财产令等。经过查控,一旦发现被执行人有银行存款,就立即冻结、扣划,“执行案件最主要的是将执行款执行回来。”
  
  “和事佬”促成案结人和
  
  下午2时30分,执行局会议室,胡伏军和甘春汉组织胡婧(化名)与梁某进行最后一次调解。
  
  几年前,胡婧和湖南省某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因劳务承包合同引发纠纷。一年前,首次在法院执行庭碰头,胡婧和该建筑公司办公室主任梁某指着鼻子对骂。
  
  2016年4月8日,申请人胡婧和该公司自行签订执行和解协议。依据协议,去年10月31日之前,该公司要向胡婧支付执行款170万元。因公司经济困难,在支付完150万元后,余款至今未支付。
  
  “若非胡法官反复做我的思想工作,我真的不会妥协。工人等我发工资,外债却收不回。”年近六旬的胡婧露出疲态,从株洲赶到岳阳,坐车往返5个小时,她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两年前被查出患有癌症,我整个人都懵了,定期化疗让我记忆愈加衰退。”
  
  双方当事人协商后,自愿达成执行和解补充协议。梁某承诺,在今年4月30日之前,支付胡婧余款20万元。
  
  胡婧说,碰到胡伏军是她不幸中的万幸,“胡法官人太好了,每次都将就着我的时间安排碰面,会主动关切询问我的身体。因为他的耐心和贴心,我对被执行人的怒气也逐日消散。”
  
  “原告胜诉后,满怀希望地找到执行法官,不希望手中的判决成为白条。我们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不能辜负这份沉甸甸的信任。看到原本‘剑拔弩张’的两个‘对手’,如今能握手谈笑,我知足了。”胡伏军收拾好案卷,转身出门,“跟银行约了去郊区的工业园。”
  
  下楼时,甘春汉接到老母亲的电话,“老妈出门忘带钥匙,我得去‘救场’,5分钟就好。”
  
  甘春汉住在法院正对面的小区,小女儿刚满6个月,“中午工作空隙,总想回去看孩子,却很难挤出时间。”
  
  一路快跑送完钥匙,小女儿甜甜拉着甘春汉的衣角,眼睛睁得溜圆。这个工作时不苟言笑的男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柔情。
  
  3时40分,胡伏军和甘春汉坐车赶去云溪区一处废弃厂房。其涉及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名下的工业园进行评估,“今天约了银行现场勘察,调查了解情况。”
  
  胡伏军告知,有些案件查封房产及车辆,要进行评估拍卖,“评估完成后,就组织拍卖。一次拍卖不成,再进行第二次。”
  
  走出工业园,已近黄昏。胡伏军和甘春汉拦了一辆出租车,折回法院,“有个当事人找到了被执行人财产信息,我要赶去核实处理。”
  
  对话:
  
  尽最大努力兑现确定的权益
  
  记者:如何看待执行法官的工作?
  
  胡伏军:法院执行工作就是穷尽一切手段,查找控制处置被执行人名下可供执行的财产,尽最大努力兑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权益。
  
  记者:什么类型的案件执行难度较大?
  
  胡伏军:带瑕疵的财产处置案件。比如,待处置的房产存在较长租赁期限。排除租赁,难度大;不排除租赁,流拍的可能性大,难以实现债权。还有就是地上附着物的处置,我碰到过这种案子,被执行人公司的土地和部分厂房为抵押物,而厂房内有几万吨矿石和沙土等。更令人头疼的是,破旧、摇摇欲坠的厂房和被腐蚀多年的机器设备,非常不安全,评估公司根本无法评估。另有强制交付的案件、涉及到诸多案外人,此类案件执行难度也大。
  
  记者:中院执行工作和基层法院有何不同?
  
  胡伏军:中院执行案件标的大,都是几千万甚至上亿,银行债权相对较多。而基层法院的执行案件标的都较小。
  
  记者 :干了多年执行工作有何心得体会?
  
  胡伏军:很累但无比满足。有人说,工作上的事不要带回家,这点我们难以做到。白天上班忙于接待当事人或外出办公,只有回家后,才能静心写文书。有时候案子整夜在脑海盘桓。执行难的压力,迫使我们不得不去想。而一旦结案,如释重负,比过节还开心。
  
  记者手记
  
  在途中,才有希望
  
  “执行,一直在路上。”这是胡伏军时常挂在嘴边的话。
  
  2017年4月14日,跟着胡伏军一整天,我真切体会到这句话的厚重。从上午8点到下午5点半,辗转5处,接待3波当事人,执行指挥中心查控一次财产,送达一份协助执行文书,查看一所废弃厂房,接听13个当事人电话。
  
  这是执行法官日常的一天,确是他们工作的常态。
  
  在很多人概念里,执行法官只需干些体力活,不穿法袍、不拿法槌,无需太多法律知识。实际并非如此,他们要和当事人讲法说理明辨是非,要查阅案卷撰写文书。
  
  也许,我们能理解建筑工人的付出,汗水泥浆、平地而起的高楼,见证着他们的艰辛。但执行法官的付出,并不被常人所见。他们更像公安民警,工作不规律。可能天未亮就出门,也可能深更半夜还在外查找被执行人线索。
  
  每一个案件,都有一个故事。演绎在庭审中,延续在执行中。身患癌症的申请人胡丽霞让胡伏军叹息心痛,失信被执行人恶意逃避责任让他愤恨,“我了解他们故事的起因,也希望给他们续写圆满的结局。”
  
  很多时候,执行法官都处于矛盾的漩涡,承受着当事人的谩骂和指责。每天要接数十个电话,随时可能有财产信息告知,时刻要保持手机通话,也随时准备接收当事人的负面情绪。
  
  “习惯了,就好了。”胡伏军坚信,只有奔波在途中,才有希望,才能努力实现每一个生效判决所记载的权利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