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唐翔宇 :智斗“老戏骨”
更新于:2017-04-17 19:42:21 来源:法制周报
 
  [人物档案]
  
  唐翔宇,1980年7月出生,2007年10月招录至湖南省人民检察院,现任公诉二处员额检察官、办案三科科长。从检十年,一直坚守公诉岗位,为主办理一审职务犯罪案件、二审上诉抗诉案件、书面请示案件、审监程序案件百余件,荣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公诉人、湖南省第四届十佳公诉人等荣誉称号。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雷鸿涛 通讯员 张吟丰 廖远哲
  
  官员利用职务便利,给予商人“帮助”。为“安全”起见,双方约定:待官员退休后,商人支付500万元给官员。此类权钱交易究竟属于受贿罪既遂、未遂亦或不构成犯罪?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二处员额检察官、办案三科科长唐翔宇就曾遇到这样一个案子。通过努力,他让受贿未遂的认定不再是职务犯罪起诉的“禁区”。
  
  当前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剧中检察官侯亮平与很多“老戏骨”飚戏,让观众直呼过瘾。近日,唐翔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他在办案中,与“老戏骨”斗智斗勇的片段,颇为精彩。
  
  “三进宫”的“老戏骨”认栽了
  
  “我真是冤枉的啊……我都在监狱呆了快20年了,怎么还会去贩毒呢?”
  
  此刻,坐在唐翔宇对面的黄某某,年近60,系陶某某等人贩卖、运输毒品案中的一名上诉人。
  
  黄自1997年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这次已是“三进宫”。
  
  提审时,黄某某一直“喊冤”,并保持“零口供”。
  
  唐翔宇与这位毒品界“实力派影帝”展开了一场罪与非罪的“智斗”。
  
  第一回合:审查在案证据,寻找突破口。
  
  一审判决书认定,2012年9月27日上午,黄某某联系另一名被告人吴某某要求购买毒品。吴遂打电话给主犯陶某某,称黄需要100克冰毒,要其将毒品送到约定地点,自己再去接陶。当天中午12时许,陶携100克冰毒到约定地点与黄某某见面,并以220元/克的价格将毒品卖给黄,获毒资22000元。尔后,陶某某搭乘吴某某“黑的”返回。黄则在2012年9、10月将部分毒品贩卖给吸毒人员蔡某某。
  
  通过详细审查在案证据,唐翔宇发现陶某某口供一直保持稳定。侦查机关还提取了当日视频截图证实陶、黄二人确有递包行为。在几人被抓获后,侦查机关缴获了黄某某试图传递给陶某某的串供信。信中称陶某某当天是来为黄某某庆祝生日……
  
  第二回合:再次提审黄某某,在其辩解中寻找破绽。
  
  提审黄某某的3个多小时,唐翔宇耐心记录着其各式各样的辩解。
  
  提审完毕,唐翔宇将黄某某提审过程中提到的较易通过补充证据否定的情节,以书面建议函的形式发至侦查机关。侦查机关亦很快将证据补证到位。
  
  第三回合:寻找直接证据,彻底查否黄某某辩解。
  
  对于黄某某此次毒品交易的直接证据仍无实质性进展。针对侦查人员提供的该案案发系某市技侦支队监控陶、吴、黄等人手机后得到线索的情况,唐翔宇又与当地技侦部门取得联系。对方称技侦证据缺乏具体操作规定,即便提取亦为普通音频文件,无法证明合法来源。
  
  为此,唐翔宇与同事多次探讨了《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明确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技侦手段收集的材料显然可以在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使用,但亦规定了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由审判人员在庭外对证据进行核实”。
  
  最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同意了唐翔宇提出的按照《最高法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七条规定操作的建议,检法两家一起赴当地技侦部门,从专用设备中调出了原始技侦录音材料,逐一听取、记录。
  
  当手机通话录音中出现了黄某某与吴某某直接商谈毒品交易的价格与数量的录音时,唐翔宇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他对录音的时间、内容、手机号码、来源等逐一做了庭后核实笔录。检法两家逐一签字后由技侦部门加盖公章。
  
  第四回合:庭审过招,善谋者胜。
  
  二审开庭时,对于黄某某提出的无罪辩解,唐翔宇逐一提交证据予以反驳。而当检察人员对技侦证据作出说明后,黄某某已然词穷。
  
  最终二审维持了黄某某的定罪量刑。
  
  首开受贿未遂起诉先河
  
  2013年6月,唐翔宇受命审查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邹和平涉嫌受贿案。
  
  初步阅卷,唐翔宇发现,邹和平在一段时间内的权钱交易中,鲜有现金交付,大多由行受贿双方约定贿赂金额后,等待邹和平退休后再行支付。
  
  如某公司法人代表王某某,2006年为利用邹和平的职务便利,从交通系统下属企业改制过程中获利,多次承诺送给邹和平500万元。
  
  邹和平表示接受,并称安全起见,等其退休后再行支付。其后邹和平利用职务便利,使王某某顺利获得改制过程中的企业土地。
  
  2007年,经王某某与邹和平商议,由王某某以邹和平儿子名义注资成立了一家公司,以便于日后更为隐蔽地支付500万元贿赂款。截至案发时,500万元尚未支付。
  
  “此类权钱交易究竟属于受贿罪既遂、未遂亦或不构成犯罪,在司法实践尤其是我省范围内存在极大争议。”唐翔宇说。
  
  其后的审查起诉工作可谓举步维艰。
  
  首先,侦查部门认为其中大部分犯罪事实应为犯罪既遂,侦查方向尤其是取证重点倾向于通过言词证据来形成犯罪既遂的证据体系。
  
  其次,唐翔宇通过搜集的大量已生效案例,不仅湖南省在此之前无一起受贿未遂获得法院支持,扩展到全国范围亦是屈指可数,为数不多的受贿未遂案例又与该案大相径庭。
  
  再次,辩护人亦在第一时间提交了省内受贿未遂未予认定的生效判决……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此类事后受贿未遂认定的理论基础与证据框架的要求,终于在群策群力中逐步成型。
  
  在一般犯罪既未遂区分标准的犯罪构成理论的基础之上,以贿赂是否取得为区分既未遂的标准更为恰当。该标准以行为人是否收到贿赂为区分受贿罪既未遂的关键。即,在受贿罪其他要件都齐备的情况下,收到贿赂的为既遂,未收到贿赂的为未遂。
  
  相对于既遂犯罪而言,事后受贿的未遂证据标准应更为严格。
  
  通过两次退补近百页的提纲,邹和平受贿案中的既遂与未遂事实逐步清晰。部分确实不符合证据要求的涉案事实,亦在检委会上得到了委员们的支持而不予起诉。
  
  最终该案提起公诉时,认定邹和平受贿未遂的金额达1900余万元,一审判决除一笔事实外,全部采纳了起诉书的指控意见。2014年7月,邹和平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自此,受贿未遂的认定不再是职务犯罪起诉的“禁区”,其后多起案件指控的受贿未遂事实均获得了法院的支持。
  
  死刑立即执行犯改判为死缓
  
  “省检察院公诉部门办理的案件中,死刑二审上诉案件占了较大的比例。在‘人命关天’的案件中,细致成为公诉人最应具备的宝贵品质。”唐翔宇深办理每个案件时都如履薄冰。
  
  2014年上半年,唐翔宇受理了罗某某、李某贩卖、运输毒品案,其中李某的上诉状引起了他的注意。通过审查案卷材料,唐翔宇发现李某涉及贩卖的毒品“K粉”共计3万余克。其中8100余克,系2012年9月12日凌晨被侦查机关当场缴获。
  
  “每次购买毒品之前,都是‘阿杜’先打电话告知数量,我再从大哥‘阿彪’那取货。”罗某某在一份讯问笔录中短短的一句话,引起了唐翔宇的注意。
  
  一审判决书记载的李某绰号有很多个,唯独没有“阿杜”,李某的姓名里也没有与“杜”类似的发音。由于侦查人员并未进一步讯问“阿杜”的相关信息,且李某的供述中从未提过“阿杜”此人,这一信息在一审阶段并未查清。
  
  唐翔宇在提审前,重新对李某购毒资金来源与毒品去向的证据进行了梳理。他发现李某家境极为困难,自身无正当工作且吃低保为生,而大多数购毒交易前,都有数张银行卡向其账户汇入大笔资金。至于李某交代的购进毒品后出手给彭某等4人的供述,却无彭某等人证言的印证……这些证据综合起来看,李某极有可能只是贩毒集团中的一名“马仔”。
  
  唐翔宇提审了罗某某与李某。罗某某详细描述了“阿杜”的各项特征,并提供了手机号码。而提审李某过程中,对于毒资来源与毒品去向,李某含糊其辞。
  
  唐翔宇看出其心里有顾虑,遂在如实记录讯问内容后,通过自己掌握的李某的家庭困境和法律政策,与之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谈心。
  
  提审结束后,唐翔宇再次核对了罗某某提供的手机号码,证实该号码与其确实存在多次通话记录。而李某毒资来源亦经公安机关努力,锁定其中部分来源于李某交代的所谓“下线”彭某,而另3名“下线”均查实并未购买李某的毒品。
  
  二审庭审时,唐翔宇通过出示调取的新证据,结合李某的庭审供述,认为可适用司法解释中“已查获的毒品数量未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到案后坦白尚未被司法机关掌握的其他毒品犯罪,累计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的规定,建议二审改判李某死缓。
  
  二审法院采纳了检察人员的出庭意见,改判李某死缓。侦查机关亦对“阿杜”、彭某等人立案侦查,全力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