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患癌狱警王礼元: 请再多给我点时间
更新于:2017-04-12 21:15:00 来源:法制周报
  
今年54岁的王礼元是湖南省湘南监狱四监区副监区长,2013年底,医生给他下达了食道癌晚期确诊通知书。如今,时隔3年多,几经生死磨难,王礼元依然坚守在他心爱的岗位上。他希望,老天还能再多给他一点时间,他还想每天都穿着警服去上班。
 
 
  现在,王礼元都还让自己保留了一种仪式感。每天早上起床洗漱后,他都会笔挺的站在镜前把警服一件件穿好,打上领带,摆正帽檐再出门。
  
 
  上午8:30,王礼元参加每日的监区早调度会,总结前一日的工作,布置当天的工作。
  
 
  9:30,王礼元在监区的劳动改造一线巡查,负责维护改造秩序和检查安全隐患。图为王礼元提醒服刑人员注意安全隐患。
  
 
  10:40,王礼元抽空与即将刑释出监人员谈话。
  
 
  工作之余,王礼元会测量自己的血压。
  
 
  11:40,王礼元组织服刑人员进餐。
  
 
  12:00左右,王礼元在监控室观察监舍动态。
  
 
  下班后,妻子有时会替王礼元捏捏脚捶捶背。儿女都不在身边,老两口相互依靠。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  实习生 樊豪 /文  雷鸿涛/图  通讯员 谢智峰
  
  在生命面前,人往往是脆弱的。
  
  见过太多悲欢离合的狱警王礼元深知这个道理,突来的疾病却仍然让他措手不及。
  
  2013年12月,医生给王礼元下达了食道癌晚期确诊通知书。
  
  如同拿到了死刑判决一样,王礼元得知他的生命只有最后三个月的时候,这个穿了30年警服的汉子,哭了。
  
  没人能体会那段时间,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历经两个多月的放疗和化疗,体重从170斤骤减到120斤。
  
  2014年3月,数次闯过鬼门关的他,奇迹般地回到了工作岗位,尽管曾多次提出申请被拒。
  
  如今,时隔3年,几经生死,王礼元依然穿着他的警服坚守在改造一线。
  
  对于生命的延续,他感恩。
  
  “病症已然在身,抱怨、痛苦不可能改变我患癌的事实。无能为力而又让我备感伤怀的事情,我索性不去想。”
  
  他只是希望,老天还能再多给他点时间,他还想每天都穿着警服来上班,还想带着妻子去新疆和西藏,还想看着儿子成家,还想抱上孙子……
  
  30年坚持的仪式
  
  清明节前的耒阳,还带着些许凉意。
  
  3月31日,从监区执勤管理岗位下来,已是晚上8点。大院里的路灯早已开启,从监区走到家属楼,路程不长,王礼元放慢了脚步。远处传来的广场舞音乐让他不自觉跟着哼上几句,笑着与迎面路过的熟人打招呼。这是王礼元每天上下班必经之路,“闭着眼睛都能走”。
  
  今年54岁的王礼元是湖南省湘南监狱四监区副监区长。当年23岁的他毕业后,放弃了留校任教的机会,在职业分配表上毫不犹豫地勾了警察这一栏。作为地道的农村娃,王礼元从小便对警察有种敬畏与崇拜,至今,他都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穿上警服的喜悦,临睡前都没舍得脱。
  
  没想这一穿,就是30年。直到现在,王礼元保留着这种仪式:每日清晨起床洗漱后,笔挺地站在镜前把警服一件件穿好,打上领带,摆正帽檐再出门。
  
  同事经常开玩笑,当一名狱警,就好比给自己判了终身监禁,一辈子迎来送往一批批服刑人员。分配到湘南监狱以来,王礼元先后在五工区、四工区、四监区等多个岗位工作,始终在改造一线。
  
  监狱里关押的服刑人员形形色色,非常难管。平日里,除了执勤管理之外,王礼元一有空就找服刑人员谈心。他觉得,服刑人员或多或少有些心理问题,关心、宽慰,他们是懂得的。“跟他们谈心,做工作,就好比做数学题,解开了我就会很高兴。”
  
  37岁的李某因诈骗罪被判13年,刚进监区时,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好吃懒做,脾气暴躁。王礼元了解情况后,只要有时间就找他聊天,给他鼓劲。得知李某懂得电焊知识,机电专业出身的王礼元,决定从这一方面调动他的积极性,发挥他的特长。当时恰逢车间改造,王礼元带着李某负责车间的机电管理与修理,手把手教他电工知识。慢慢地,李某脸上有了笑容,并成为了改造积极分子,被减刑三次提前释放。如今,回归社会的李某自己开了间公司。闲暇之余,他会经常打电话给王礼元,对于曾经拉过他一把的人,他懂得感恩。
  
  病床前护理患癌犯人
  
  “给王监磕头。”躺在医院担架上的柴某拉着王礼元的衣袖不肯放手。
  
  2016年4月,因盗窃罪被判8年的服刑人员柴某,因被查出患食道癌晚期,一度悲观、哭闹禁食。加上家人的冷漠,柴某一心想放弃治疗。
  
  送往监外医院救治,需派1名监区领导带队看押。王礼元主动请缨,表示“照顾重患病者我有经验,你们就别和我争了。”到达医院的当天,王礼元跑上跑下办手续、联系医生、协调床位,又冒险为柴某的手术签字。
  
  手术期间,王礼元一直守着门口。一天下来,他已体力透支,监区及时来人想替换他回去休息,却被王礼元拒绝了,他说:“做完手术就没那么忙了,我对他的情况最熟悉,你们就安心回去吧。”
  
  就这样,王礼元在他身边不分昼夜的守了两个多月。起初,柴某一口牛奶都不肯喝,王礼元用自己的经历鼓励他,给他喂饭,擦身,端屎端尿。这期间,王礼元努力与其家人取得了联系,并做通了工作。柴某赶上了当批的保外就医。临走时,柴某哭着让他的子女跪在地上给王礼元磕头。他说:“没有王监,我已经见不到我的家人了。”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这位在医院忙乎了两个月,如亲人般照顾服刑人员的警察,自己也是位食道癌患者。
  
  2013年11月中旬,王礼元突感喉咙不适,本以为是感冒,在附近医院打完针便回来继续上班。不料一个月后,症状依旧没有缓解,连话都讲不出。王礼元趁休息时间到上一级医院进行检查,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
  
  “医生说我只能活3个月,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神那么近。面对死亡,没有人不害怕。”这位穿了30年警服的汉子,在医院的病床上捂着脸哭了。他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2月30日。
  
  医生诊断,王礼元的病情,只能进行抗癌化疗,争取延长生命。那段日子,每天除了牛奶就是米汤,有时候进食困难,王礼元连一杯牛奶都喝不下去,仅两个多月时间,他从170斤骤减到120斤,头发也掉光了,“整个人老了20岁,风吹一下就能倒”。
  
  监区同事看到这种情况,他们一边轮番派人在旁照顾,一边想办法与他的前妻取得联系。四监区监区长郑忠元告诉记者,王礼元的孩子都在外地打工,考虑到最贴近的人应该是他的前妻郑仁苹。
  
  “他们俩之前因为某种原因分开了,监区干警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她打电话,告知了王礼元的病情。”让所有干警们感动的是,妻子郑仁苹挂了电话后,立即收拾行李搬到了医院,寸步不离的照顾王礼元。
  
  要把自己当成正常人
  
  在家人和同事的鼓励下,王礼元逐渐调整心态,他认为越悲观就会越绝望,越豁达才会越明朗。“死在病床上,就还不如倒在工作岗位上。”
  
  2014年3月,刚刚控制住病情的王礼元经过几番争取,奇迹般地回到了工作岗位。起初,监狱领导为了照顾他,让他退居二线,被他拒绝,他说:“得了这个病我心里有数,正因为工作能让我快乐,我才要回来。”
  
  王礼元喜欢工作的氛围,因为那里能和同事说说话,和服刑人员谈谈心,充实的工作能让他转移注意力。监区车间里那150米长的走道,王礼元一天得走上无数个来回。
  
  通过一段时间的调适,当年11月,王礼元又五次找到郑忠元,要求自己要与其他干警一样,参与正式排班。郑忠元告诉记者,保障监管安全和劳动改造安全是他们工作的重中之重,从来没有双休日与节假日的概念,有些干警的工作时间,按法定工作时间计算,每月最高达到40多天。
  
  记得今年春节前,监狱领导再次到王礼元家中进行慰问时,监狱长卜江清拉着王礼元表示,工作上的事先放一放,少操点心,先把身体养好。王礼元挥挥手说:“您就放心吧,我是越工作身体感觉越好,身体和工作一个都不能少。”
  
  “他就是性子倔,总说要把自己当成正常人一样上班。”拗不过王礼元的郑忠元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并一再叮嘱,一旦吃不消就得立马说。这才让王礼元露了笑容。
  
  2016年2月7日,正逢大年三十,因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被判15年的服刑人员刘某,由于刑期较长、思亲心重,情绪失去控制,午饭时分,在监舍里猛烈敲打铁门,还一度扬言不想活了。家住监狱小区的王礼元当天原本轮休,但当他从对讲机里听到情况后,立即赶到了监区。
  
  “早知道要坐这么久的牢,当初就不要去干那些违法的傻事。你现在还能平安健康的过年,就嚷嚷着要死,我得的是癌症,今天能和你在这里谈话,也许哪天就挂掉了,可我还是好好珍惜每一天。”在王礼元的再三要求下,值班的同事和领导退到了一边,他叫来刘某,开始了语重心长的谈话:“只要你认识错误,积极改造,出去后还有大把的美好时光去孝敬父母、照顾妻儿。男人要勇于面对困难,自暴自弃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从那回起,刘某积极投入改造,面貌焕然一新,因为他打心眼里佩服这位王教。
  
  “感谢他给我一个家”
  
  在妻子郑仁苹眼中,“他就是一个工作狂”,患病之后除了坚持工作,还经常主动替其他同事顶班,过年的时候为了照顾外地的干警,更是年三十都扑在监区里值班,年夜饭都来不及回家吃。
  
  “说他也不听,那就只能由着他呗,只要他开心就成。” 留着一头短发,皮肤略黑的郑仁苹在附近一家餐馆打工,不善于言谈,有点腼腆的她却仍然感谢王礼元给了她一个家。从医院搬回来后,在双方的默认下,监区干警给王礼元和郑仁苹举行了一个小小的结婚仪式。
  
  如今的王礼元,面容慈祥,总爱笑,尽管走路走急了会喘,话说多了要经常喝水来缓解嗓子的不适,巡查时上下楼梯得扶着栏杆。但在他偶尔摘下警帽的时候,又能见到他那一头黑白相间,浓密的头发。
  
  4月1日早上7点,随着监狱大门缓缓开启,王礼元新的一天工作又开始了,巡查、谈话、看押,尽管每天的工作都在重复,对于王礼元来说,每一天都是无比珍贵。
  
  此时,太阳从云层中露了脸,阳光铺洒在湘南监狱的高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