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未按程序强拆,镇政府被判违法
更新于:2017-04-10 19:46:36 来源:法制周报
   未按程序强拆,镇政府被判违法
  
  法官指出行政机关违法案件中绝大部分是程序违法
  
  法制周报记者  何金燕  通讯员 沈超
  
  政府一通电话简单告知,六旬老人唐林(化名)的房屋被拆了。因不满强拆行为,唐林公开“叫板”镇政府。
  
  时下,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老百姓的腰包越来越鼓,在老家修房子逐渐成为新潮流。然而,因为法律意识淡薄,不少村民修房子前未办理报建手续,导致房子被认定为违法建筑遭拆除。
  
  行政机关拆除违法建筑是否需要按照法定程序?违反法定程序所进行的拆除行为是否要行政赔偿?上述疑问,时常困扰着普通老百姓。
  
  近日,永州市零陵区人民法院审结唐林诉镇政府强拆案,被告零陵区富家桥镇政府在拆迁过程中违反法定程序,向原告唐林赔偿2万余元。
  
  主审法官黄岚指出,行政机关违法案件中,违法原因绝大部分是程序问题,“有些行政机关没有处理好公正和效率的关系。”
  
  老人违规建房被强拆
  
  几天前,唐林领到了政府的赔偿金,喜笑颜开。
  
  唐林原本在老家零陵区富家桥镇栗山铺村6组拥有一处宅基地,占地3亩,四周砌有围墙,宅基地上建有面积为130平米的一座红砖瓦房,另建有面积为200平米的猪圈。
  
  “在外打拼一辈子,干不动了,想在老家安享晚年。”唐林想另建一座新房养老,却未达到其组三分之二以上村民的同意,镇国土所没给他办理报建手续。
  
  2013年国庆期间,唐林不顾镇国土所工作人员劝诫,趁行政机关放假没有职能部门检查的空隙,在该组原207国道西侧土地庙山建了一栋住房,面积为80.28平方米。
  
  房屋建成后,该组村民指出,唐林已拥有一处宅基地,且建有房屋,违反了“一户一宅”的原则,将唐林违法建房的情况反映到零陵区国土局。
  
  区国土局依法对唐林做出了永零国土资罚字(2013)第42号《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限期拆除原告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恢复土地原状。
  
  2015年3月13日,唐林接到富家桥镇国土所所长张某的电话通知,“老唐啊,镇政府决定一周之内将组织城建办、国土所、执法大队,依法对你未批先建的违法住房进行强制拆除,你心里要做好准备。”
  
  唐林表示不满,向永州市政府、区信访局请求制止拆除。
  
  2015年3月30日,富家桥镇政府在《关于富家桥镇栗山铺村六组唐林所反映“请求制止富家桥镇政府拆除我家住房的报告”的回复》中表明,“在栗山铺村六组群众强烈要求下,镇政府组织城建办、国土所、执法大队依法对唐某未批先建的违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
  
  3月31日,唐林新建的住房被拆除。
  
  2015年4月21日,零陵区国土局在《关于唐林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中确认,“富家桥镇人民政府、零陵区国土资源局、城管执法中队联合执法,依法拆除了唐林的违章建筑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
  
  政府程序违法败诉
  
  “当时是图省事,就只给唐林打了一个电话,简单说明。”事后,镇国土所长张某这样说。
  
  2015年5月27日,唐林以第三人零陵区国土局为被告,向零陵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同年8月3日,唐林申请撤回起诉,将富家桥镇政府诉至法院,请求法院确认被告拆除其房屋的行为违法,并赔偿损失6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对违法建筑物需要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的规定,被告应当在拆除原告的违法建筑前进行公告。
  
  主审法官黄岚指出,“被告仅电话通知原告,就组织拆除了原告的房屋,该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的程序,故确认被告拆除原告房屋行为违法。”
  
  黄岚分析,对于原告主张由被告承担其建房损失6万元,因原告的房屋为违法建筑,依法应当拆除,原告只对拆除的建筑物的建筑材料享有所有权。因被告违法拆除,致原告建筑材料损失,被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原告提供损失清单,可持续利用的建筑材料为木材9380元、红瓦3200元、不锈钢门7800元,合计20,380元,其他材料不能再利用,故被告应赔偿原告20,380元,对原告的其他损失,法院不予认可。
  
  法院确认被告零陵区富家桥镇人民政府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违法,赔偿唐林建筑材料损失2万余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黄岚告知,近年来,随着老百姓经济的富足,在农村老家建小洋楼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但老百姓在建房时,必须按照法律的规定办理相关报建手续。如果未按照法律规定办理手续,所建住房会被依法确认为违法建筑,最终会被强制拆除,对于违章建筑物被拆除而造成的损失,由行政相对人自行承担。
  
  黄岚进一步指出,行政机关在拆除违法建筑时,应当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公告,如果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行政机关的行为会被依法判决该拆除行为违法并必须进行行政赔偿,赔偿的范围以行政相对人通过自行拆除可以减少的损失为限,即只赔偿在拆除过程中对可以自行拆除的门窗、家具等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记者了解到,近日,此案已判决生效且执行到位。
  
  相关链接
  
  强拆违建引发民告官案
  
  法制周报记者  何金燕
  
  违法建筑,不是说拆就能拆。由于拆迁程序未履行到位,不少行政机关常因此惹上官司。
  
  违法建车库被强拆
  
  因所居住的小区年代久远,没有杂物间,电动车无处存放。一年前,70岁株洲老人欧阳传锡想在楼栋前自建一间车库。
  
  2015年9月11日,株洲市芦淞区拆除违法建筑综合管理大队现场制止欧阳传锡修建车库,并口头告知,三日内必须补办手续,否则强制拆除。
  
  据了解,该车库未经规划部门审批,建筑材料费用为1700元。
  
  9月14日上午9时,欧阳传锡到芦淞区董家塅街道办事处递交报建申请。不料,刚到家,就看到10多个人将其车库强行拆除。
  
  “9月12、13日是周末,我想着办事处没上班,今天一大早才去补交申请。”老人认为,行政机关强制拆除其车库是违法行为,诉至株洲市芦淞区法院,索要1000元建筑材料费。
  
  芦淞区法院一审判决认为,被告强制拆除行为违反法定程序,确属违法。但国家赔偿以行政行为侵害相对人合法权益为前提,该车库属违法建设,不属于原告的合法权益,遂判决不予赔偿。
  
  株洲中院二审认定,被上诉人未履行相关法定程序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造成欧阳传锡在未表明是否仍需使用合法享有的建筑材料情形下,车库所用建筑材料受到损害且无法返还,侵犯了上诉人的合法物权。遂判决被告赔偿欧阳传锡车库建筑材料损失费1000元。
  
  城管局违法拆广告牌败诉
  
  邵阳某县城管局强制拆除户外广告牌,被诉至法院。副局长出庭,与市民对簿公堂。
  
  2010年3月5日,该县综治办在城乡规划局办理了一份《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单位为该综治办。建设项目名称为综合治理LED电子宣传牌,建设位置包括县城白云路信用联社前绿化带灯三处位置。
  
  同年3月25日,该县城某物业服务中心业主刘鞠萍(化名)与县综治办签订协议。双方约定,由某物业负责制作并永久使用电子显示屏,但应无偿为县综治办播放综治公益广告
  
  刘鞠萍按照约定,在规定地点制作了电子显示屏。因某物业不能经营广告发布业务,刘鞠萍设立了金桂电子传媒服务中心,并以金桂电子名义进行经营。
  
  因城市道路提质改造,2014年9月29日,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向刘鞠萍下达了《户外广告牌拆除通知书》,责令其在一周之内拆除该电子显示屏。刘鞠萍没有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
  
  同年10月22日,县城管局强制拆除了电子显示屏。刘鞠萍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一审认为,刘鞠萍作为金桂电子的经营者,是县城管局强制拆除的电子显示屏的实际经营者,与强制拆除行政行为有直接利害关系,刘鞠萍主体资格适格。县城管局未提供证据,证明刘鞠萍经营的电子显示屏为违法建筑,且在拆除过程中,未依照法定程序,进行书面催告、作出强制拆除决定和公告,也未告知当事人相关权利,程序违法。
  
  法院一审判决,确认县城管局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
  
  县城管局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16年7月13日,邵阳中院二审此案,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伍某出庭应诉。
  
  法院二审认为,刘鞠萍为个体工商户金桂电子和桂成物业的经营者,金桂电子是为了利用电子显示屏而专门成立的,与强制拆除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其主体资格适格。上诉人未提供认定刘鞠萍经营的电子显示屏为违法建筑的相关证据材料,其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不足。
  
  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