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总经理希望来钱更快疯狂贩毒
更新于:2017-04-10 19:35:58 来源:法制周报
   希望来钱更快疯狂贩毒,最终追悔“什么都没有自由重要”
  
  一名四星酒店总经理的蜕变
  
 
  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  (警方供图)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通讯员 易裕厚 王学文
  
  辞去月入三万元的四星级酒店总经理职务后,李诚(化名)开始贩毒,他认为这样来钱更快。
  
  他自诩汽车爱好者,也爱美女,两年里在女人身上豪掷万金,平均一两个月换一台豪车,“最少不低于150万”。
  
  他努力践行自己的人生哲学“风风光光活十年”,却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
  
  在被缉毒民警围捕时,他加大油门,试图冲过重重关卡,直到十几支手枪对准他的车窗。
  
  直到这时候,49岁的李诚感叹“这一天终于来了”。
  
  近日,记者在攸县看守所采访了李诚,揭示出他从一个四星级酒店总经理蜕变成毒贩的心路历程。
  
  围捕 :十几支手枪对准了车窗
  
  提起黑色的健身包,李诚轻车熟路地下了小山坡,钻进才换一个多月的白色奔驰越野车。
  
  如果不出意外,24小时内,健身包里的东西将使他获利50万元,就像过去2年多里的每一次一样。
  
  包里装的,已经不是三年前他当四星级酒店总经理时常用的网球拍,而是20公斤冰毒。
  
  按照计划,他要赶回株洲,在某个酒店开好房间,等固定联系的两个下线来交易。
  
  他们都是坐过牢的人,没有文化。李诚从不愿和他们有太多交流。通常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然后以最快 的速度离开酒店,全程不超过十分钟。
  
  越野车再行几百米就是广东揭阳惠来县高速入口的隆江收费站。他万万没有想到,尾随在后的便衣缉毒民警发出 了收网信号。
  
  奔驰车驶入收费车道,不知什么时候,两辆黑色轿车出现,一前一后,悄无声息地将他卡在中 间。
  
  “糟了。”李诚紧张起来。他加大油门,试图超越前面那辆黑色小车,强行闯关,但没有成功。
  
  前后夹住李诚的两辆小车,突然车门全部打开,十几名便衣男子迅速下车,围了上来。
  
  在李诚下意识反锁车门的瞬间,“不许动!”十几支手枪的枪口同时对准了他的车窗。
  
  49岁的李诚,曾无数次想过这一天的到来。
  
  他慢慢打开车门,走下车,被一拥而上的民警按倒在地。在奔驰车后座,装有20公斤冰毒的黑色健身包被 警方搜出。
  
  这一天是2016年7月5日。
  
  发迹 :平均一两个月换台豪车
  
  2017年3月30日下午,坐在株洲市攸县看守所内一间审讯室里,一米七出头的李诚,穿着看守所的马甲 ,戴着手铐。他身材干瘦,笑容里带着一丝狡黠,被染黄的手指不时颤抖。
  
  记者很难将他和曾经的四星级酒店总经理联系起来。
  
  在2013年以前,李诚的人生算是一帆风顺。父母都是教师,算得上书香门第。李诚为人聪明,讲义气,年轻时考 军校,考了北京军区第二名。在部队时,有一次随战友执行任务,李诚因为表现突出火线入党。
  
  退伍后,李诚进入一家企业工作。下岗后,到广东东莞打工,直到当上某四星级酒店的总经理。
  
  喜欢豪车和美女,习惯挥金如土的奢侈生活,李诚每月花销多达十万元。月入三万元的酒店总经理工 作,渐渐让他无法满足。
  
  2013年,从酒店辞职后,李诚倒腾起了走私摩托的生意,结交了不少社会上的三教九流人员。
  
  “进了那个圈子,自然而然就会认识那些人。”一次出去玩,李诚被人带着吸食了冰毒。
  
  发现这玩意“比走私摩托车赚钱多”,他开始倒卖冰毒。
  
  抱着侥幸心理,李诚第一次倒卖冰毒,尽管量不大,“还是很紧张”。
  
  每斤冰毒,转手就能获利五千一万,李诚渐渐忘乎所以起来。平均每隔十天,他就要跑到广东揭阳进一次“货”。
  
  他有两个固定的下线,株洲人佘某和李某,都曾因贩毒被捕入狱。每次,他们必须提前把八成“货款”先打给李诚,见面交货时,再给剩下的两成。
  
  李诚有些骄傲地认为,自己还是有些文化的。除了交易时的简短对话,平时,他从不和两个下线联络,“就是 生意往来。”
  
  干这行后,李诚疏远了以前商界的朋友。除了时常去看望在广东上学的女儿,李诚也很少回娄底老家看望 妻子。
  
  李诚的兴趣爱好主要在车子和女人两方面。每次拿到钱后,他都会第一时间换车。两年多来,他频繁更换宾利、奔驰等豪车,平均一两个月就换一台车,“低于150万的车我不换。”
  
  早前在酒店做前台的28岁河南女子谢某,是李诚的固定“女友”。每次到揭阳“进货”,李诚会先在 “女友 ” 东莞住处小住几天,再返回湖南。
  
  李诚曾看上一名百货公司的售货员,为了把她约出来,连着三天,李诚都在她的柜台购买5000元以上的箱包。
  
  恐惧 :担心落网从不主动联系上下线
  
  李诚说,其实他的内心时刻充满着恐惧和孤独。
  
  两年里,李诚唯一走得较近的就是上线“蛟哥”,和两个下线,李诚甚至用“勾心斗角”来形容和他们的关系 。
  
  除了交易时难以避免的联系,他从不主动联系上下线,天天担心他们被抓,把自己供出来,“有时候,又希望 那一天早点来。”
  
  株洲警方注意到李诚,是在2016年5月。
  
  2015年10月,在抓获多名吸毒人员的行动中,攸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发现了40多岁的毒贩谭某民。
  
  谭某民经常在同县人陈某和罗某处购毒,毒品主要来源于广东。陈某和罗某的毒品,也卖到了山西朔 州。
  
  案情重大,2016年1月4日,攸县公安局正式立案侦查,成立专案组。2月22日,该案被确立为公安 部督办的毒品目标案件。
  
  而谭某民的另一条毒品“供应链”,则来自佘某和李某的下线帅某。
  
  警方跟踪佘某、李某两个多月后,2016年5月,向湖南省内大量供“货”的李诚,逐渐浮出水面。
  
  “李诚拥有较强的反侦查技术,经常换车换牌,干扰办案民警的视线。”攸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副队长彭柱 告诉《法制周报》记者。
  
  专案组民警在宾馆吃完了4箱方便面,蹲守了近两个月,才基本掌握了他的踪迹。
  
  7月5日,警方得到情报,李诚又一次要从上线揭阳人“蛟哥”的马仔手里进20公斤冰毒,专案组民 警早早在途中的收费站设卡埋伏。
  
  李诚设想过无数次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次日,河南“女友”也被警方带走调查。
  
  7月6日至9月2日,下线佘某、上线“蛟哥”等十余人陆续落网。同年10月份,罗某和陈某这条和 李诚团伙们同步进行的 “供应链”,被警方“一窝端”,缴获冰毒4832.48克。
  
  至此,一个横跨广东、湖南、山西3省的特大贩毒团伙被摧毁,警方共抓获涉案人员31人,其中刑事拘 留21人,缴获包括冰毒片剂、大麻、鸦片等毒品共计6000余克、冰毒25.37千克,扣押涉案车辆8台。
  
  后悔 :“什么都没有自由重要”
  
  办案民警们都知道,李诚有一句口头禅“风风光光活十年。”
  
  这是李诚的“人生哲学”——与其窝窝囊囊活一辈子,情愿风光活十年。
  
  他似乎也并不在意自己的被捕。计算自己可能的服刑年限时,李诚满脸不在意,“最轻也要判20年,出去也七 十多了。啥也干不了了。最差死刑。”
  
  对一切好像都不在意的李诚,只有在提到10岁的女儿时,语气才会变得柔和。
  
  害怕女儿知道自己贩毒,李诚每次都选择在酒店开房交易,谎称在外做贸易生意。一年多没见到女儿,“很想 她。”
  
  李诚的儿子23岁,在网络公司做讲师。想到无法见证儿子将来的婚礼、生子,李诚的目光就暗淡下来。
  
  如今,他最担心的,还是可能会给儿女们造成的心理阴影。他也不奢望,孩子们会原谅他。他沉默半响,“不 原谅我也没办法。”
  
  被关押后,由于不允许探监,李诚只知道“女友”来过一次,妻子来送过一次衣服。对这两个女人, 他都深怀愧疚。
  
  “现在我就等着签字了。”李诚说,他一直在等着妻子的离婚协议书,“总不能耽误她一辈子吧。”
  
  提起在酒店当总经理时结交的那些商会会长等朋友,以及自己当年去健身打羽毛球的生活,李诚 有些留恋。
  
  当被问及是否后悔时,李诚只有苦笑,“后悔,当然后悔。什么都没有自由重要。”
  
  “宾利也耗油。1000元的油,跑400公里就没了。再好的车,玩过以后,也就那样。”这个一直自诩汽车爱好者 的男人低下头,手铐哗哗作响,“可是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