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精准管控 延伸戒毒矫治手臂
更新于:2017-03-29 20:59:51 来源:法制周报
   精准管控  延伸戒毒矫治手臂
  
  平江县城关镇社区戒毒 (康复) 工作站欲摸索出“全国经验”
  
 
  戒毒人员在校园现身说法 
  
 
  社区戒毒工作站进行戒毒人员榜样在身边评选活动并颁奖 
  
 
  社区戒毒人员外出打工时,可以在打工地派出所尿检并通过网上把尿检结果传回来 伏志勇/摄
  
 
  社区戒毒人员在白泥湖强戒所平江社区戒毒指导站进行尿检 伏志勇/摄
  
  法制周报记者 龚柏威 郭薇灿
  
  平江县城关镇画桥社区,处在远离闹市的城郊地带。一座大型住宅小区对面,有一栋三层的楼房,一楼是商铺,二楼是小区物业,三楼是湖南白泥湖强制隔离戒毒所驻平江县城关镇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
  
  60岁的苏云(化名)每个月都会来这里做尿检,吸毒19年的她,在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的照管之下,已经保持了两年多的“操守”。她说,余下的人生原以为会定格在强戒所,却没想到从这栋楼里重启。如今的她,除了给子女在外地的八十岁老两口做饭,洗衣,剪指甲,闲暇之余便会来工作站里坐坐,“跟徐懋、陈慎他们拉拉家常。”
  
  从昔日“管不了”的吸毒“大姐大”,到如今“管得好”的禁毒志愿者,这只是平江县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管控帮扶下的一个缩影。
  
  苏云口中的陈慎和徐懋,是白泥湖强戒所的民警,2014年初被分派到平江驻点,建立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从建站初期周遭人的不理解,求着别人来,到现在戒毒人员自愿来、带人来,他们努力了两年半。
  
  “如果把禁毒比作一场战争,那社区戒毒将是以后的主要战场。”白泥湖强戒所副所长潘建强说,要努力摸索出可以全国复制的经验,“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湖南省戒毒管理局副局长张军表示:平江县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目前进展得很好,实现了戒毒机关与当地政府、公安等部门综合性的无缝对接,利用强戒所的人力、能力、经费对社区戒毒人员实现精准管控,也是今后戒毒工作全面布局的需要。
  
  建站初期 :干群不理解,戒毒人员难控管
  
  很少有人知道,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建站初期,经历了多少困难。
  
  很多人也和苏云一样,一开始对社区戒毒不理解、不支持,也曾一度让工作站难以为继,甚至变成一个空架子。
  
  平江县城处在三省交界之间,既是一个贫困县,又是一个人口和劳务输出大县。毒品渗入的渠道宽,吸毒人员总量比逐年增长。据平江县禁毒委调查报告显示,目前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有近六千人,毒情十分严重,已经严重威胁到平江县社会治安稳定和社会经济发展。
  
  2014年初,湖南省白泥湖强制隔离戒毒所根据《禁毒法》《戒毒条例》,以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的要求,秉承依托社会、服务社会、对接社会大戒毒大矫治理念,与平江县禁毒委、平江县城关镇人民政府联合共建平江县城关镇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
  
  大家满怀信心,当年3月,在城关镇画桥社区居委会,一间办公室,一张桌子,两名专业民警,加上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工作站最初就这样试运行了。
  
  “胆战心惊”,画桥社区居委会书记罗建国这样来形容自己当初的心情。听说要在画桥社区建站,不仅附近的居民炸开了锅,包括罗建国自己,内心都是极度矛盾的。“别说老百姓了,我心里都害怕,不懂政府为什么要在这里搞个戒毒工作站,每天这么多吸毒人员出入,万一发生了偷摸盗抢等案件怎么办?”
  
  群众、包括部分干部的不理解,仅仅是一方面,建站之后遇到的最大的问题还是人——站建起来了,戒毒人员却没有来。
  
  “当时,通过当地公安来工作站建档的戒毒人员有12个,但我们真正能够控管到的只有两个人,不到两个月时间,连这两个人也走了。”陈慎告诉记者,当时他和徐懋都是上门找人来。平江县城背街小巷很多,有些地方汽车开不进去,徐懋就从家里把摩托车拖来,和陈慎两人穿着便服,带着工作牌,骑着摩托走街串巷,拿着当地公安提供的戒毒人员档案,一家一户地找。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两人毫无收获。这些人员要么下落不明,要么将两人拒之门外。“当时感觉特别委屈,去别人家里好像是我和徐懋犯了事似的。群众根本不明白你来干什么,工作站是做什么的。防备心很重。”
  
  打通渠道 :从上门找人到别人自动上门
  
  “明知道平江县在社会上流窜的吸毒人员至少有上千人,可怎么才能让这些人来接受控管?”这让白泥湖强戒所副所长、主管社区戒毒工作的潘建强焦急万分。那一个月里,潘建强九次来平江。不能就这样让工作站中途夭折,得改变方法。
  
  此时,有个人进入了潘建强的脑海。他是平江县城关镇政法委书记杨俩保,他同时兼任平江县公安局副政委。
  
  潘建强说,“社区戒毒工作站要真正立起来,单凭我们的资源太少了,民众的支持是基础,当地政府的支持才是最大助力。”随后,潘建强迅速与杨俩保对接,通过商讨,达成一致意见共同推进工作站的工作开展。第一,重新选址建立一个功能设备齐全的社区戒毒工作站,在收纳社区戒毒人员的同时,做好禁毒宣传工作。第二,社会上的吸毒人员很少能在家,唯一集中的地方肯定是拘留所,通过政策支持,从拘留所直接找人。
  
  2014年12月,白泥湖强制隔离戒毒所选址平江县城关镇画桥社区绿池小区,随后,驻平江县城关镇社区戒毒(康复)指导站、平江县城关镇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两站并建,一体运行的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正式挂牌成立。
  
  2015年3月和9月,平江县委县政府分别召开会议,专题研究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以会议纪要的形式明确了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的经费、人员、考核等有关要求。2016年,平江县禁毒委制定并下发了《乡镇社区戒毒(康复)工作考评办法》,明确了考核奖惩机制。
  
  尽管那时罗建国的办公室里每天挤满了绿池小区的居民,他还是硬着头皮顶住了压力。在劝导群众的同时,罗建国也在说服自己。“要做好群众工作,自己首先得了解。”随后的日子里,他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往工作站跑,了解社区戒毒知识,跟着民警一起走访、慰问戒毒人员家庭。
  
  渠道一通,事情就变得好办了,工作站逐渐有了起色。从一开始徐懋和陈慎每天去拘留所给吸毒被抓人员一个一个做工作,到后来公安直接对接,凡是开具社区戒毒的人员必须来站里报到。2014年底,工作站建档的社区戒毒人员达到了近60人。2015年,工作站实际控管人数达到180人。
  
  工作方式 :
  
  努力和戒毒人员交朋友
  
  “徐懋,走,胡某跟他老婆又吵架了。”顾不上打伞,两人转身就从工作站往外跑。
  
  城关镇某小区,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区里行人很少,徐懋和陈慎刚来到2单元门口,就听见楼上传来打闹声。两人对视一眼,缓了口气,便钻进楼道。
  
  记不清这是他们第几次上门调解了。自2015年,胡某在画桥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建档以来,每月的不定期尿检和心理干预,让其对毒品的戒断已经初见成效。
  
  但因长期吸毒对大脑造成的伤害,胡某时常还会出现幻觉,怀疑自己老婆跟别人有染,导致夫妻俩经常吵架。每当这时候,胡某的母亲总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徐懋他们,“家里人说话不听,只听你们的。”
  
  除了日常对社区戒毒人员的照管,陈慎和徐懋笑称自己还肩负起了社区民警或是人民调解员的任务,但两人很享受,也很欣慰。“回想起当初建站,连控管的人都没有,现在这样真的感觉很幸福。”
  
  “懋哥,我今天在外地,赶不回来做尿检,明后天来你这报道。”就像徐懋和陈慎说的那样,熬过了最艰苦的那段,如今的工作站变得很热闹,他们俩也成了整个画桥社区的红人。繁忙的上午,徐懋和陈慎的电话总是铃声不停,他们一边和上门来的社区戒毒人员寒暄,一边忙着接打电话。
  
  前来验尿的戒毒人员刘某告诉记者,每周他都要来这里报到。站内的6名工作人员,来自当地政府、禁毒办、派出所、司法所和白泥湖强制隔离戒毒所等不同部门,他们都很热心,每次来站总是嘘寒问暖,帮助她解决实际困难。
  
  控管的人一多,事情也紧接着多起来,徐懋和陈慎经常周末还得留在工作站加班。有时候忙不过来,他们索性把女儿接到工作站,以方便照看。或是买一大堆菜,到家庭关系不好的戒毒人员家里亲自下厨做饭吃。
  
  强戒所的工作经验使他们知道,一个吸毒人员的背后,必定有着一个不幸的家庭。而往往又是家人的冷漠与社会的不接纳,让他们失去生活的信心,从而又踏上吸毒的老路,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因此,在社区工作站,和戒毒人员交朋友是他们的工作方式,“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同时,社区戒毒工作站还在组织戒毒人员集中学习,开展心理初筛和心理辅导、组织公益活动的基础上,帮助戒毒人员一对一解决低保、医保、就业等实际问题,帮助他们走出生活困境,感受社会温暖,重振生活信心。
  
  涉毒挂牌县变为禁毒达标县
  
  在3年时间内,平江县内社区戒毒工作站社区吸毒人员建档达到649人,实际管控554人。
  
  3年里,平江县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依托社区警务室,通过摸排,准确掌握了辖区内吸毒人员的动态数据。对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而未予以社区戒毒的,让其自愿接受工作站的管控;对予以强戒或严重违法的社区戒毒人员送省白泥湖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强制隔离戒毒;对未予以社区康复的解除人员纳入工作站进行后续照管,真正做到了精准管控。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警方抓了吸毒人员之后,如果吸毒人员一直没有戒断,是不能乘坐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出行的,只要是需要身份验证的地方,都会出现红色报警,让他们寸步难行。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只有到社区工作站,做到在工作站控管下,三年不复吸,再由我们出具证明,当地警方便可以消除限制。”潘建强告诉记者,以前社区戒毒往往是无经费无机制无保障无场所,如今已是有人管事有人做事有钱办事,而且有了场所有了机制。
  
  根据毒情形势分布,平江参照城关画桥社区戒毒工作站建站模式,已在城关镇中心外的南江镇、余坪镇、长寿镇建立了3个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站,并向外延伸,在上塔、梅仙、安定、伍市、虹桥5个乡镇各建立了一个一般工作站的样板站,由戒毒管理局安排专人驻站进行业务指导和培训。下一步,平江全县将按照“1+3+5+N”的层级网络布局,在有10名以上戒毒管控对象的乡镇建立一般工作站,按照中心辐射周边的原则,由中心站为周边站提供管理经验,实现社区戒毒(康复)指导站的县域全覆盖。
  
  “如今,平江县社区戒毒(康复)工作已形成政府主导,公安部门主力,司法行政部门指导的‘三位一体’运行模式。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自觉参与进来,自发监督和帮助社区戒毒人员。”潘建强说。近两年来,全县涉毒案件、“两抢一盗”案件明显下降。特别是平江县城关镇北街,过去是老百姓不敢去的吸毒聚众地,如今已创建为全县平安街,大大增强了群众的安全感。平江也由原来的涉毒挂牌县变为湖南省禁毒工作达标县。
  
  这种效果是长远的,看得到的,潘建强表示,湖南省戒毒管理局将携手平江县政府,共同打造社区戒毒(康复)示范县,着力解决长期制约社区戒毒的老大难问题,形成可推广可复制可借鉴的经验,最终使社区戒毒(康复)真正成为政府及各有关部门乃至全社会共同关注、深度参与、有机融合、共同发力的一项工作。
  
  只是,提起这个前景,潘建强仍然显得很凝重,“如果把禁毒比作一场战争,将来的主战场必定是社区禁毒。然而,社区戒毒的战线不能只停留在平江,要形成全国复制的经验,很多决定性的因素并不是掌握在强戒所手中,还要依靠地方政府主导,包括财政与人员支持,以及整个社会对戒毒人员这个群体的认知必须改变等等。路很长,很艰辛,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温情故事
  
  “他们把我当朋友”
  
  回想起自己吸毒的那段日子,苏云仍然泪流满面。曾几度欲轻生的她,靠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想法,放纵自己。
  
  2016年春节前夕,因为吸毒,苏云再次被儿女从家里赶出来。
  
  那天晚上,很冷。她拿着装着几件衣服的行李袋,身无分文,坐在河边的石凳上。“想了很多,痛恨自己没用,却又不知道怎么办。”不知坐了多久时间,苏云才起身,哆嗦着朝家政公司走去,她想在那里或许能找到落脚的地方和事情做。
  
  “内心想戒,戒不掉。”长时间吸食海洛因、麻古和冰毒的她,曾尝试过戒毒,都以失败告终。“把我全身都绑着,钻心的痛,像是上万只蚂蚁在咬。”苏云说,身体上的疼痛还能挺,最难戒的是心瘾。“家里人嫌弃我,周边人躲着我,我就像个怪物般在等死。”
  
  自卑与孤独充斥着苏云的内心,让她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久而久之,便又和毒友们聚在一起,她说只有那样,才能获得些许存在感。
  
  偶然一次机会,苏云听人介绍,画桥有个社区戒毒站搞得不错,可以帮助她。
  
  社区戒毒,对于当时的苏云来说,还是个陌生的词汇。之前没有接触过,不知道是种什么模式。“会不会又叫公安机关的来抓我啊?”但别无选择的她,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进了画桥社区那栋三层小楼。
  
  位于三楼的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内,建有禁吸戒毒宣传区域、办公室、尿检室、接待室、心理咨询室、多功能室“一区五室”,格局清晰,设施温馨,墙壁上还张贴着各种活动的照片。
  
  这里来往的人不少,接待室里不时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气氛很是轻松,让苏云稍稍安定了些。当天接待她的正是徐懋和陈慎两人,“他们穿着便装,很热情地将我引到接待室,还泡了杯热茶给我,跟我聊天。”
  
  “姐姐,您多大年纪了?女儿现在在哪里?有没有低保……”在一个多小时的聊天里,徐懋和陈慎的谈话彻底让苏云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没有嫌弃我,还把我当朋友一样看待,问我的情况,非常关心我。”
  
  第二天,苏云便决定在工作站登记建档,下定决心戒毒,成为这里的一员。而她的人生,从这里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戒毒典型
  
  昔日瘾君子成戒毒标兵
  
  “吸毒人员的圈子其实很小,社区戒毒工作站的事情逐渐便一传十、十传百,慕名而来的戒毒人员越来越多。”潘建强介绍。
  
  如今,苏云已经成为社区戒毒成功的典型。已经两年没有复吸的她,现在自食其力,给一家儿女在外地的八十岁老两口做饭,打扫卫生。同时,她还参加社区戒毒工作站组织的登山、进养老院帮老人等阳光活动,体会生命的意义,并且经常去社区、学校现身说法。
  
  苏云告诉记者,家人曾一度反对她去现身说法,觉得“丢脸”。她说“怕什么,是他们把我带出了苦海,我就要懂得感恩,要回报社会。现在我能挺直腰杆做人了,去年开会的时候政府还表扬我,评我为标兵,奖励一千元,这是我靠自己的努力换来的。”
  
  与苏云一样,也是社区戒毒标兵的凌泉(化名),吸毒已有十几年,曾因吸贩毒八进宫。凌泉说,他最后悔的事情是自己把弟弟也带进了毒窟,目前因吸毒,弟弟还处于精神异常的状态。
  
  面对亲人朋友的远离和父亲的临终嘱托,凌泉下定决心戒毒。2015年,通过当地派出所的介绍,凌泉到社区戒毒工作站登记建档。起初,他和苏云一样,也对工作站持怀疑态度,本想应付了事。不料来了之后,驻站民警一个握手,一杯热茶,促膝长谈两个小时,打开了他的心,“我很敏感,但是我感觉得到,我没有被排斥。”
  
  一个星期后,凌泉接到徐懋的电话,希望他来参加站里举行的心理辅导课程。渐渐的,一有时间凌泉就会来站里坐坐,他说现在自己很有成就感,不仅成为别人眼中成功戒毒的榜样,并且以身说法,带了很多以前的毒友过来戒毒。目前,凌泉开了一家手机店,“我是一个正常人了,在女儿面前有底气,有自信了。”
  
  心态同样发生改变的还有罗建国。戒毒工作站这几年工作下来,罗建国的心也逐渐放下,并且有了新的感受,他说,社区戒毒刻不容缓,又功在千秋,工作站建立后,社区里是来来往往不少吸毒人员,但他们都是有心戒毒的,截至目前,不仅没有发生一起因戒毒人员引起的案件,更让人他始料未及的是,如今画桥社区里发生的吸毒行为几乎绝迹。而他,也成了社区戒毒宣传的半个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