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官员女儿收受贿款用来美容旅游
更新于:2017-03-20 21:27:15 来源:法制周报
   “我的贪婪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落马后,高建国如此忏悔。
  
  张家界市政协原副主席、张家界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高建国,确实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在高建国的贪腐路上,女儿、妻子俨然成了他的“经纪人”。女儿的美容费、妻子的住院费、房屋装修费、电视机、相机等均是高建国受贿所得。
  
  张家界市政协原副主席高建国案二审宣判
  
  官员女儿收受贿款用来美容旅游
  
 
  柴新竹/图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雷鸿涛
  
  2001年8月至2012年12月,高建国任张家界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2012年12月起任张家界市政协副主席。2001年至2015年期间,高建国利用担任上述职务的便利,为他人在土地、矿产拍卖、土地使用权权证办理、涉土地纠纷解决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81.72万元和港币18.5万元、美元1万元。
  
  去年7月,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高建国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人高建国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人民币。检察机关扣押被告人高建国的相机、银行卡等予以没收,上缴国库。高建国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日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高建国的上诉,维持原判。
  
  受请托为他人谋利数千万元
  
  高建国贪腐主要集中在任张家界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
  
  吴谢安、凌帅系湖南大为拍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也是向高建国行贿最多的行贿人。为感谢和取得高建国的帮助,2006年至2015年,吴谢安、凌帅先后9次直接或通过高建国之妻、女儿送给高建国财物折合人民币247.72万元。
  
  2004年下半年,吴谢安、凌帅了解到张家界市慈利县有镍钼采矿权拍卖。经人介绍,两人认识了高建国。吴、凌向高建国提出承接大浒镍钼采矿权拍卖业务的请托,高建国表示同意。
  
  后经高建国决定,吴谢安、凌帅与张家界市国土资源局签订了委托拍卖合同。拍卖后,吴谢安、凌帅获利60余万元。
  
  此后,双方越来越默契。通过高建国的帮助,吴谢安、凌帅又承接了张家界市监狱地块、张家界市子午西路魏家坪地块、张家界市烟草仓库地块、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喻家嘴地块等拍卖业务,共获利2000余万元。
  
  吴谢安的证言显示:“我送大额钱财给高建国及家属,一是为了保持好业务关系,希望继续关照公司;二是想回报国土局;三是为了顺利拿到佣金。”
  
  妻女成贪腐“经纪人”
  
  高建国受贿的贿款大部分是通过其妻女收受。
  
  2006年春节前,吴谢安请高建国在长沙一家饭店吃饭。高随意说了一句,包厢里的液晶电视机好。过年后不久,吴在长沙买了一台7000多元的长虹液晶电视机送给高建国的妻子。
  
  2009年1月的一天,高建国打电话要吴谢安陪其妻到省政府附近九峰小区选房。第二天上午,吴拿了40万元送到九峰小区售楼部,交给了高建国的妻子。
  
  2009年年底的一天,高建国联系吴谢安,表示想要女儿去吴的公司上班。吴谢安对高建国的用意心知肚明。2010年10月的一天,吴谢安凑齐100万元交到高建国女儿的车上。
  
  据高建国女儿的供述:她从100万元里拿出20万元用于美容、旅游,其余交给了父母。
  
  2011年5月的一天,吴谢安在长沙市芙蓉区万家丽路某酒店前停车坪,送给高建国女儿人民币50万元。这50万元,高建国的女儿交给了父母。
  
  2010年下半年,高建国的妻子在湘雅三医院住院。商人谢某为与高建国搞好关系,在今后承接张家界市土地平整项目业务方面得到关照,送给高妻2万元,并支付了其体检费。
  
  此外,高建国在干部录用、选拔任用中利用职权为女儿谋取利益。2010年9月,高建国主持召开局党组会议,在会上隐瞒其女儿不具有干部身份、工作单位的事实,决定将其女儿直接调入慈利县国土资源局。2012年12月,高建国主持召开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任命女儿为主任科员。
  
  忏悔侥幸心理害了自己
  
  高建国在忏悔时说:随着自己职务的提升,各项荣誉随之而来,各种赞扬声随处可听,一有时间不是喝酒就是玩牌,不说是花天酒地,经常一天到晚醉醺醺、脸红耳赤。
  
  “2004年、2008年,自己没有进入更高一层职务,从而产生逆反心理,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别人一看有机可乘,随之给你献殷勤,使你往套里钻,越陷越深,无法脱身。对待红包礼金,过去是一概不收,后来只要不是明显有权钱交易现象,且又不是生人的和大额度现金的,都基本上收下,再后来甚至是送贵重物品、送现金都理直气壮地收下……”
  
  除了把赃款用作购房款、住院费、美容费之外,家里的装修款,高建国也叫商人过来埋单。
  
  2006年上半年,田圣安经营的张家界新家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取得张家界市委四号院土地使用权。在开发过程中,田圣安多次找高建国帮忙调整红线规划、办国土证等。2009年3、4月份,高建国要田圣安介绍几个人把房子装修一下,田明白高的用意,2010年为高支付了26万元的房屋装修款。
  
  “侥幸心理害了自己,拿别人的钱时不计后果,认为只有两个人知道,只要双方不说就没有问题,或没有大问题。”高建国忏悔时说,他平时从不反省,自认为组织上查不出来,没想到越陷越深,最终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