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公诉人首次讲述曾锦春案背后的故事肖智伶 :公诉人的不枉与不纵
更新于:2017-03-14 09:56:29 来源:法制周报
  
  
  
  【人物档案】
  
  肖智伶:1976年11月生,1995年7月招录至湖南省株洲市检察院,2007年2月遴选至湖南省检察院工作,现任该院公诉三处办案科科长。从检22年,在公诉岗位工作13年,曾办理了湖南省郴州市纪委原书记曾锦春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李晓希受贿案等一批大案,荣获全国优秀公诉人、湖南省十佳公诉人等荣誉称号,并多次立功受奖。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雷鸿涛 通讯员 张吟丰 廖远哲
  
  不枉不纵,肖智伶说,这是一名公诉人必须做到的。
  
  肖智伶是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三处办案科科长。
  
  在办理一起死刑二审案件时,她发现了关键性问题:被告人抢劫时将被害人的右腿砍伤,但司法机关并没有作伤情鉴定。
  
  此外,被告人主动交待了10次抢劫犯罪,但并未被认定为自首。
  
  “不枉不纵是我们的原则,保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同样是我们的职责。”肖智伶说。后该被告人二审被改判死缓。
  
  同样也是一个死刑案件,只不过这个案件,她通过补充证据维持了死刑判决。
  
  在一起贩卖毒品案的二审审查过程中,通过她的努力,发现被告人还另外涉嫌200余万元的毒品交易。该被告人最终被核准死刑。
  
  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肖智伶讲述了她的办案经历,其中就包括曾锦春案背后的故事。
  
  奖励款还是受贿款?
  
  2008年,肖智伶参与办理了郴州市纪委原书记曾锦春受贿案,由于该案系郴州腐败系列案中受贿数额最大、犯罪情节最严重、社会影响最恶劣,且系该系列案中唯一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被告人等因素,被舆论称作“三湘第一受贿案”。
  
  “在该案庭审过程中,有一笔关于曾锦春在府前街项目中利用职务便利为黄某谋取相关利益后,要黄某帮其退还的市政府奖励款19.2万元是否构成受贿罪的问题,控辩双方的争议颇大。”肖智伶告诉记者当时情形特别激烈。
  
  辩护人提出:“该笔奖励款系曾锦春应得,且黄某是将钱交到了市政府。要认定曾锦春该笔系受贿,则要认定市政府奖励给曾锦春的奖金为受贿款。这与法律规定不符。”
  
  “曾锦春要黄某帮其退还奖励款的行为是一种表现形式特别的权钱交易。因为府前街项目不是真正的招商引资项目,因此曾锦春本不符合获得市政府奖励款的条件。”肖智伶说,且省纪委也明示这笔奖励款曾不应得,曾锦春决定退钱但又不愿意自己退钱,因为府前街其利用职权为黄谋了利,便想起了要黄某帮其退钱。而就黄某而言,对曾锦春在该项目中为其谋利是心中有数的,既然曾要其帮曾退钱,那当然得照办。
  
  肖智伶当庭答辩:“因此,两人行为的实质,就是黄某为了感谢曾锦春在府前街项目帮其谋取了利益,按曾的要求用钱帮曾办事,该行为已经具备受贿犯罪的构成要件,应以受贿罪论处。”
  
  对于辩护人辨称曾锦春手里的钱不是受贿款,而是奖励款的问题,她提出辩护人忽视了一个事实:“钱本身只具有财产属性,其所附加的社会评价,是基于人的行为所产生的。同一笔钱,如果通过合法手段获得,它就是合法收入;如果通过犯罪手段获得,它就是赃款。”因此,本案中,从黄某帮曾锦春还款的那一刻起,曾手里的19.2万元的性质就发生了转变,不再是奖励款,而是贿赂款。
  
  她对该问题的精确且详细的答辩获得了法官和旁听群众的认同。后曾锦春因收受或者索取贿赂共计3123.82万元,并有952.72万元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一审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判处死刑,二审法院亦维持了一审判决。
  
  不枉亦不纵
  
  2006年,刚借调到湖南省检察院开始办理死刑二审案件的她,就建议对杨某抢劫案改判死缓。
  
  被告人杨某等人自2004年5月22日至2005年7月15日期间,实施抢劫作案11次,共抢得财物3万余元。其中一次,被告人将被害人谭某的右腿砍伤,但案卷中没有相应的伤情鉴定,而恰恰该伤情是否构成重伤是对杨某适用死刑的关键情节,公安机关称当时没有想到要找被害人调取相关证据。
  
  肖智伶直接电话联系被害人谭某,要其将当时诊断证明复印过来,经询问法医,需要对其本人的情况进行伤情鉴定才能最终确定。
  
  为了准确确定伤情,她要求原一审办案的湘潭市检察院尽快对谭某的伤情进行鉴定。后鉴定结论是谭某所受损伤为轻伤。根据该鉴定结论,已不宜再对谭某在二审庭审中发表维持死刑意见了。
  
  关键性的问题刚解决,新问题又出现了。她在审查案件的过程中发现,杨某是因第11次抢劫犯罪被抓后,在办案干警的教育下,主动交代了以前的10次抢劫犯罪,并主动交代了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2次盗窃犯罪事实。根据法律相关规定,杨某具有坦白的酌定从轻情节和特殊自首的法定从轻情节。
  
  但公安机关、一审检察机关和一审法院在审查该案时均忽略了该问题,未认定杨某自首,辩护人也未提出该辩护意见。
  
  她找公安机关重新核实该情况,并要求出具相应的情况说明。
  
  在二审开庭时,她当庭补充了相应的伤情鉴定和情况说明,建议二审法院认定杨某抢劫犯罪中的坦白情节和盗窃犯罪中的自首情节,并发表了建议二审从轻判处的意见。
  
  休庭时,杨某的辩护人对她说,他为忽略了这一情节感到惭愧,感谢肖智伶做了辩护人该做的事。
  
  “不枉不纵是我们的原则,保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同样是我们的职责。”肖智伶回答道。后杨某二审被改判死缓。
  
  同样也是一个死刑案件,只不过这个案件,她通过补充证据维持了死刑判决。
  
  2014年,她办理的谭某等人贩卖毒品案,是一个有16名被告人,6个上下线层级,涉及168笔毒品交易的特大毒品案件。
  
  被告人谭某2011年7月至2011年9月,先后19次共计用毒资60余万元从上线周某、曹某等人处购得冰毒等毒品共计2940克用于贩卖,因贩卖毒品数量大被一审判处死刑。
  
  在二审审查过程中,她发现侦查机关在办理该案的过程中过于依赖口供,对客观证据的调取有所忽视,相关毒品交易的网银交易缺乏相应的书证证明,且毒品上线要么是零口供,要么就已翻供,其本人和毒品下线也均已翻供,现有证据达不到死刑案件的证据标准,足以影响对谭某死刑的维持。
  
  法院承办人也明确提出:该案如果不能补充相关证据,很难作出维持原判的决定。
  
  她在梳理证据的过程中发现该案被告人还有其他毒品交易的可能性,于是列出详细的补证提纲,通知侦查机关扩大调取证据的范围,并积极协调相关部门配合侦查机关取证,结果发现谭某还另外涉嫌200余万元的毒品交易。
  
  谭某最终被核准死刑。
  
  尊重辩护人
  
  对待辩护人,肖智伶总是给予充分的尊重,无论庭上还是庭下。她认为,由于定位的问题,我们的思维很容易有盲点,而辩护人的意见则能够提供有效的帮助。
  
  2013年,在办理的何某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二审上诉案过程中,她就采纳了辩护人关于部分被告人不构成该罪的意见。
  
  何某等41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是长沙市影响较大的案件,被告人何某等人通过在马王堆蔬菜市场及周边地区经常实施打架斗殴、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案一审公诉机关起诉指控全案被告人均系何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但一审判决则分别认定了以何某为首的30余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汤某为首、张某、王某积极参加的是另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
  
  二审审查过程中,汤某等人的辩护人提出其3人均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肖智伶仔细审查案件后,认为从现有证据看,汤某三人虽组成“小米椒”公司垄断市场的经营,但该组织规模小,实施垄断经营的时间短,实施违法行为的次数不多,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条件,辩护人的意见符合本案实际情况。
  
在二审庭审时,她当庭发表了3人不构成该罪的倾向性意见,被二审法院采纳,判决3人均不构成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