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染毒准大学生的“重生”
更新于:2017-01-18 21:20:25 来源:法制周报
   为挣学费入“毒途”    强戒所“以爱攻毒”助重返校园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   实习生 邹游赤子 /文  伏志勇 /图
 
  他们的人生将从这里重新启航
  
 
  白泥湖强戒所民警走访戒毒人员王某家庭,开展困难帮扶
  
 
  白泥湖强戒所积极组织戒毒人员开展运动康复活动。图为戒毒人员体能康复项目——太极拳
  
 
  白泥湖强戒所邀请戒毒人员家人走进场所,开展“感恩关爱,情暖场所”亲情帮教活动
  
 
  民警带领来所的学生进行禁毒警示教育
  
  1月13日,重庆。
  
  还在书桌前的小威(化名)裹了裹身上的棉衣,看着窗外被寒风吹动的树梢,又埋头继续着手头上的文案。
  
  近半年来,小威一直持续着这样的加班,已是大四的他,目前在一家网络公司就职。
  
  充实,紧张的生活让他很满足。他说,上天给予了他第二次生命,就得好好珍惜。
  
  四年前,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和一张强制戒毒通知书同时递到了小威的手中,他曾一度绝望、灰心,对生活甚至生命失去信心。
  
  在湖南白泥湖强戒所民警们的帮扶下,小威逐渐走出阴霾,并重回大学校园,开启了他新的人生。
  
  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
  
  “农村的孩子,读书是唯一的出路。”
  
  从小,父母总会不厌其烦地灌输这个思想,小威内心很反感,但也不得不接受。
  
  小威是重庆石柱县金花村人,父母靠种黄连为生。在他们村,祖祖辈辈大都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大山。
  
  因为贫穷,12岁的小威早早承担起家里的重担。每天放学回家,除了照顾弟弟,还得上山砍柴,做好家里几口人的饭菜。尽管还是小学生,双手却早已布满老茧,关节粗大。
  
  从村里到镇上需要走两个小时。每次路过那条弯弯曲曲,通往村外的公路,小威总会情不自禁地多看几眼。
  
  逢年过节,因考上了大学,在城里当公务员的表哥表姐偶尔会回来,在小威的眼中,他们总是穿得很体面光鲜,连头发都感觉比其他人要亮。
  
  这让小威更加坚信读书是一个好的出路。他开始更加努力学习,每天除了做家务,还规定自己得记多少单词、背多少书。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考出去,考到县城最好的中学。
  
  小威做到了。初中毕业后,小威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城一中。
  
  从县城回家,需要坐三个小时的汽车,再走一个小时的山路。
  
  小威平时都住校。一个月,他有200元的生活费,尽管少得可怜,但他仍有着自己的打算。
  
  “别人吃5元的饭,我吃4元的。”他把每天节省下来的钱悄悄地存起来。他也会羡慕同学穿200多元一双的鞋,而他就只能穿30元的鞋。
  
  那时,刚进高中的小威,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就想我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想要的东西,我要自己出去挣钱。”
  
  暑期打工误入赌窟
  
  2012年7月,高考之后的那年暑假,为了挣大学学费,小威拿着高中三年节省下来的钱,投奔了在湖南长沙的老乡。
  
  老乡具体从事什么工作,小威事先并不清楚。他简单地认为,只要能挣钱,不管什么他都愿意做。到长沙一段时间后,他才知道老乡是和朋友一起开赌场。
  
  没有出过远门,能在异乡有熟人,对小威来说,感觉很亲切。吃住都和老乡在一起,没有具体的活,老乡就让小威帮着打点杂,买买东西、打扫卫生,不定时给点生活费。“感觉他挺有本事的,也会赚钱,心里很服他。”
  
  直到有一次,小威撞见了让他这辈子痛恨至极的东西。
  
  那是在老乡家里,小威看见他正在桌上摆弄一些白色颗粒,小威很好奇,问这是什么,老乡说是能让大脑兴奋的东西,就像抽烟一样,边说还边让他坐在旁边,看其演示。
  
  “水会咕噜咕噜地响,还有烟出来。”老乡让他也一起来,带着好奇与逞能,小威就这样第一次尝试了。直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他才知道那叫冰毒。
  
  “我不知道什么感觉,就是睡不着觉,很兴奋。”这之后的几天里,小威像着了魔一般,在老乡的召唤下,又试了一次。
  
  不过这次,出事了。小威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人敲门,开门后,警察进来了,要小威和老乡不要动,他们搜查了家里存放的毒品,并将小威和老乡带到派出所,两人的尿检结果均呈阳性。
  
  因吸毒,两人被拘留10天。“当时我特别后悔,想立马回家。但老乡告诉小威,这并不是毒品,它的化学成分就是甲基苯丙胺。并希望小威能留下来,帮他做点事情。“他当时没有和我说明要做什么,就说给我几千块一个月,要我九月份再回去。”
  
  在老乡的鼓动下,小威妥协了。钱的诱惑对他来说,很大。只是,小威后来才得知,老乡的另外一个合伙人是贩毒的,他们本打算利用小威不知情,给他们“送货”。
  
  只是,计划还没实施,他们再次落网了。
  
  “真的,什么事都不要抱侥幸心理,不该做的就一定坚持不做。我很庆幸,在没帮他们送货之前被抓了。”
  
  8月底的一天,一次老乡和广东生意上的朋友聚会时,叫小威过去。聚会上,他们又拿出了那些白色颗粒,说每个人都要玩,但小威推脱。
  
  “他们说你不吸就不是朋友。”心想马上要回家了,担心自己拿不到工资的小威,麻着胆子吸了第三次。
  
  这一次,不仅没能拿到钱回家,等待小威的是强制戒毒2年。
  
  9月4日,小威被送到了湖南省白泥湖强戒所。
  
  两份通知书
  
  “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完了,没有希望了,我要坐牢。”
  
  小威甚至试图用吞异物的方式来轻生。白泥湖强戒所教育科民警得知此事后,拿了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的书给他,让他什么都别做,就看书。“他们跟我聊天、讲道理,聊我为什么会进来,应该要怎么做,用什么心态去做。”
  
  在民警的鼓励下,小威逐渐冷静,并鼓起勇气给家人打电话。
  
  这一边是小威收到强制戒毒通知书的煎熬。另一边,却是老家欢喜地收到了小威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小威以530分的成绩考取了一本线。
  
  电话里,小威在哭,妈妈也在哭。小威心里知道,自己不能上学了。
  
  白泥湖教育科的民警得知小威被大学录取了,第一时间找他谈心。并着手积极做好帮扶工作。首先,教育科民警向大学发申请函,希望能以当地派出所监管的形式,让小威回校念书。只是,校方并没有接受此提议,他们担忧会对其他同学造成影响。
  
  “既然这种方法行不通,那就让他安心在这里学习,准备明年的高考。”教育科的民警们通过商量,决定做好两手准备。
  
  为了给小威提供好的复习环境,教育科的民警们没有让他与其他学员一起进行生产学习,而是让其协助教育科民警搞好全所教育工作,并为其专门安排了一间房,进行复习。
  
  每个月,小威也会接受戒毒所的心理辅导,民警会与小威以聊天的方式进行沟通,鼓励并安慰他,让他把内心的想法用文字的方式表达出来,若是出现一些问题,民警就会对其及时进行开导疏通。
  
  小威逐渐调整了心态。“从那时起,我学会了责任、担当,既然我敢于犯错,就要自己承担。我一定可以重新开始,不能让帮助过的人和家人失望,一定要考上好大学。”
  
  每天早上,小威6点钟起床,就去自习间记单词,将6本英语书的单词全部读一遍。7时20 分去食堂集体吃早饭,之后小威开始做练习题,上午是数学和语文,下午英语和写作。除了家里寄来的,干警们也给小威从当地学校拿了一些复习资料。
  
  从开始饭都吃不下,不说话,到后来,小威慢慢的脸上挂着笑容,他有点爱上了这里和这里的民警们。
  
  小威记得,那年入秋以后,天气渐渐变凉。小威当时还是脚踩一双烂布鞋,连一双袜子都没有,戒毒所的民警就将孩子的旧衣物,送给小威。知道小威家里经济困难,民警就会定期将钱打在小威的卡上,嘱咐他吃好点,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什么也别想,好好学习。
  
  期间,小威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到一些学校进行现身说法。他说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毒品的危害,不要因为一时糊涂断送自己的前程。
  
  起航新人生
  
  “我相信这句话,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
  
  除了让小威认真复习,期间,白泥湖戒毒所与小威的家人也没有放弃与湖南省戒毒局和学校进行沟通。
  
  终于,通过汇报小威一年以来在戒毒所的表现情况和考察,省局同意减免小威强制戒毒时间,学校也答应小威可以与下一批新生一起入学。
  
  得知这个消息后,小威说他高兴的一个礼拜睡不着觉。
  
  2013年8月24日,这天,是小威在强戒所戒毒满一年的日子,也是小威重获自己的日子。
  
  戒毒所教育科的干警一直将小威送上回家的列车,离别的瞬间,小威百感交集,有欣喜,也有对未来的担忧。一方面自己又可以上学了,一方面他也害怕别人对他的看法。
  
  9月1日,小威踏进了校园,主修电子科技信息。
  
  小威以往非常开朗,但到学校后,他不知道如何与同学沟通,“当时很多人围着手机玩游戏,我在一旁看着插不上话,也担心自己的过去。”这时候,他会想起白泥湖戒毒所教育科的干警们,“他们告诉我,要放下过去,现在是一名大学生了,有了新的生活和新的开始。”
  
  为了让小威安心上学,白泥湖强戒所一直与其保持联系,每年还会资助其几千元的助学金。
  
  慢慢地,小威开始融入集体,并开始尝试和同学一起在学校创业。今年4月,已是大四的小威,在一家网络公司就职。如今,他成了家里的经济支柱,除了接济家里的生活开支,他还负责弟弟的生活费和学费。
  
  小威告诉记者:“父母给予了我第一次生命,我该尽我的能力孝敬他们。而白泥湖强戒所对我的帮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也是我人生的一个新起点,让我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很多。
  
  对话潘建强
  
  让学员有尊严地戒毒
  
  潘建强 :白泥湖强戒所副所长
  
  记者:据了解,目前戒毒场所的医疗队伍还非常弱,强戒所在这方面有无创新?
  
  潘建强:针对这一情况,我们和湘雅医院、省人民医院联合,通过远程医疗的模式,减少戒毒人员体检时产生的误诊。医院出档案,专家诊断,通过互联网+医疗救护的形式,与社会资源对接,减少对戒毒人员的误诊。目前在全国,我们是第一家。
  
  记者:强戒所对恢复戒毒人员身体健康做了哪些工作?
  
  潘建强:学员进来之后,我们会先对他们的身体、心理、劳动、日常表现等做出诊断评估。再通过运动康复的方式,让戒毒人员有针对性地恢复身体健康。如,戒毒学员进所,首先要通过肺活量、立定跳远、五米三项、反应池等一系列测试。我们可以远程测定他是否处于亚健康的状态,身体素质差在哪一方面,以后要怎么锻炼,这就是运动处方。之后,我们就根据这个处方来进行锻炼。同时,我们配套建立了一些设施,提供康复场所。
  
  记者:对吸毒人员的心理引导十分重要,对此强戒所是怎么做的?
  
  潘建强:心理咨询,吸毒人员基本都有心理疾病。疑心很重,想法很多,思想不稳定,我们有将近30个心理咨询室,通过专业培训,针对个人情况,进行心理咨询,通过个体咨询,团体辅导,与他们沟通,通过心理咨询来干预,在戒毒所很重要。
  
  记者:白泥湖强戒所有一两千名戒毒人员,如何保障管理安全?
  
  潘建强 :我们有一两千名戒毒人员,管理难度很大。加之警力有限,光靠巡防死守是不行的。对此,我们对学员采取等级管理,针对不同程度的吸毒者,采取不同的管理制度,包括严管、普管、宽管、自管,并配备专门的考试流程。每一种等级都有不同的待遇,比如工资,吃饭,睡觉,购物,自由度等。
  
  记者:众所周知,吸毒者复吸率很高,对此,强戒所采取哪些措施?
  
  潘建强:吸毒者的复吸率高,很大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不能自食其力,没有生活来源,社会不接纳,亲人朋友不欢迎,所以又走回老路。对此,我们开展洗车班、绿化班、厨师班、理发班等,让学员离开时拥有一门手艺可以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