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永州“民告官”案异地审判抗干扰
更新于:2017-02-07 00:00:00 来源:法制周报
   4个基层法院集中管辖行政案件    行政机关“有权不再任性”
 
  
  近日,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法院开审一起“民告官”案    记者 何金燕/摄
  
  法制周报记者 何金燕  实习生 陈奕儒  通讯员 唐三伏 黄卫红 沈超
  
  “老百姓宁愿多走弯路,也要申请异地审案。”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郭红艳欣慰地说,仅8个月,她目睹了惊人变化,“老百姓‘吃了定心丸’,行政机关‘不敢再任性’,法官断案‘挺直了腰杆’”。
  
  2016年5月1日起,永州实施跨行政区域管辖行政案件,选定冷水滩、零陵、道县、宁远4个县区法院集中管辖行政案件。
  
  据统计,2016年,4个集中管辖法院共审结行政案件384件,调撤率达17.7%,行政机关败诉率为24.5%,巡回开庭审理案件148件。其中,冷水滩法院行政庭调撤率高达31.8%,行政机关败诉案率为31%,零陵区法院巡回审判率达100%。
  
  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罗重海看来,老百姓对公正司法的新期盼,恰好验证了改革成效,“以前,老百姓打行政官司总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如果赢了会‘想不到’,输了则属‘意料之中’。而实行异地交叉管辖,能有效剔除案件以外的不利因素,最大限度地把纠纷纳入法治化轨道解决,切实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教授黄捷认为,行政案件跨行政区划集中管辖,可有效排除干扰,“让非法行政行为在诉讼中败诉成为经常的事。”
  
  近日,本报记者走访永州多个法院,通过大数据和典型案例,全面解读永州法院行政审判的亮点和成效。
  
  公安局超期办案也违法
  
  “当法官20多年,在行政庭工作近10年。集中管辖后,更加体会到做行政审判法官的尊荣。”零陵区法院行政庭庭长龙智林感慨道。
  
  2017年1月6日下午2时30分,冷水滩区副区长吴春华和所有被告一样,端坐在被告席上,以行政机关首长身份应诉一起行政赔偿案。庭上,吴春华针对原告的诉求作了答辩。
  
  零陵区法院法官康明正主审此案,“这是永州集中管辖行政案件以来,零陵法院首次有行政首长出庭应诉。”
  
  2016年5月1日起,永州选定冷水滩、零陵、道县、宁远四个县区法院,跨区域管辖“民告官”案。改革后,当事人既可向集中管辖法院起诉,也可以在当地法院提交诉状。
  
  “充分保护老百姓诉权,让他们选择理性合法的方式表达诉求。即使增加时间、交通等诉讼成本,他们依旧坚信集中管辖法院能公正断案。”郭红艳告知,为了便于当事人诉讼、落实巡回审判制度,法院提议集中管辖法院到当地法院巡回开庭,“但原告‘不买账’,还是担心‘官官相护’。”
  
  其告知,试点工作虽只实行了几个月,但收效明显。老百姓通过行政诉讼表达诉求的意愿增强,对行政审判的信心显着提升。
  
  2015年5月23日,因修建围墙占用路面,江华男子唐军(化名)和弟媳左心(化名)发生吵闹,并相互殴打。当晚,当地派出所介入,立案调查此事。2015年9月1日,派出所组织双方调解未果。
  
  2016年6月7日,江华瑶族自治县公安局对唐军作出《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对其行政拘留3日。
  
  唐军不服,2016年7月5日,向道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处罚决定书,并赔偿其损失1729元。
  
  2016年8月19日,道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中,被告辩称,“在办案过程中,因纠纷双方是亲戚关系,唐军是人民教师。为了使原告在政治上不受影响,我们对该案着重调解处理。多次协调未果,才致使该案的处理超过办案期限。但是,我们做出的处罚决定仍是有效的。”
  
  法院审理认为,唐军和左心争吵并相互殴打,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局对唐军作出治安行政处罚,适用法律正确。
  
  主审法官冯宝英指出,“公安局超过办案期限作出行政行为,确属程序违法。但程序瑕疵并不影响对原告实体处罚的正确性,属轻微违法,故对原告作出的处罚决定不予撤销。”
  
  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公安机关办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过三十日;案情重大、复杂的,经上一级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
  
  法院据此判决,认定被告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但原处罚决定不予撤销,驳回唐军的索赔请求。原被告双方每人支付25元案件受理费。
  
  计生委证据采信存疑遭败诉
  
  永州中院行政庭庭长曾辉坦言,以前,行政机关行政行为出现问题,总感觉是在自家的“三分地里”,好消化、好协调。
  
  自去年5月实施异地审判后,行政机关“不敢再任性”。
  
  2015年6月,原江华县计生委接到群众举报,有村民通过江华某医院的医生王丽(化名),非法鉴定胎儿性别。
  
  为此,原江华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简称计生领导小组)从纪委、公安、计生、卫生等单位抽调人员,成立“两非”专案工作组,对涉案医生王丽立案调查。
  
  其后,王丽被开除公职。原江华县计生委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罚款2万元,没收非法所得400元。县政府行政复议维持该决定。
  
  王丽不服,将江华县卫计委和县政府诉至道县法院。
  
  道县法院一审认为,被告违反了行政处罚证据采信规则,采用的证据不合法。判决被告败诉,撤销原江华县计生委作出的处罚决定书。
  
  被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6年10月13日,永州中院二审此案。
  
  主审法官王焕江分析,王丽为一名孕妇进行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既不涉嫌犯罪,也不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为,不属于公安部门的法定职责。计生委将证人及王丽传唤到公安机关办案区进行调查,所作的询问笔录不能作为行政处罚的证据。
  
  其补充说,本案先是打击“两非”专案工作组进行调查取证的,所进行的调查全部是以专案组的名义进行的,而不是以具有该案行政执法主体的原江华县计生委名义进行。因为专案组本身并没有行政执法主体资格,所以,必须要进行证据转换。否则,取证的主体就是错误的,不能作为行政处罚的有效证据。
  
  据此,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罗重海指出,改革后,集中管辖法院不再审理本地行政案件,法院变得超脱,法官没有后顾之忧,公正执法更有底气,有效改变了过去人民法院有案不敢立、立了审不了的状况,在更大程度上有效防止和排除行政机关的干预,优化行政审判司法环境。
  
  行政机关“有权不再任性”
  
  “有权不可任性”,记者在永州中院行政庭一份裁判文书里面看到这句话。
  
  据悉,每次下达一份判决文书后,行政庭都会组织法官对案件进行评析。2016年度,永州中院行政庭案件质量合格率100%,裁判文书优秀率100%。一审案件被发改率和生效案件被再审发改率均不超过3%,长期未结案件、违法超审限案件保持零记录。
  
  约客户晚上在洗脚城洽谈业务,回家途中遇交通事故,能否认定工伤?
  
  2015年4月25日晚,某金融机构员工李文(化名)到客户唐某家洽谈ETC业务。后在一家足浴城洗脚,等另外几名客户前来洽谈业务。
  
  洗完脚后,李文独自骑电动车回家,不慎被一辆重型载货车撞伤。经诊断为左肺挫裂伤、左侧多发性肋骨骨折。该金融机构向永州市人社局申请对李文工伤认定,遭拒。李文将永州市人社局诉至冷水滩法院。
  
  2015年年底,法院两次开庭审理此案。
  
  被告认为,李文是在洗脚城洗完脚后,自驾电动车回家途中遇到交通事故,其受伤情形不符合“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规定。
  
  “因为当晚约了多名客户,有的客户先到,有的还没有到。考虑到站在路边时间很长,先来的客户提议,一起去洗脚,再一边等另外几个客户来。”李文诉称。
  
  法院查明,李文当晚去洽谈ETC业务是其工作单位分配的工作任务。李文等多人在足浴城一边洗脚一边洽谈业务,其行为可以认定是工作原因外出。在外出期间工作与洗脚处于连续状态,而不是工作完成后再进行私人聚会。其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符合因工外出期间、因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
  
  法院判决撤销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
  
  零陵区法院院长何小春感叹,现在办理行政案件,没有来自党委、政府的压力了。
  
  医学生“非法行医”之辩
  
  在曾辉看来,通过公正行政审判,最终推动法治进步,才是法官最大的荣耀。
  
  医学生毕业后暂未取得医师资格从事诊疗、临床实践活动,是否属于非法行医?
  
  2014年12月1日,临产孕妇汤某到永州市某附属医院就诊。医院安排执业医师唐某和医学毕业生龙某值班。
  
  当晚7点,汤某出现脐带脱垂时,唐医师正在ICU重症病房会诊。龙某见状,及时对汤某进行了监测胎声、阴道检查,并第一时间打电话告知妇产科副主任、二线值班医师张某(已下班回家)。张医师接到电话后,赶赴医院为汤某进行剖宫产,手术顺利。
  
  事后,汤某丈夫向市卫计委举报,请求调查龙否是否取得医师执业资质及是否非法行医。经市卫计委调查核实,龙某不属于非法行医。市政府复议,维持该结论。
  
  汤某丈夫诉至冷水滩法院,要求撤销市卫计委的《调查结论》和市政府的《复议决定》,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2016年10月,永州中院二审认定,龙某是在执业医师指导下进行实践活动,并未违反规定擅自独立使用药物、器械及手术等方法,对汤某的病情作出判断和消除疾病,故不属于非法行医。
  
  永州中院行政庭法官陈姬认为,界定医学毕业生是否构成非法行医,应分析医学毕业生的行为是个人独立行为还是履行职务行为。
  
  “医学生从毕业到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的医师,一般需要两年以上时间。如果将医学毕业生在法律规定内的临床实践活动界定为非法行医,临床实践的过程将变得有名无实。每一名医学毕业生对医学实践的探索都会无所适从,也必然导致医疗工作止步不前,直接关乎大众健康。”陈姬指出,目前,法律法规虽对医学毕业生临床实践活动有所规定,但比较模糊,“只有以法律形式明确医学毕业生临床实践活动的范围、地位、权利和义务,才能更好地培养医学人才,也才能更好造福广大民众。”
  
  对话 : 法官大数据解疑
  
  法制周报:这4起法院集中管辖行政案件于永州两级法院有何代表性?
  
  郭红艳:根据地方区域特征、案件数量、审判力量等多方面因素。我市下辖11个基层法院,历史习惯分南北两片。南片有6个县,北片有5个县区,各设2个集中管辖法院,既便于当事人诉讼,又符合历史习惯。改革前,有的基层法院行政庭仅1名法官,即存在‘1人庭’现象。有的法院全年只收案10件,受案数量少和分布不均衡。
  
  法制周报:实行审判异地化有何意义?
  
  郭红艳:2015年,全市基层法院一审行政案件中,行政机关败诉率为12.2%。2016年,全市集中管辖法院一审行政案件中,行政机关败诉率为24.5%。其中,冷水滩法院收案123件,行政机关败诉率30.91%。2016年,永州中院二审案件改判、发回重审仅17件,占上诉案件的6.2%。相比2015年的15.5%,下降了9.3个百分点。
  
  实行行政案件相对集中管辖,能够使案件数量少、办案经验缺乏的法院的行政案件,集中到具备审判优势的法院管辖。释放非集中管辖法院部分审判力量,专事非诉行政案件执行或者分流从事其他案件的审判工作。统一裁判尺度,倒逼行政机关从源头上规范执法。集中管辖法院和行政庭法官受到的干扰显着减少。
  
  法制周报 :“民告官”案上诉率如何?说明了什么问题?
  
  郭红艳:2016年,4个集中管辖法院审结384件行政案件,上诉案件199件,上诉率51.8%。中院审结一审行政案件92件,上诉32件,上诉率34.8%。
  
  行政案件有其特殊性,“民告官”的对抗性强,诉讼费用收取低,当事人服判息诉难,上诉、申请再审率高。行政行为“高效、便民”的要求与行政审判的“居中、公正”原则,有着先天的不协调因素。原告一旦败诉,就认为是法院与政府“官官相护”。
  
  法制周报:行政审判中还存在哪些瓶颈?
  
  郭红艳:2016年,全市非集中管辖法院收案133件,4个集中管辖法院收案427件,行政处罚案件占比38.8%。零陵法院收案130件,相比2015年,增加209.5%。2016年度,中院行政庭共审查起诉材料192件,立案受理一审行政案件88件,其余100多件均是不符合起诉条件的。
  
  老百姓眼中的“立案登记制”就等于“只要诉就该立”,只要不立,就上访。4个相对集中管辖法院出现案多人少局面,原有审判人员不能满足集中管辖工作需要。“告官不见官”问题仍然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