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一位诈婚媒婆的沉沦轨迹
更新于:2017-02-07 00:00:00 来源:法制周报
 
  看守所内的尹香
  
  法制周报见习记者 尹定文 实习生 陈奕儒 文/图
  
  年逾5旬的尹香(化名)混迹于10余个30岁左右的吸毒女组成的圈子,她们叫她“姐”,“姐”带着她们频频游走于一个个未婚的农村大龄男青年之间,相亲、收彩礼、彻底消失……以婚姻名义,曾经的媒婆尹香将别人的姻缘操持成了“生意”,游弋于法律的灰色地带。
  
  今年6月10日,尹香被警方逮捕。随后,她圈子中的成员也纷纷落网。
  
  12月8日,怀化警方披露,尹香涉嫌组织、策划婚姻诈骗,已被批准逮捕,并移送检察部门审查起诉。
  
  “陈仁进是谁?我不记得了”
  
  12月2日,细雨,怀化市看守所。
  
  52岁的尹香,因涉嫌组织、策划婚姻诈骗,已经在这里度过了194个昼夜。
  
  5月10日,溆浦县桥江镇人陈仁进在中方县城关派出所报案,称被骗婚。经调查,警方锁定了以尹香和潘某为首的婚姻诈骗团伙。
  
  6月10日,在怀化火车站,尹香落网。
  
  看守所内,尹香脸庞消瘦,双眼深陷布满血丝。
  
  “你还记得陈仁进吗?”
  
  “陈仁进是谁?”
  
  记者提醒,陈仁进是溆浦人,尹香偏着头思索良久,才慢慢问道,“是家里有个80多岁老娘的那个男人吗?”
  
  今年3月,尹香通过媒婆圈子联系到溆浦桥江镇媒婆夏青莲,称“有个女孩子要找婆家。”夏青莲找到正在装修房屋的陈仁进,称要带他去怀化看女朋友,并嘱咐其多带点钱。
  
  在怀化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宾馆,陈仁进见到了李一(化名)。“涂着口红,还涂着指甲油。”陈仁进对李一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准备离开。
  
  尹香见势立马对陈仁进说,她离过婚,人很老实的,是过日子的人。对于李一吸毒的事,尹香只字未提。陈仁进听信了尹的话,留了下来。
  
  饭桌上,陈仁进给四名媒婆每人500元,给李一680元。随后,他们一行来到李一的“父母”家。
  
  在收到陈仁进给的见面礼后,李父嘱咐陈,“我同意你们两个人的事,但你一定要对她好啊。”陈仁进做梦也没想到,这对“父母”是尹香一伙花几百元聘来的临时演员。
  
  离开后,他们再次来到怀化火车站,李一提出,要陈仁进给她700元为母亲买药,并约定次日去陈家。
  
  “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人”
  
  第二天,陈仁进租车将尹香和李一等人接到老家,李一看到陈家 刚修好的房子,非常满意。双方约定,农历三月初六,两人就订婚。陈仁进给了两个媒婆各600元,给了李一2800元的彩礼钱。
  
  陈仁进有女朋友了,这个消息在陈的老家传开。不少邻居看到李一后,纷纷摇头。“涂着口红,画着指甲,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人。”有邻居还跟陈仁进开玩笑说,“如果你这老婆没讨回来,钱又花掉了,对得起你每天吃酸菜的老娘吗?”
  
  对于这一玩笑,陈仁进84岁的母亲李东英并没在意,反而显得很高兴,她终于可以等着抱孙子了。尽管她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均年过不惑,尚未结婚,这让她很无奈。
  
  看着李东英满是期待的表情,尹香有些内疚,当年自己恋爱时父亲也这么高兴。身为媒婆,她相信爱情。
  
  尹香出生在怀化鹤城区盈口乡的一个农村家庭。7岁时,母亲因病去世。18岁那年,她通过当地媒婆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张声伍。
  
  张声伍以在      水河畔收金砂为生。两人认识后,张经常去看望她,并时不时带些糖果,并相约到县城看电影。尹香的父亲很赞同他们的婚事,没结婚前满脸的期待。
  
  恋爱两年,是尹香至今难以忘怀的幸福时光。结婚后,他们生下一个儿子,但在6岁时,在家门前水库溺亡。尹香也因此曾一度出现精神错乱,直至女儿出生,她才将丧子之痛逐渐淡忘。
  
  骗到钱就玩失踪
  
  订婚的日子到了。陈仁进全家动员。李东英取出了多年积蓄的2.6万元低保金,姐姐准备了几大捆“大地红”鞭炮,陈仁进还特意请在县城做生意的表哥宋明杰开车陪自己去。
  
  车到怀化市区时,他给尹香打了个电话,对方告诉他,她很忙,有事不能陪他去李一家了。
  
  当陈仁进到达李一家时,李的“父母”说,“去你家之后,她再也没有回来过。”接通李一的电话后,双方约定在市区见面。一见面,李一就对陈仁进说,自己欠了别人一笔钱,要他先帮忙还账,不然就不跟他回家。陈仁进没有答应。
  
  陈仁进的表哥看到李一后,对陈仁进说,“这种人,就是专门骗人的,不能信。”双方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当天,陈仁进一直躲到天黑才偷偷溜回家,他怕村里人嘲笑他,没有把“新娘子”接回来。当天夜里,陈仁进的姐姐和他大吵了一架。
  
  第二天,窝火的陈仁进想打电话找尹香理论,对方电话关机,再打李一的电话,无人接听。
  
  玩失踪是尹香她们惯用手段。
  
  她们诈骗专挑农村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不高的男青年下手。尹香会在男青年所在地找一两个正规的媒婆,作为联系人,双方约定到某个地方见面,第一次男方需给女方和媒婆见面礼。随后,她们领着男青年去见女方的家长(假父母),再由女方的假父母去男方家,将“婚事”定下来,男方给女方“彩礼”,媒婆的介绍费,以及给女方购买“三金”。
  
  尹香说,媒婆所得是男方给的红包,每次在1000~2000元之间,而李一她们能骗到多少,就看她们自己的手段了。钱到手后,所有人手机关机“失踪”。
  
  “生意”遍布7省区市
  
  大部分“失踪”的日子,尹香都会回家看看身患肝癌晚期的丈夫。除了给丈夫带回治病的药品外,还会送点从外面骗回来的烟酒给自己女婿。
  
  她的家在中方镇,距离中方县城不足3公里,  水河在门前流过。尹香从不将这些骗钱的女子介绍给自己村里人,“自己是村里红极一时的正规媒婆。”她第一次做媒,是把婆家的一个侄女介给娘家的一个侄子,事情很成功,当事人为感谢她,打了红包,还赠送各种礼品,折算下来将近500元。
  
  她说,自己当时做成功的至少有20~30对,村里有很多没结婚大龄男青年。“很多父母跑到我家里来,要我给他们的孩子说个媒。”她说,走在村里的路上,很多男青年都会主动跟她打招呼,甚至坐车去县城,有人主动给她买票,吃早餐有人抢着付钱。
  
  在记者的走访过程中,不少村民对于她的说法,并不认同。村民潘仁福说,村里做媒的只有一个姓余的,没听说尹香帮人做过媒。
  
  当地不少村民反映,他们两夫妻都很喜欢打牌,张声伍经常骑着摩托车带着她出去打牌,有时,两人还同时上阵。
  
  尹香和李一相识,便是在牌桌上,那是2013年。后来,她才知道,李一是名吸毒女。通过李一,尹香又认识了10多名吸毒女。当年年底,尹香和这些吸毒女完成了她们的的第一单“生意”,尹香和艾滋病携带者覃某某,在中方县新建镇对陈某实施诈骗,尹香得到1000元。
  
  随后的日子,那些吸毒女经常打电话给尹香,“尹姐,没饭吃了,怎么办啊?带我们出去搞点钱用啊?”
  
  他们所谓的“搞点钱”,便是骗婚。
  
  尹香的丈夫和女儿知道后,多次劝她,“不要和这群人搞这一起,没有好下场。”她回答说:“你们别管,我有分寸。”
  
  此后,尹香和这些吸毒女每天混在一起,打牌,唱歌,最重要的,还是经营好他们的“生意”。“基本上一个星期出去看一个男的。”她说,有些男的嫌这些吸毒女很老,没成功,就要男方出点油费、车费。
  
  他们的“生意”遍布全国7个省区市:湖南的靖州、会同,贵州的天柱,安徽的马鞍山,江苏的扬州、泰州,河北的邢台、邯郸,广西的柳州、南宁,天津。直到6月10日,尹香和潘某的落网,他们的“生意”才终结。
  
  看守所内,尹香告诉记者,她很后悔,很想念女儿和外孙。就在被刑拘的第二天晚上(6月22日),她做了一个梦:女儿将所怀的第二个孩子堕胎了。
  
  她记得,6月17日,她陪女儿去医院做产检,结果出来之前,女儿对她说,“如果孩子情况不好的话,我就打掉。”她很害怕自己的梦会变成现实。
  
  身在看守所的尹香不知道的是,她的女儿在10月20日顺利产下一个男婴,孩子随母亲姓,“父母只有我一个孩子,我不能让这个家断后,要给这个家一个希望。”尹香的女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