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长征路上的新警察故事
更新于:2017-02-07 00:00:00 来源:法制周报
 
  “长征精神”似乎离这个时代越来越远了?也许并非如此。
  
  1935年11月,在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红二、六军团,离开根据地,开始长征。“长征精神”被描述为不怕困难、勇往直前。
  
  尽管“长征”胜利已经过去了80年,但在湘西永顺、龙山县这块曾经承载过“长征精神”的红色热土上,仍有无数名普通民警,坚守各自平凡的岗位,默默地用新时代的“长征精神”,演绎着长征路上的新警察故事。
  
  爱琢磨老百姓“大事”的所长
  
 
  退赃大会现场
  
  法制周报 记者 陈思  通讯员 唐建军 邹玮 杨胜柳
  
  从湘西永顺县城出发,向东北行驶42公里,抵达着名的革命老区——塔卧镇。时间退回到1933年,正是以这里为中心,任弼时、贺龙等人,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第六军团挺进湘西,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次年11月26日,中共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会、省军区在塔卧镇成立。
  
  顶着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的光环,小镇经济条件却颇为落后,交通也极为不发达。
  
  7年前,29岁的年轻民警陈名双来到塔卧镇,出任小镇派出所所长时,全所只有4间破旧的办公室。包括陈名双在内的5个民警,2名辅警,担负起守护全镇5万居民人身、财产安全的重任。
  
  十几年没破过的大案
  
  小镇人法律意识普遍淡薄,“打架了,压根不认民警”。案发率居高不下,在全县农村乡镇里排第一。陈名双翻了翻案卷,“2000年前后,镇上每年都要发生十余起命案。”
  
  上任不久,陈名双接了个“烫手山芋”——那年冬天,小镇盗抢案件频发,每次发案都在派出所附近。丢的多是当地老百姓最贵重的生产生活交通工具——三轮车,每辆价格近万元。
  
  由于嫌疑人十分狡猾,专挑凌晨作案,山区晚上既没路灯,也没有摄像头,根本无从查起。有几次,所里民警半夜蹲守抓捕,好不容易看到人影了,“还没等靠近,人就跑了。”
  
  报案的人越来越多,所里的压力陡然增大,民警们只好每人领了件棉大衣,轮流住在办公室里,用最笨的方法——彻夜蹲守,“白天上班,晚上轮流蹲守。”
  
  山区的冬夜气温低至零下,大伙儿却一遍遍在案件高发地点巡逻,盯住出现的每一个可疑身影,“看到有人,就要上去盘问”。一连蹲了八天,所有人都熬红了眼,却一无所获。
  
  终于,在第9天夜里3点,一个二十七八岁、诨名“毛狗儿”的年轻人,鬼鬼祟祟从附近一条巷子里绕出来。刚看到对面的民警,马上撒腿就跑。
  
  “肯定有问题。”感觉不对劲,陈名双和同事们也追了上去。跑了三四百米,“毛狗儿”跑不动了,跳进路边田里。
  
  民警们把气喘如牛的“毛狗儿”从田里拎了出来,带回所里盘问。那晚,“毛狗儿”供出了4名同伙,小镇的42起盗窃案就此告破。民警们追回17辆摩托车,以及若干电视机、金银首饰,为失主们挽回经济损失15万元。
  
  一个月后,所里在小镇镇政府前的广场举行退赃大会,上千名老百姓将广场围得水泄不通。失主们自发放起了鞭炮,高兴地给民警送来板栗、鸡蛋,争着说,“十几年没破过这么大的案子了。”
  
  靠着这份锲而不舍、无惧困难的韧劲,在公安部同期开展的全国清网追逃行动中,陈名双带领塔卧派出所民警抓获了17名逃犯。其中涉及4起命案。
  
  这份辛苦得到了回报。小镇的治安秩序明显好转,街头打架斗殴等治安案件也明显减少。各类案件从原来高发的每年35~40起,下降至20余起。发案率下降20%。
  
  陈名双回忆,那时候,所里的民警上街,“开始有乡亲们跟我们打招呼了”。2010年上半年,省里综治委做公安测评的民意调查,塔卧派出所在全县30个乡镇中名列倒数第一,2010年下半年再做民调,塔卧所已经跃居全县第三。
  
  塔卧所的小纸条
  
  “长征精神”意味着,在自己的岗位上,心系百姓。陈名双爱琢磨些老百姓的“大事”。 他甚至跟同事们定下规矩,“在我们所,只要是老百姓要办的事情,就是最大的事情。”
  
  小镇土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聚居,由于言语不通,村干部登记粗心等原因,不少村落收集上来的户籍、身份信息经常出错。
  
  在所里民警们的记忆里,一到小镇人赶集的日子,大伙儿就没有上下班时间。所里小小的办公室,常常被背着背篓的大爷大妈挤得水泄不通,“一问,全是更改户籍、身份证信息的。”
  
  土家族出身的陈名双明白,沿着崎岖的山路,翻越崇山峻岭,到镇上赶一次集,对那些住在偏远村落的村民来说,有多么不容易。
  
  为了不让老百姓跑冤枉路,所里定了个规矩——老百姓第一次来办证,必须打印一张小纸条,写清下次要带的材料,“要给人家讲清楚,第二次没办好,就是我们的问题了。”
  
  在一次人口普查中,陈名双发现,由于父母大多没有领取结婚证,缺失准生证等证明,一个偏远村庄竟有11名留守儿童是黑户,其中几个学龄儿童无法上学。
  
  于是,他和同事们又整整在村里跑了一年,甚至设法为一个孩子在州里做了DNA鉴定,终于,11个孩子都成功补上了户籍。
  
  这些温暖的“小规矩”,随着陈名双在县里几个派出所之间的多次调动,一直延续至今。保持它的原因,陈名双简单解释为,“对我们来说,办证只是一件小事,但对老百姓,就是大事。”
  
  “不可能建成”的消防队
  
  几年后,陈名双被调任到芙蓉镇(王村)派出所。在这个随刘晓庆出演的《芙蓉镇》名扬中外的文化古镇,他又琢磨出一件老百姓的“大事”。
  
  芙蓉镇距离县城50公里,到处是易燃的联排木质建筑,却没有专职的消防队伍。每次发生火灾,小镇人只能依靠人力从小河里担水救火,再眼睁睁看着房屋被烧完,“县消防队赶来,最少要1个小时。一般来说,在起火3—5分钟内,赶到现场救援是最好的。”
  
  为了保护古镇和居民不受火灾侵袭,陈名双又开始“异想天开”:“给镇上建一个消防队”。他不断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立消防队的拨款。
  
  一开始,大家都不相信这事能成。没想到,经过他一次次的申请,州里居然真的拨付了款项。陈名双又带着民警们,花了一年时间,招聘培训了10名消防官兵,组建了一个专职的消防中队。
  
  用这笔拨款,小镇拥有了第一辆消防车。镇上原来没有通水的消防栓,全被通上了水源。考虑到古镇道路狭窄,消防车难以进入,队里还添了几台手抬的水泵。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这个小小的消防队,很快就能训练有素地扑灭火灾,实施救援。一般接到报警8分钟内,消防官兵就能赶到火灾现场。
  
  成立3个月后,在一起火灾中,小镇消防队便救出了两个孩子。芙蓉镇消防队的名声不胫而走。救援范围,也辐射到十余公里外的高坪、松柏镇两个乡镇。两个邻镇的老百姓,都知道芙蓉镇有了一个专职的消防队,十分羡慕,“一打119,就直接转到了芙蓉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