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老实”男子扒窃22元之后
更新于:2017-02-07 00:00:00 来源:法制周报
   桂阳法院巡回宣判盗窃案   法官权衡情与法困惑
 
  
  法官宣读判决书
  
  法制周报记者 何金燕  通讯员 王球
  
  11月4日,桂阳县欧阳海乡禹门村十组村民龚悟(化名)家里聚集了数十名村民。
  
  在这之前一刻钟,一辆法院的警车开进村里。几名穿着制服的法官下车后,一手拿着文件袋,一手拎着米和油,走进了龚家。
  
  原来,桂阳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正在公开宣判一起盗窃案。围观群众踮着脚尖往龚家老屋里瞅,想一探究竟。
  
  “看着有大事发生,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村民传言,“老实人”龚悟,前不久犯了事,可能要蹲大牢。
  
  3个月前,龚悟因一时邪念扒窃22元钱,被当场抓获。
  
  扒窃22元如何量刑?法官怎样权衡刑事审判实践中的情与法的冲突?这起刑事案件为何选择巡回审判?
  
  罪:只因扒窃了22元
  
  “我偷了东西,这是事实。”时隔3个多月后,回想自己因一时邪念扒窃22元钱,龚悟仍悔恨不已,“活了半辈子,从没干过缺心眼的事。虽然被生计所迫,但终归是违法了,我认罪。谢谢法官给我改过的机会。”龚悟说。
  
  2016年8月1日,49岁的龚悟在桂阳县流峰镇大市场内,扒窃了被害人龙某口袋里的22元现金,被公安民警当场抓获。
  
  为此,龚悟被羁押一周,后取保候审。
  
  在接受警方讯问时,龚悟说,因家境贫穷,上有八旬老母亲,还要照顾患有精神病的媳妇和7岁的女儿,他一时动了邪念,后悔莫及。
  
  “当天,我在街上游荡,想给家人买点吃的回去,摸摸口袋没有钱,就干了违法的事。”龚悟告诉记者,被抓后,他天天都提心吊胆,“怕家人知道,怕判刑坐牢。”
  
  罚:被判缓刑罚款一千元
  
  桂阳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彭光文说,这是一起特殊的盗窃案。
  
  10月17日,此案在桂阳县法院开庭审理。庭前,村委会主动向法院递交报告,陈述了龚悟的家庭情况,请求法院判其缓刑。
  
  桂阳县司法局经调查向法院提出意见,建议对被告人龚悟不适用社区矫正,理由是其没有合适的监管人,很难监管到位。
  
  为解决这个难题,主审法官与禹门村村支两委联系,要求村支两委承担监管责任。
  
  17日下午,庭审结束后,主审法官去龚悟所在的村组调查取证并核实情况。
  
  彭光文这才得知,龚悟家中可谓“祸不单行”。其羁押期间,村民轮流到龚悟家中,照顾其老母亲和妻女。
  
  “几年前,龚悟一直在家附近务工,八旬老母亲代替其照料妻女。两年前,龚母一病不起,常年患有腿疾,不能自由走动。无奈之下,龚悟辞工在家照顾家人。”彭光文告知,只有小学文化的龚悟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女儿刚上小学,家庭极其困难,“我们调查得知,龚悟在村上口碑良好。”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龚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扒窃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鉴于被告人龚悟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扒窃财物经公安机关扣押后已发还给被害人,未造成损失,且此次盗窃犯罪情节较轻,社会危害性小。结合被告人龚悟的家庭现状,法院依法以盗窃罪判处被告人龚悟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元。
  
  救赎:精准扶贫中的一声谢谢
  
  彭光文在刑庭工作5年,审理了400余件刑事案件,这是首例巡回宣判的刑事案件。
  
  为帮助龚悟,避免其再犯,办案法官主动联系当地政府、村委会,为其提供劳务机会,使龚悟能通过打工赚钱养家。
  
  巡回宣判当日,法官购置油、米,捐款捐物慰问了龚悟的家人。
  
  “我们希望真正帮扶他重新起步,回归社会。”法院向当地乡政府发出了“精准扶贫”的提议,希望把龚悟一家人列为帮扶对象,“一般情况下,法院会针对高发的同类案件发出司法建议,以解决社会管理的隐患和漏洞。”
  
  听到宣判结果后,龚悟的老母亲老泪纵横,连连弯腰致谢。龚悟紧紧握住了主审法官的双手,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谢谢你们。我以后一定遵纪守法,再也不干违法的事了。”
  
  阳光穿过龚悟家大门,洒在围观群众脸上,村民忍不住鼓掌欢呼。
  
  “我看到了希望,不会再让家人和社会失望。”龚悟告诉本报记者,他会好好教育年幼的女儿,一定不要干违法乱纪的事情。
  
  对话法官 :
  
  法制周报:扒窃22元入刑,量刑是否过重?
  
  彭光文:《刑法修正案(八)》将“扒窃”作为盗窃罪的一个独立罪状,直接纳入刑法的处罚范围,脱离了普通盗窃以数额较大的入罪标准。扒窃作为一种特殊的盗窃类型,由“结果犯”改为“行为犯”,但凡扒窃案件,无论扒窃财物金额多少,都以刑事案件处理。扒窃型盗窃罪是行为犯,不是数额犯,没有数额要求,是否定罪不是看数额。
  
  对扒窃追究刑事责任,既要在主客观相统一的基本原则下,考虑到整体的犯罪构成,还要考虑到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做到罪责刑相适应。
  
  法制周报:盗窃与扒窃有何不同?
  
  彭光文:所谓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扒窃,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不同的掩护手法,利用技术手段,隐蔽地攫取被害人随身携带财物的行为。
  
  扒窃犯罪是盗窃犯罪的一种,它是盗窃犯罪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具有盗窃犯罪的一般特征。扒窃犯罪不像入室盗窃那样,趁人离开存放财物的现场或入睡之机作案,即趁人不在和趁人不备而秘密窃取,而多半是在人多拥挤的公共场所,大庭广众之中进行扒窃犯罪活动。
  
  法制周报:扒窃原因会否影响其量刑?法官如何权衡刑事审判实践中的情与法冲突?
  
  彭光文:自然人触犯法律,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作为逃避制裁的借口。但人是有感情的,类似龚悟这样的家庭,如果有人伸出援手,或许能改变他们的命运。“不善之人未必本恶”,亦有为生计所迫铤而走险者。因此,用道德去感化其中的一些人还是可行的。任何时候,道德都不能高居于法律之上,没有法律的震慑,道德是苍白无力的。
  
  法和道德在各自领域范围内共同调整着社会关系。但是,在某个范围内也会出现交集,这时就会出现究竟适用法律或道德来调整社会关系的困惑。当这种困惑出现在刑事审判实践,就需要法官在法与情之间做出权衡。当然,法官在做出权衡时要本着最基本的良知,扞卫法律的公平正义。
  
  在刑事审判中,既要尊崇法律的规定,又不可机械式地适用法律,要考量案件中与法条中所隐含的情理。法与情理始终相伴相生,离开了情理的法,无法让人接受,也便失去了存在的根基。
  
  司法是守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尤其是在刑事审判中,法院作出的裁判直接决定被告人的命运。所以,不能一味地只是考虑法律框架内的因素,应该要适当注意情理上的因素。
  
  法制周报:该刑事案件为何选择巡回审判,有何意义?
  
  彭光文:巡回审判是指人民法院为便利人民群众诉讼,根据本地实际情况,深入农村就地立案、就地开庭、当场调解的一种审判方式。过去,“巡回审判”模式仅停留在对传统、简单民事案件的审理上。如今,法院逐步扩大巡回审判范围,有条件地在农村开展对普通程序的民事案件、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的审理。
  
  法院受理这起盗窃案后,借助“巡回法庭”的优势和便利,按照法定程序,在被告人家里,以特殊形式对这起刑事案件进行公开宣判。经院里同意,我们邀请了村委会和当地村民参与旁听。审理案件与普法教育有机结合,能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社会效果。主审法官在庭审后对参加旁听的群众进行了“法官说法”的普法教育活动。这种形式能保障社会公众的司法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拓展审判公开的广度和深度,进一步提升司法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