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朱绍清 :专“治”疑难杂症案件
更新于:2016-10-27 09:24:07 来源:法制周报
   让法律真实最大限度地接近客观真实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雷鸿涛 实习生 邹游赤子 彭安
 
  朱绍清  蒋晓红/摄
  
  》》 人物名片
  
  朱绍清,男,1960年生,湖南邵阳人,研究生学历,民商法硕士,中南大学法学院、湖南商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现任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信访局副局长。全国荣誉天平奖章获得者,三级高级法官,湖南省化解重大疑难矛盾纠纷专家库成员。2002年被省法院评为“2000—2001年全省法院系统优秀审判长”。2006年被省法院评为“全省法院审判监督工作先进个人”,个人多次获立三等功和嘉奖。
  
  朱绍清1980年8月参加工作,1983年3月开始进入基层法院。1992年3月选调进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先后在该院纪检组(监察室)、法律服务中心(民三庭)、告诉申诉庭、审监庭、立案庭、审监一庭、审监二庭担任助理审判员、办案组长(审判长)、审判员和副庭长。其参与组织起草制定多个规范案件审理的指导意见。先后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法学论文10余篇,参与3部专著编著。
  
  原告借了1万元给被告,并收取了借条,不久,被告归还了一部分钱,并在借条上写了一句话:“还欠款3000元”。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引发双方官司从一审、二审打到再审……原告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还(huán )欠款3000元。”即被告还要归还7000元。被告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还(hái)欠款3000元。”即,已经归还了7000元。
  
  在朱绍清看来,此案虽涉及的金额不大,但却事关当事人的声誉,亦事关当事人乃至老百姓对公平正义的感受。
  
  朱绍清,首届湖南省审判业务专家,现任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信访局副局长。他从事民商事审判30余年,审理和参与审理案件1000余件,主审过若干起重大、复杂、疑难民商事案件。
  
  近日,朱绍清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说,公平正义是司法的灵魂。如果一个法官没有对公平正义的追求,那就谈不上是一个合格的法官。
  
  “其他途径”审案
  
  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监二庭副庭长涂晓晖眼中,朱绍清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他不止于对法律条文的字面理解,而是喜欢探求立法原意、立法意图。从而正确适用法律,让当事人感受到公平正义。
  
  “审理一件案子,除了案结事了,还要准确彰显法律规范,体现法律立意和法律效果。”朱绍清说。
  
  对立法意图的理解,不仅看法律条文,还要关注法律草案修改稿的变化情况和原因,要关注立法草案说明,以及法律颁布时立法职能部门专家答记者问等内容。在他看来,这些内容能体现立法的目的、意图。朱绍清喜欢通过了解一部法律出台背后的信息,寻求立法原意。
  
  周某和黄某是亲戚,两人成立了一家房产公司。周占公司51%股份,任公司执行董事。
  
  拿到项目后,两人因为分担垫资等问题,不断发生矛盾。黄请求法院判决解散公司,他认为如果公司继续存续,不但会给股东造成重大损失,而且会影响相关项目的进行,进而影响社会稳定。周则认为公司成立不易,已经具备相应等级房地产开发资质,坚持不同意解散公司。周愿意以合理价格收购黄在公司的股份。对周收购股份的提议,黄不同意。
  
  一审判决解散公司。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朱绍清是该案二审的审判长。在他看来,解散一个公司是大事,它关系公司相关市场经济主体利益。
  
  如何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相关条文,对该案的判决很重要。朱绍清注意到,第一百八十三条有这样一句话:“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这是解散一个公司的前提。
  
  “法律上的理念是,不轻易解散公司。”这是朱绍清对这句话的理解。那么,该案中,是否还有“其他途径”?
  
  在调解过程中,周提出,愿意以合理价格收购黄在公司的股份。朱绍清说,这恰恰是不解散公司的一个“其他途径”。
  
  “公司有房地产开发资质等资源,不解散对股东更有利。周愿意以合理价格收购黄的股份,这是既不损害另外股东(黄)的利益,又保全公司的一个解决双方争议途径。”朱绍清说,并不存在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而必须解散公司的情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五条的规定,二审判决撤销了一审判决,驳回原告黄的诉讼请求,即不解散公司。
  
  朱绍清说,该案的判决既体现了法律效果,也体现了社会效果。法律效果,即,法院在积极探寻“其他途径”,从而不轻易解散公司。“在周提出愿意以合同价格收购黄的股份的前提下,黄不能因为自己愿意放弃保留公司产生的权益而强迫他人和自己一起放弃。该案的处理维护了公平正义。”
  
  社会效果则体现在于公司没有解散,有利于促进就业;对债权人没有影响;保障公司原来的交易不中断;避免公司成立成本等财富的浪费。
  
  12万/年与12万/月的真相
  
  甲公司(承租方)租了乙公司(出租方)的房子,租房合同上写明租金为12万元/月。
  
  双方因为租金的问题闹上了法庭。承租人甲认为租金是12万元/年,租房合同写错字了。出租方则说租金是12万元/月,白纸黑字的合同。而且,租房合同是承租方起草、打印并签了字的。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个案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事实?
  
  在朱绍清看来,事实的真相分为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客观真实,是符合案件发生的客观真实情况,也就是事实的本来真相。法律真实,就是依照法律规范,根据证据规则推出来的事实。
  
  法律真实符合裁判要求,但不一定“真实”;客观真实难以再现,却是事实真相,能够促成案结事了。
  
  “裁判认定事实,要坚持法律真实的最低要求,追求客观真实的最高目标。”他说,法律真实不一定是客观真实。法官应依法尽可能追求客观真实,客观真实才是法庭调查最理想的目标。
  
  朱绍清说,该案考验法官对事实证据的把握能力。“不能简单地仅凭合同文字判决租金为12万元/月。坦率地说,这也考验法官的审判经验和对公平正义的追求。”
  
  在审理该案时,承租方提出了相反的证据,证明出租房周边一般的租房价格是12万元/年。这就意味着,出租合同有可能出现文字错误,存在合同内容争议。
  
  朱绍清认为,法院针对当事人提出的证据,应当进行查证,并进行核实、分析、评判。也可以通过法官依法释明,指导当事人收集提供证据。“尤其是双方诉讼力量相差悬殊的情况,如果法官明知法律真实与客观真实不相符时,要依法积极履职,行使释明权,依法指导当事人举证,不要轻易凭‘法律真实’下判。”
  
  具体到该案中,法官可将同等地段、同等品质的出租房的出租价格作类比,做到心中有数。该案审理时,出租方也举证提出,在腾房时,花高价从原来的承租方那收回出租房,所以租金高也理所当然。最终,法院综合考量双方的举证,说服双方按市场价格合理调整了租金。
  
  在朱绍清审理的另一个案件中,一家生态公司更名为公园公司后,仍然以生态公司的名义,签订了借款担保合同。
  
  在银行追究担保责任时,公园公司称担保无效。理由是担保合同盖的公章是生态公司的公章,早已作废。
  
  当事人以已经废止的曾用名、曾用公章与他人签订借款担保合同,合同是否有效?
  
  朱绍清认为,当当事人行为表现形式与实质内容不一致时,这就要从形式与实质上分析评判当事人交易行为是不是真实的交易行为。如果是,该行为就应当予以认定。
  
  公园公司在明知该公章已经废止,仍然使用废止的公章作担保行为。在朱绍清看来,既然是公园公司真实做出了担保行为,只要不冲突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就应该承担相应担保法律责任。
  
  “从法律上说,公司自愿作出一个法律行为,就会产生相应法律效果。是你的行为,你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不能说脱了马甲就可以不认账了。”
  
  据此,判决公园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判决后,双方服判,社会效果较好。
  
  一个多音字的判定
  
  涂晓晖说,朱绍清不但实务能力强,法学理论功底也扎实,他喜欢和同事探讨案情。
  
  上文提及的“还欠款3000元”的案子,一、二审法院观点不一。 应当认定为“huán ”还是“hái”,还真难以确定。
  
  “如果法院没有相应的事实根据和适当的法律依据就作出裁判,可能对一方严重不公,也有损司法公信力。且该案不仅是钱的问题,还可能对当事人声誉造成影响。”朱绍清说。
  
  现实的困惑是:一方面,“还”字确实存在两种不同的读音、不同的含义。另一方面,法律上,此类问题没有相应的司法规则可循。而法院必须解决双方的争议。
  
  “依据公平正义的原则,我给出的‘药方’是:产生争议的文字是谁书写的,就作出对谁不利的解释。”
  
  朱绍清给出了他的理由:一是这段文字中的“还”字有歧义进而导致争议,书写者可能存在设陷阱的故意。如是,由书写者承担不利后果正是还原事实真相。二是如果是书写者用字不严谨,也是书写者的过失,由其承担相应责任即不利后果,也不失公平。一般情况,你不会写出对你自己不利的文字。除非你失误,但应当举证证明。三是作出对文字书写者不利的解释,也符合针对格式合同争议内容的解释规则原理。
  
  朱绍清说,让有过错一方承担责任,较为妥善地解决当事人争议。更重要的一点是,这种处理结果不一定符合客观真实,败诉方可能真实吃了亏,但会使败诉一方感到败诉是因为错写一个字引发的,而并不表明其人品有问题,不伤声誉,容易接受。
  
  朱绍清认为,在程序公正的基础上,法官应尽可能追求实体公正。因为程序规范制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实体公正。
  
  有三兄弟因继承楼房分割问题对簿公堂。三兄弟中,老大是生意人,老二是教师,老三是公务员。原审认为生意人需要门面房做生意,所以将一楼门面判给了老大;认为教师需要比较的清静环境,所以三楼判给了老二;二楼判给了老三。但老二、老三坚决反对,兄弟矛盾不断。
  
  “房屋继承实质上是利益分配,不能各取所需。”朱绍清说,同顺序法定继承本该等额分配房屋,原审却忽视了房屋价值利益公平分配的问题。将价值高的一楼门面房判给老大,对其他两人不公平,人家自然不服。朱绍清认为,三人的矛盾就在于三人各分割到的房屋价值不等。
  
  “三人平等享有房产权益,这是前提,然后再分割。”朱绍清的观点是,应当按房屋价值分配的方式来处理。为此,把三层楼先作评估,采取竞价的方法公平分配。这样,既追求了公平正义,又解决了纠纷,三兄弟都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