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商标设计者起诉梦洁索赔790万元》 再追踪:到底是谁设计了“寐” 商标?
更新于:2016-07-19 09:24:16 来源: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雷鸿涛
  
  长沙设计师陈顺泽起诉湖南梦洁家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梦洁家纺”)侵害着作权纠纷一案。因不满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双方均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详见本报2015年5月26日报道《商标设计者起诉梦洁索赔790万元》、2015年8月4日报道《梦洁代理律师否认商标系原告设计》、2016年1月26日报道《设计师赢了官司亏了钱》)
  
  7月18日,陈顺泽再向记者报料称,在二审期间,梦洁家纺又改称“寐”品牌的图形商标主要设计者是莫邑。之前,梦洁家纺“寐”品牌总经理涂云华对《法制周报》记者说,“寐”品牌的图形商标由郭先生设计。在长沙中院庭审时,梦洁家纺的代理律师称,“‘寐’品牌的图形商标是梦洁公司的作品。”
  
  梦洁家纺缘何三改其口,到底是谁设计了该商标?7月18日,《法制周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涂云华。她解释,之前说的关于商标是郭先生设计的这些话,“是随便说的,并没有考证。”
  
  梦洁家纺三改其口
  
  梦洁家纺“寐”品牌的图形商标到底是谁设计的,这是核心问题。
  
  2015年5月25日,本报记者曾致电梦洁家纺“寐”品牌总经理涂云华。涂云华称,“寐”品牌的图形商标并非陈顺泽设计,而是另一个和公司有合作关系的郭先生设计。
  
  涂云华告诉记者,公司已经向郭先生支付过相关设计费用了,但具体费用是多少,她不记得了。
  
  2015年8月3日,长沙中院开庭审理了陈顺泽起诉梦洁家纺侵害着作权纠纷一案。梦洁家纺的代理律师介绍说,梦洁家纺有几十个设计人员,“‘寐’品牌的图形商标是梦洁公司的作品。”但其并没有指出商标是哪一个或者哪几个设计人员设计的。
  
  近日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该案时,梦洁家纺方面提交了一份新的证据。梦洁家纺的前员工莫邑证明,“‘寐’品牌的图形商标系公司平面设计部设计创作,莫邑系设计主要参与人。
  
  莫邑的书面证词显示:“我们团队利用PS软件,将女人头像照片分别反黑、反白处理,进行抠图形成了女人头像图形的初稿……后来老板选择了这张反黑的女人头像图形,因为它光影立体感强,脸部特征明显,方便在实践中进行制作和应用。”
  
  梦洁家纺缘何三改其口,7月18日,涂云华对《法制周报》记者说,“寐”品牌的图形商标是莫邑主要执行设计的。
  
  那为何之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说商标是郭先生设计的?
  
  “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很多事情记不清楚了。(“系郭先生设计的”这些话)是随便说的,并没有考证。”涂云华说,既然现在双方打起了官司,梦洁家纺通过找历史档案、翻资料,才一步一步还原商标的制作过程。
  
  涂云华拒绝向记者提供莫邑的联系方式,她说莫邑于2009年已经离职,“莫邑说商标是他的作品,为何有人说是别人设计的。他对此很有意见。”
  
  陈顺泽回应 :“胡说八道”
  
  “梦洁家纺一开始说商标是郭先生设计的,后来又说是公司集体设计的,现在说是莫邑主要设计的,三改其口,这完全是胡说八道,”陈顺泽评论说。
  
  “他们无法理解该设计的内在推演过程和思路历程。”陈顺泽说,即使现在,梦洁家纺的工作人员也不可能完成“寐”品牌的图形商标的设计。
  
  他告诉记者,“寐”品牌的图形商标的出炉,是基于他对梦洁产品的深度了解,结合当时家纺国际、国内市场状况,以及消费者的心理需求,和纺织品、床上用品的特点,还有自己对艺术的表达方式和灵感,才创作出来的美术作品。
  
  据其回忆,2002年,当时经过几天的构思和设计,在其老师盛克森及打印社工作人员的参与和见证下,陈顺泽完成了“寐”品牌的商标设计及手提袋的设计,随后将样稿交付给姜天武。
  
  梦洁家纺于2003年8月初开始,以公司名义将“寐”品牌人头像进行注册,并先后在30多个商标类别上进行了商标注册。但直至今天,梦洁家纺没有为此支付过一分钱设计费。
  
  在一审中,法院审理认为,原告陈顺泽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包括《着作权登记证书》、媒体报道及证人证言,证明了创作作品的过程及享有着作权的事实;被告梦洁家纺向法院提交了商标注册证书,但无法证明其取得涉案着作权的事实,因而无法证明其享有涉案作品着作权的事实。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法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对被告形成证据优势,原告创作涉案作品的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应认定创作事实存在。
  
  所以,原告陈顺泽系涉案作品的着作权人,其合法权利依法应予以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