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被毒品搅乱的人生
更新于:2016-07-19 09:14:30 来源:法制周报
   编者按
  
  日前,长沙市雅礼中学的部分学生和家长一起参观了湖南省黎托强戒所,通过了解毒品的种类和危害,参观戒毒人员生活学习区域,亲身体验了一堂禁毒教育和法制教育课。
  
  湖南省黎托强戒所是湖南唯一一所集中收治未成年吸毒人员的强制隔离戒毒所。也是与长沙市文明办、长沙市教育局共建的长沙市中小学校德育教育基地,面向全市的中小学生开放,每年都有近1000名学生来到黎托强戒所参观和接受教育。
  
  7月11日,本报记者走进湖南省黎托强戒所,采访了解戒毒人员背后的故事,希望用他们的经历告诉人们,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吃饭的时候大家按点名顺序排队进食堂就餐
  
  曾是汶川地震救灾英雄  交友不慎沦为“瘾君子”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文  伏志勇/图
  
  他曾经是消防部队的战斗班长,带领着消防战士们冲入火场。
  
  他曾经参加过汶川地震救灾,在地震现场救死扶伤。
  
  因为交友不慎,他和所有瘾君子一样,陷入毒窟不能自拔。在经历了妻子吸毒、婚姻破碎之后,他因毒驾被警察抓获。
  
  陈军(化名),一个近1.8米个头的帅男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始终保持着军人的坐姿。
  
  经过在黎托强戒所一年多的学习改造,健康、阳光,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儿时的梦想
  
  陈军很开心,他接到干警通知,说过几天他就可以转所,这意味着他已成功通过了身体脱瘾期,进入康复阶段,重获自由指日可待。
  
  陈军今年29岁,长沙黎托人。
  
  陈军记得,5岁起,父母就离开家,南下广州创业,他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好在爷爷奶奶都是知识分子,对陈军的教育非常重视,因此,陈军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是家人心中的乖孩子。
  
  从小,陈军就有军装情结,长大了想当一名军人,他经常幻想着自己穿上军装的模样。2005年,征得家人同意后,陈军应招入伍。
  
  后陈军被分配到陕西消防总队汉中支队,那段日子,是陈军生命中最难忘的。他为儿时的梦想奋勇向前,2007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又升任支队战斗班班长。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级强震,灾情波及毗邻的陕甘两省。陈军部队所在地也是受灾区,第一次经历地震的他,至今仍记得当时的场面。“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像是一股很强的气流往上冲,眼前的训练塔左右摇晃。”那一刻,陈军认识到生命在自然灾害面前的渺小与脆弱。接下来的那些天,陈军带领着战士们坚守在救灾一线,为当地老百姓提供帮助、救死扶伤。
  
  在强戒所的干警办公室里,陈军说起当兵时的情景,特别的激动,眼睛都在发亮。他也总是乐于把这段经历说给其他学员听。
  
  遭遇毒品
  
  可以说,这之前,陈军一直是家人的骄傲,直到退伍后参加工作。
  
  2010年,刚刚退伍的陈军穿着军装去社区报到,在那,他遇到某基建公司的老板依某。陈军身上透出来的精气神,让依某很是喜欢。在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后,两人互相留了电话。
  
  这件事,陈军并没放在心上。3天后,陈军突然接到依某的电话,想聘请他为司机,待遇不错。
  
  刚转业就马上找到了好工作,陈军觉得自己很幸运。几年部队的历练,让陈军对待工作尽心尽责,不仅车开得好,人也很勤快,逐渐取得依某的器重。半年不到,陈军不仅成为了公司的红人,工资也是水涨船高,每月拿到手的工资能有一两万。
  
  手头有钱,后头有人。陈军有些飘飘然。
  
  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陈军碰了让自己一辈子都后悔的东西,K粉。
  
  回想起那一幕,陈军深叹一口气,微微抬头看着天花板:“如果我没有参加那次同学聚会,不跟强子搅到一起就好了。”
  
  陈军口中的“强子”是他的小学同学,从小不务正业,长大了混迹于社会。陈军心里很清楚强子是什么样的人,但那次聚会上,他没有经受住强子的引诱,在他的教唆下,陈军在酒吧第一次尝试了毒品。
  
  那年,陈军23岁。
  
  妻子的秘密
  
  从那以后,陈军开始和强子走到一起,身边的朋友也逐渐换成了兴趣相投的“K友”,吸食的量也越来越大。由于晚上经常泡酒吧,第二天上班,陈军总是哈欠连天。
  
  老板依某发现陈军的异常后提醒他,年轻人泡酒吧要注意,不要碰毒品。依某说,他曾经有个生意上的伙伴,资产上千万,就是因为吸食毒品,不仅把家产都赔了进去,最后还妻离子散。
  
  对于依某的劝告,陈军并没听进心里去。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半。
  
  2013年,经朋友介绍,陈军与25岁的长沙女孩李美(化名)认识并相爱。交往中,陈军很小心地隐藏自己吸毒的事实。在他看来,女友家境不错,虽然是家里的独生女,但温柔不多话,也不像其他年轻女孩喜欢出去玩。陈军很喜欢。
  
  2014年9月7日,在双方父母的祝福下,两人办理了结婚证。
  
  为了妻子,陈军一度减少了出去玩的次数,也尽量克制自己不去吸毒。只是,上天好像跟陈军开了个玩笑。在陈军心里乖巧可爱的老婆,原来也是一个“毒鬼”,甚至比他的毒瘾还重。
  
  婚后,陈军发现,李美总喜欢睡觉,或者长时间宅在房间里,整日整夜不出门,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有着吸毒经验的陈军虽然心生怀疑,但仍然选择相信妻子。
  
  有一次,李美告诉陈军她要去妹妹家住一晚。可事后他得知,李美并没有住在妹妹家,电话也接不通。陈军害怕自己之前担心的事情变成事实,他发了疯地找。
  
  终于,在李美名下一套小户型门外,陈军听到了里面有动静。来不及多想,他一脚把门踹开。眼前那一幕让他心碎,李美和一群男男女女在屋里跳舞,桌上散放着麻古。
  
  因为吸毒会让人变得不像自己,哪怕陈军之后为了婚姻,甚至选择和李美一起吸毒。但,终究这段婚姻还是散了。
  
  陈军后来得知,他和李美从民政局签字出来的那一天晚上,李美因为吸毒被抓了。
  
  那年,陈军25岁。
  
  强戒后重启人生
  
  就这样,毒品让人无法自拔。也让陈军从一个正义凛然的军人变成了一个懒散、暴躁的瘾君子。
  
  陈军告诉记者,那段时间的他总是恍恍惚惚的,沉醉在毒品的幻觉里不愿意醒来。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头天老板交代的事情第二天总是不记得。
  
  2015年5月21日。那天,陈军一个朋友的爷爷过世,他想开车去参加葬礼。
  
  上高速前,陈军刚吸食了K粉。
  
  随后,高速交警发现,有一辆黑色私家车开着60码的速度,左扭右扭,非常危险。交警立即将此车拦下,并将驾驶室里还在恍惚的陈军移交到派出所进行毒品检测,结果尿液呈阳性。
  
  现在,陈军在强戒所带新学员的时候,他都会交代一句 :“人天生不会自带毒品,千万不能一错再错任由自己堕落下去,否则,毁了自己的人生,也伤害了深爱自己的父母亲人。”
  
  让陈军感到开心的是,进入强戒所以后,家人经常来看望他,给他以鼓励。曾经的老板依某也表示愿意等他出来,重新给他一次机会。
  
  采访结束的时候,陈军向干警大声地说了声报告,便小跑出去。在门口,陈军回头对记者挥着手笑,说了声谢谢,门外的阳光很强烈,陈军的笑容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