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自家店里刺伤行凶人算正当防卫吗?
更新于:2016-05-12 10:30:12 来源:
 
 
  读者来信:
 
  我是邵东人,在湖南吉首市某小区开店做装饰品生意。平时,我把货物存放在小区B栋四楼的消防通道。附近另一个做生意的李玉红,也把货物放在这个消防通道。我们双方都因此交了罚款给物业公司。
 
  4月27日下午,对方的仓库管理员把我的货物搬到了另一个地方。我发现后,把我的货物搬回了原地。过了一小时后,对方仓库管理员又把我的货物搬动了,我只好把货物再次搬进去。
 
  之后,我见到了李玉红,当时我心里烦躁,就骂了句脏话。
 
  第二天上午,小区物业公司召集我们双方协商。当时,李玉红的仓库管理员向我道歉了,但李玉红不在。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没想到,4月28日13:00左右,李玉红带着一些人来我店门口。其中一个问我是不是骂李玉红了。话还没落音,另两个年青人朝我打了两拳。在对方先动手的情况下,我马上跑店里去报警,并打电话给物业公司的保安部。
 
  后来,对方有几个人冲进我店里用木棒、拳头打我,将我打倒在地上。我当时被打懵了,头在流血,腹部痛疼。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我慌乱中捡起地上一把剪装饰品的剪刀乱挥,刺伤了人。我想逃出去,结果又被几个年青人拳打脚踢,直到我晕倒。
 
  事发后,我去医院住院,经诊断,头颅骨折,耳内充血,身上多处挫伤,头部被缝了十多针。
 
  我想咨询,我在自家店里被他人行凶时刺伤对方,算不算正当防卫?另外,我就医的费用、以及店内的损失,能否要求对方赔偿?
 
  吉首读者 田国雄
 
  记者回复:
 
  5月11日,接到读者来信后,记者联系了事件另一方当事人李玉红。李玉红说,事情虽然过去10多天了,但她心里还是有阴影。她回忆说,双方之前其实相熟,但因为在消防通道存放货物的事情发生矛盾。李玉红说,事发当天,她去找田国雄,并没有带凶器,目的不是打架,而是要求道歉。“他前一天骂了我,我的仓库管理员因为搬货物的事道歉了,田也应该向我道歉。”
 
  李玉红解释,因为田国雄比较高,担心吃亏,所以她叫上了哥哥一起去,其哥哥又叫了人,一共六七人。
 
  “我只是要个道歉,他以为我是去‘搞事’,”李玉红说,其哥哥问田国雄,是否骂了李玉红,没想到田国雄说是的,还笑了。这时,李玉红哥哥的一个朋友踢了田国雄一脚。李玉红坦承,确实是他们先动手。
 
  提到剪刀伤人的情节,李玉红回忆,当时双方发生口角,李玉红哥哥的一个朋友叫在店内的田国雄去店外说,拉扯了一下,结果被田国雄打倒在地上。之后,在打斗中,田国雄用剪刀捅了一个人的动脉。如今这个人医药费已经花了10多万元,都是李玉红在垫付。
 
  “本来是一件小事,没想到弄这么大,我事后心里也不好受,”李玉红说,等伤治疗好后,双方再调解。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袁瑜蔚律师说,就田国雄所陈述的事情经过而言,如果事实经过确如他所述,则李玉红带上数人前来店内对其进行殴打的行为,符合刑法意义上的故意伤害或寻衅滋事行为。田国雄在对方不法侵害正在进行时,为阻止不法侵害对其造成损害而采取的行为,构成刑法意义上的正当防卫。
 
  《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因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本案中,事情真相如何,双方有何责任和义务,还有待司法机关调查后依法作出结论。本报也将持续关注。
 
  法制周报记者 文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