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违心编出几多谎 只愿略报三春晖
更新于:2018-06-23 16:51:54 来源:法制周报
     违心编出几多谎  只愿略报三春晖
  ——娄底监狱离监探亲实录
 
  法制周报记者 倪欢欢 文/图

    
     李俊章握着母亲的手。

     
    母亲的脸,百看不厌。

      6月19日下午3点半,娄底监狱服刑人员李俊章离监探亲完回到监狱大门口,副监狱长易恒志、狱政科科长李德富等监狱干警已在门口等候他。
 
  “感谢监狱,感谢你们,辛苦了。”李俊章说了3次感谢。
 
  端午节这天,娄底监狱首次批准服刑人员离监探亲,李俊章是唯一获批的。尽管只有2天时间,李俊章已经很满足了。
 
  善意的谎言
 
  50岁的李俊章是邵阳人,兄弟姊妹4个,他是最小的。2011年4月28日,在长沙工作的李俊章因故意伤害罪入狱,被判12年有期徒刑,已服刑7年。
 
  当年入狱的时候,母亲王玲80岁,患有心脏病,担心母亲受不了,没敢告诉她真相。这些年,王玲只知道小儿子李俊章在长沙工作,很长时间没看到这个孩子了。
 
  李俊章出事那段时间,兄弟姊妹几个正计划给母亲办80大寿的寿宴,因为李俊章出事,寿宴没有办。这成了李俊章心里的一大愧疚和遗憾。
 
  4年前父亲去世,正在服刑的李俊章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这几年,他很担心自己再也见不到母亲了。母亲年纪越来越大,能否等到他出狱,他心里没底。
 
  得知自己获准离监探亲的李俊章惊喜、激动的同时也有所担忧。7年没见,87岁高龄的母亲如果问起这些年都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回来看她该怎么回答。离监探亲的前几天,李俊章一直在想这些问题。
 
  “我们家族中只有我坐了牢,我不想让我母亲知道,我想她一直为我骄傲。”李俊章惭愧地说。主要考虑到母亲受不得刺激,李俊章决定继续撒谎。
 
  母亲不记得他了
 
  李俊章服刑这些年,都是哥哥姐姐在尽孝,母亲住在三哥李俊峰家里,李俊章这次就是到邵阳的三哥家里探望母亲。
 
  端午节这天上午,到家时快11点了。还有一层楼梯没爬完的李俊章回头对记者说:“我有点紧张,太激动了。”
 
  一进门,李俊章直奔阳台,母亲王玲坐在客厅靠近阳台的位置,穿一件红色带花的绵绸短袖,几乎全白的头发不多,深眼窝,高鼻梁,瘦长的脸型,看上去有点像俄罗斯人。李俊章蹲下来握着母亲皮包骨头的双手说:“妈,我回来了。”他声音不大,尽量保持平静。
 
  6月14日,记者提前到娄底监狱见了李俊章,提出想跟随他回家做报道。李俊章当即拒绝了记者的请求。“这样不方便,我母亲不知道我坐牢了,她心脏不好,我准备回家装作还在长沙工作,记者跟着容易穿帮。”李俊章紧张地解释着,他双手紧扣,有点不知所措。
 
  为了排除李俊章的担忧,记者跟他商量后确定了“角色”,并承诺会做一个“好演员”,配合“主角”演好戏。李俊章这才勉强接受。
 
  “你是谁啊?”母亲不记得他了,这时李俊章的表情凝重。“我是你儿子李俊章啊,排行老四。”李俊章声音大了点。母亲继续问:“你多大了?”李俊章立即回答:“50岁了,4月22生的。”李俊章继续跟母亲聊天。
 
  脑部萎缩的母亲记忆力严重下降,有些人和事她已不记得了。李俊章应付的还算轻松,之前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这让他这次探亲轻松了不少。
 
  望着母亲的脸,听她讲着以前的事,母亲说到“你跟以前不太一样了”的时候,李俊章强忍着眼眶里的泪。

  珍惜短暂的相聚
 
  尽管不那么紧张,但看着母亲衰老的样子,李俊章很心疼。从进家门到午饭时间,李俊章一直坐在母亲面前陪她聊天,中间到阳台上坐了一会儿。他握着母亲的双手舍不得松开,还时不时用右手捋一捋母亲的白发。
 
  看到母亲的脚背和小腿有点肿,李俊章按了几下,然后脱掉妈妈脚上的鞋轻轻地捏了起来。
 
  “妈,你要不要起来活动下?”李俊章起身扶母亲到阳台上。他们一边眺望远方,一边聊着天。母亲站了两分钟就撑不住了,李俊章顺手拿来旁边的高脚凳让母亲坐下。
 
  母亲身体一直挺好,直到去年8月20日,在乡下老家砍柴时摔了一跤,右胯骨受伤,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右胯的肌肉坏死,萎缩造成右腿短了约8公分。避免再摔跤,母亲习惯双手扶着高脚凳走路。
 
  哥哥把母亲的饭碗端过来,李俊章接过碗开始给母亲喂饭。他用勺子舀一勺饭,轻轻地吹了两下,送到母亲嘴边。母亲似乎不习惯,要自己吃,李俊章执意要喂母亲。
 
  母亲信佛,从年轻时就吃素,现在年纪大了,没有牙齿,饭要另外做的更烂才好下咽。喂完母亲吃饭,李俊章又把母亲的碗洗了才到餐桌旁吃饭。
 
  午饭后,母亲坐在客厅打盹,李俊章坐在旁边。下午两点,母亲睡醒了,李俊章去卫生间打了半盆洗脸水,拿着毛巾给母亲洗脸。
 
  两天的时间,李俊章没有出门,一直陪在母亲身边,母亲挪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并一直握着母亲的手。
 
  回家那晚,李俊章睡在母亲的隔壁房间。“昨晚两三点才睡。”李俊章告诉记者,晚上他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6点多醒来,看到母亲在洗衣服,他帮母亲把衣服洗完并凉在阳台上,接着给母亲做早餐。母亲最爱吃汤圆和水饺,他做的是汤圆。
 
  及时行孝最重要
 
  “这些年我不在家,没有尽孝道,父母都是由哥哥姐姐照顾,照顾得挺好,等我出来了把母亲接到我长沙的住处,我来照顾她,带她到橘子洲头转一转。”对于出狱后的打算,尽孝是李俊章最重要的事。
 
  “希望母亲可以活过百岁,让我出狱后还有时间好好尽孝。”7年没在家,李俊章深感惭愧。
 
  “真的感谢国家有这么好的政策,我做梦也没想到获准离监探亲的会是我。”李俊章跟记者说,虽然报名申请了离监探亲,但名额太少了,他没想到自己能争取到这唯一的名额。
 
  “能回来看看亲人真是太好了,为了这次探亲,监狱的干警们做了很多工作,很辛苦,真的感谢他们。”为了让监狱放心,李俊章隔几个小时就主动给副监区长冯剑打个电话,汇报自己的动态。
 
  李俊章想起出发前副监狱长易恒志递给他两个粽子礼盒,嘱咐他:“这个给你母亲带回去,好好陪陪她”。“监狱待我不薄,这么信任我,我不能辜负他们。”李俊章探亲戚间严格遵守监狱的纪律,在家安心陪母亲。
 
  6月19日下午1点多,离返回监狱的出发时间不到10分钟了,母亲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手里挥着芭蕉扇。他跟母亲道别了3次,还没出门。
 
  “妈妈,我要走了,下次回来接你去长沙住。”李俊章跟母亲道别时又蹲下来握着母亲的手,再次抚摸母亲的脸颊。
 
  (李俊章及其家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