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女律师苏甜的“大城小爱”
更新于:2018-05-31 14:01:49 来源:法制周报
   真情辩护只为当事人 是大管家也是贤内助
  
  女律师苏甜的“大城小爱”
  
苏甜接受记者采访
 
苏甜会见当事人
 
工作中的苏甜
  法制周报记者 庹妮妮/文 伏志勇/图
  
  今年是苏甜回长沙来的第7个年头了。
  
  2004年,还在湘潭大学法学院攻读研究生时,苏甜便利用假期时间开始了在深圳律所的职业生涯,从律师助理到实习律师再到执业律师。2011年,她回到长沙,设立广东国晖(长沙)律师事务所,担任律所主任。
  
  从一个人单打独斗到拥有30多位小伙伴,从青涩女学生到律所负责人,从家里的独生女到为人妻为人母。近日,和记者聊起这些年的奋斗,苏甜没有“苦大仇深”,而是嘴角微扬:“工作和家庭,我觉得能兼顾好。”
  
  这位年轻漂亮的80后女律师,小小身体里似乎拥有着大大能量。她说:“在旁人看来,做律师也许没有做公务员让人羡慕,甚至对律师有一定误解,但作为法律共同体的一部分,律师这份职业,有它的价值和意义,我爱我的职业。”
  
  爱工作
  
  律所的“管家婆”
  
  2018年5月24日早上6点30分,苏甜已经起床,为孩子准备早餐。将孩子送到学校后,9点,她准时出现在律所,开始一天的工作。
  
  “这几天都在准备一起遗产纠纷的诉讼方案和一起非法买卖枪支案的辩护思路。”苏甜告诉记者,她最擅长的是刑事辩护,但近几年,她承办的民事案件也越来越多,“公民的法制观念提升了,很多人有越来越强的维权意识,且大多都选择法律程序。”
  
  修改方案的过程中,来了两位当事人,他们在深圳发生的交通事故,时隔数月,却依然没能解决赔偿问题。倒好茶,拿出案卷,苏甜耐心的和当事人分析案情商量对策。半个多小时过去后,情绪颇为激动的一位当事人,终于平静了下来。
  
  送走当事人,苏甜赶紧组织开会,讨论律师们手上代理的疑难案件。“我们每月有一次例会,碰到重大或棘手案件,还会临时组织开会。”苏甜介绍,“办理案件,有些时候需要群策群力,集思广益。”
  
  为了应付越来越多的家事纠纷咨询,当天上午,苏甜还给所里的律师做了一堂题为“婚姻家庭法律关系”的讲座。这期间抽空还面试了一位前来应聘的求职者。
  
  “和其他提成制律所不同,我们是公司制管理,律师不需要自己考虑案源,只负责处理所里交办的案件。”苏甜告诉记者,作为“领头羊”,她除了自己代理案件,还要统筹律所大大小小的事务,“就像个‘管家婆’一样。”
  
  爱刑辩
  
  犯罪嫌疑人的“救星”
  
  12年的执业生涯,苏甜印象最深的,是她作为辩护人的一起故意杀人案:“我的当事人是一名年轻小伙子张某。2014年,张某在长沙市芙蓉区租房,因为沉迷于网络小说,他已经几个月没有工作,生活拮据,作息混乱。当房东过来催缴房租时,他因受小说影响,休息不好,精神恍惚,竟拿起厨房菜刀就朝房东砍去,连砍了20多刀。当房东倒在血泊之中时,他才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滔天大错。
  
  他给父亲发了一条短信,‘对不起,儿子不孝。’之后便割腕自杀,因失血过多昏迷在楼道。后来,经过公安迅速接警处理和医院抢救,他和房东都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身体恢复后,张某被刑事拘留。”苏甜告诉记者,去看守所会见他时,他悔恨不已,深深自责,觉得自己一时的不清醒既毁了自己,也对不起辛苦养大他的父母,更对不起被害人。
  
  苏甜认真研究了案卷,找专家帮忙分析了被害人伤情鉴定结果,多方做工作,让张某父亲主动对被害人进行经济补偿,争取到被害人的谅解。最终,法院采纳了辩护人诸多罪轻意见,只判处了张某6年有期徒刑。
  
  张某感激涕零:“我以为这辈子就这样毁了,没想到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苏甜感慨,律师的价值可以关乎一个人的一生,甚至是性命。
  
  “有人说律师‘吃了原告吃被告’是骗钱的,也有人因为我们为犯罪嫌疑人辩护不理解甚至恶语相向,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拥有平等的权益,犯罪嫌疑人也不例外。”苏甜认为,我国刑事诉讼的任务,不仅是惩罚犯罪分子,还有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尊重和保障人权。
  
  在苏甜看来,民事案件是利益的博弈,而代理刑事案件,律师的存在可有效监督和弥补公检法办案过程中的不足之处。“在犯罪嫌疑人罪轻、无罪上,值得律师去争取,因为我们的一点努力,就可能挽救一个人的性命,因为我们的一个辩护,就可能缩短一个人的牢狱生活,从而更快地回归社会重新做人。”
  
  爱生活
  
  家里的贤内助
  
  律师,是一个竞争相当大的行业。苏甜也坦言:“律师不好做。”不过,工作的激烈竞争和压力,并不妨碍苏甜做一个贤妻良母。她很热爱生活,乐意做老公的贤内助,下班回家,会为家人准备晚餐,辅导孩子写作业。
  
  在大人的影响下,苏甜上小学的孩子成了班里的法制课代表。“我妈妈开庭去了”“妈妈今天约了当事人”小家伙时不时会冒出一些法律术语,他觉得妈妈的工作很神秘,也觉得妈妈很厉害。
  
  “有很多女律师吐槽兼顾不到家庭,但我感觉还可以。”苏甜告诉记者,她代理的案件基本上都围绕着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从法律规定出发维护当事人权益,不会通过应酬、找关系来揽案源或者去追求超法律规定的诉讼目的,平时还是可以抽空照顾家里的。
  
  “现在只要手续齐全,律师就可以去看守所会见当事人;案件一到检察院,律师就能阅卷;只要立案,律师就有房产调查权等。”苏甜笑言,“法律赋予律师的权利越来越大,我觉得做律师的前途是光明的”。
  
  谈及这些年做律师的心得体会,苏甜用长沙话“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来总结:“当前我国律师,确实不如国外律师地位高,很多人对律师还存在误解。但随着法制的健全和社会意识的进步,律师的价值将越来越得到体现,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尊重律师。我热爱我的职业,我会继续努力,让工作和生活两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