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民警抚养脑瘫弃儿 12年花费20余万
更新于:2018-05-25 20:17:16 来源:法制周报
   
轩轩倚靠在沙发上,望着正在打电话的张茂斌。
 
张茂斌在给轩轩擦口水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通讯员  刘彬
  
  2006年的那个深夜,妻子从公交车上捡回轩轩,长沙民警张茂斌一家,就与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脑瘫男孩结下了不解之缘。12年来,两夫妻将轩轩视如己出,抚养、治疗花费已逾20余万,轩轩也成长为一个活泼爱笑的小男孩。对于未来,一家人没有更多的打算,“只要我们有一口饭吃,就不会放弃他”。
  
  没人要,我们养
  
  半躺卧在围满软垫的沙发里,身下垫着几张干净的枕巾,12岁的轩轩专注着半米开外的笔记本屏幕。
  
  两室一厅的空间里,摆满了杂物,目光所及,都是轩轩的轮椅、尿不湿等生活用品。
  
  如果不是他偶尔无意识淌下的口水,偶尔随着剧情手舞足蹈,外人难以想到这个身高1米5多、手脚纤长头发黝黑、皮肤白腻的秀气男孩,竟是一个脑瘫患儿。
  
  5月22日,在长沙市望月湖街道某小区里,56岁的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巡警大队民警张茂斌,不时为养子擦拭口水。
  
  这个脑瘫孩子进入张茂斌一家人的生活,是2006年5月份的一个深夜。当时,张茂斌的妻子张丽慧,在一家公交公司当调度员。
  
  当晚11点,准备下夜班的张丽慧按惯例巡察公交车时,注意到在118路公交车的发动机盖上,搁着一个花布包袱。
  
  她走上前一看,一个头顶秃了半块的男婴,正躺在旧衣服和花布包成的襁褓里。除了袋廉价的奶粉、一个奶瓶和一个小碗,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物件。
  
  “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弄丢了,还是被扔在这了。”张丽慧一时没了主意,只好给当民警的丈夫张茂斌打电话,商量怎么办。
  
  “我当时告诉她先报案。”张茂斌回忆,在车站辖区派出所登记后,夜已经很深了。在民警的建议下,妻子先将男婴带回来照顾。
  
  第二天,夫妇俩就四处登报、联系电视台,通过各种渠道发布消息,试图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
  
  夫妇俩捡了个男婴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有熟人想要抱养这个男婴。
  
  不过,熟人抱去后,马上又送回来了。因为抱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诊断这个孩子患有先天性脑瘫”。
  
  夫妇俩愕然,这才明白了男婴总是支不起头、翻白眼儿、流口水,以及被亲生父母狠心遗弃的原因。
  
  “没人要,那就我们养吧。”虽然夫妇俩已经有了个9岁的儿子,但是生性善良的他们不忍心撒手不管,“这孩子实在太可怜了。”
  
  12年视如己出
  
  这一养,就是12年。
  
  捡到孩子的4个月后,患有子宫肌瘤的张丽慧需要动手术,又恰逢父亲过世,一家人都需要照顾,张茂斌实在分身乏术,只好强忍不舍,将男婴送到福利院。
  
  他还记得那天是周五,孩子被送走的当晚,一家人都没吃饭,觉也睡不好,“都在想孩子”。朝夕相处的4个月里,他们已经和这个可爱的男婴积累起深厚的感情。
  
  周一大清早,夫妇俩就赶到福利院,把男婴接了回来,办理了正式领养手续。9岁的亲生儿子,默默接受了这个分散父母注意力和关爱的弟弟。
  
  张家给这个男婴取的名字“释来轩”,是张茂斌72岁的岳母专程去寺庙求来的,“来轩”,是指他是从车上得来的。用了佛祖释迦摩尼的姓,“希望他得到佛祖庇佑,平安长大。”
  
  12年来,一家人辗转北京、南京和娄底等地,竭尽全力为轩轩求医问药。最终,轩轩被确诊为重度脑瘫。
  
  他们打听到,目前轩轩可以接受的治疗方案,一种是通过开颅手术做干细胞移植,需要20多万元,但手术效果不明。另一种就是保守治疗,针灸、吃药和按摩。
  
  可是他们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夫妇俩月薪加在一起也才6000余元,为了方便推轩轩出来晒太阳,他们还从原有的7楼搬出,租了套一楼的房子。每月光房租就要1300元,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了。
  
  囊中羞涩的夫妇俩,只能继续保守治疗。为了给轩轩找偏方治病,张茂斌72岁的岳母,几乎跑遍了整个长沙城,还舍不得孩子吃一点苦,冒一丁点风险,“一看到药方里有蝎子蜈蚣啥的,就不敢给轩轩吃了。”
  
  全家人视轩轩为掌上明珠,一切都要给他最好的。每天,轩轩要用4片尿不湿,一个月就要300元左右。担心无法站立的轩轩营养不良,每天变着花样给孩子煲汤。今天桂圆炖蛋,明天萝卜炖筒子骨……尽量不重样。
  
  一有人来看轩轩,老人就如数家珍地摊开了自己给轩轩买的补药、保健品,最近,她又瞒着女儿女婿,用私房钱给轩轩买了一大盒包装精美的蜂胶,“这个一天给他吃6粒”。
  
  “我们有吃的,就不会饿他”
  
  这些年,一家人经常被人问的就是捡了轩轩“后悔吗”。
  
  明里暗里,身边总有人质疑张茂斌一家捡了个“傻孩子”,不知道图啥。张茂斌一笑置之,直言不后悔。
  
  因为这个男婴的到来,一家人的生活被改变了。张茂斌和妻子放弃了所有的业余爱好。全家至今仍只有张茂斌部队分配的一套旧房子。
  
  张茂斌所在的巡警大队,负责梅溪湖、汽车西站等人流量较大区域巡逻工作。面对负担繁重的家庭和工作,他基本没有请过假。哪怕是妻子开刀,张茂斌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女儿女婿上班时,岳母张美美就是照顾轩轩的主将。张茂斌下班,就接手给轩轩换尿布、泡脚、按摩,周末休假推轩轩出去遛弯。为了多挣点钱,张丽慧选择兼职,每日为两份工作奔波。
  
  在一个脑瘫患儿家长交流微信群里,大家都知道,这个孩子是张茂斌一家捡来的。很多家长向张茂斌表达了敬意,“他们觉得,自己的亲生孩子得了这种病,都很难坚持。”
  
  2010年,一家本地媒体率先关注到轩轩,报道了这个家庭收养脑瘫弃儿的故事,但并未引起社会太多关注。
  
  直到2013年,在一次单位评选好人好事时,张茂斌全家抚养轩轩的事,才被多家媒体再次提起,得到时任长沙市市长张剑飞的批示。轩轩终于有了每个月800元的助残金。
  
  一家人都不爱声张,平日,也少有人捐助。最近,经媒体报道后,一所艺术学校送来了1400元捐款。轩轩反复把玩着红包,满脸新奇。
  
  尽管轩轩不会说话,但他给全家人带来的快乐,并不比正常孩子少。他开心时,会大笑着往人怀里钻,不开心时则会吼叫。他能清楚地分辨,身边人讲话的内容和用意,一听到有人说他是捡来的,“就哭脸”。
  
  他对家人的依恋程度,远远超过了其他正常孩子。只要听到在外地打工的哥哥“打电话来了”,轩轩的脸上会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并闹着要接电话。
  
  全家人当中,轩轩对张茂斌的脚步声最为敏感,从不允许家人关门。一到下班时间,他就像只小狗一样伸长脖子,不时望望门外,等着爸爸回家的脚步声。
  
  有时候,张茂斌在单位值班不能回家,轩轩就会眼巴巴地等上一整天。这种强烈的被需要感也是张茂斌幸福的来源之一。
  
  随着轩轩一天天长大,要抱起20多公斤的他,年迈的谢美美已经力不从心。谈到夫妇俩老了之后,谁来照顾轩轩的实际问题,张茂斌表情复杂。
  
  这个56岁的普通民警说,他没有太多的想法,他只想继续好好照顾轩轩:“我们有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