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90后民警易辉:教育矫治需要与学员心灵撞击
更新于:2018-05-02 21:24:07 来源:法制周报
   
在生产车间检查产品质量。
 
与即将回家的戒毒人员谈话,鼓励他回家重新开始好好干
 
易辉在给新进来的戒毒人员上课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
  
  见习记者 陶星默 文/伏志勇 图
  
  易辉已经记不清多久没回家了。“大概3、4个月吧。”他挠挠头,他家离单位仅仅两个小时的车程。
  
  他是益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3大队民警,自2013年10月参加工作,5年来,累计加班达300余个工作日,远离繁华,与危险作伴,与清苦为伍。
  
  强制隔离戒毒民警面对的是一群行为违心、心灵和肉体受到不同程度污染、扭曲和摧残的特殊群体。对他们的教育矫治不是简单的行为习惯的强制改变,更重要的是对他们的人格矫治教育。易辉认识到,劳教化思维是制约当前戒毒工作创新发展的关键因素,对戒毒人员的教育矫治,是一项艰巨而复杂的工程,是心灵与心灵撞击的工程。
  
  爸爸的“同事”
  
  “我是你爸爸的同事,这1000元是你爸爸托我带回来的‘工资’。”
  
  “那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面对天真可爱的小姑娘脆生生的提问,易辉不忍心辜负小姑娘眼神中的期待。“爸爸在外地打工还得一年多才能回家。”看到爸爸的“同事”本十分开心的小姑娘撅起了嘴巴:“那你要爸爸常打电话回来啊。”
  
  小姑娘是戒毒人员王某的女儿。王某自2014年7月25日入所以来家里从未来探访,思想波动较大,情绪不稳,不能安下心戒毒,与其他戒毒人员时有矛盾发生。“亲情是战胜毒魔的重大力量。”
  
  易辉边耐心做好王某的思想安抚工作,一边试图联系王某的家人。与王某家人进行电话沟通后,了解到其家里除了年迈的父母还有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女儿,妻子已离婚,家中条件十分艰苦,连小孩交学费也是捉襟见肘。家人怕影响小孩的学业一直瞒着王某在戒毒的事实,所以就一直没来探访。
  
  易辉决定去拜访王某的家人,见到王某的家庭情况后,易辉向大队领导和所领导做了汇报。第二天,易辉跟随教育科长、大队领导以同事的身份再次来到了王某家中,送去了王某搭回家的1000元的“工资”。
  
  此后,王某的家人每月都来进行一次探访,王某也一改往日的懈怠消极,在所里表现越来越好,希望能早日出去与家人正常生活。“我发誓一定要戒除毒瘾”。王某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学员的“朋友”
  
  面对大多数年龄比他大的戒毒学员,易辉总是平等的看待他们。对戒毒人员提出的诉求,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他都尽量给予满足。
  
  “看他天天忙得团团转,但从未听他说过一句怨言,讲过一声苦,道过一声累。”一名学员讲。戒毒人员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找他说,有什么困难都愿意找他帮忙。“‘朋友’才能互相解开心结,解开心结才能让他们走上正轨,我愿意也很希望成为他们的‘朋友’。”
  
  强戒人员徐某29岁,入所以来身份意识淡薄,行为养成差,抗拒改造的气焰十分嚣张。不仅经常与其他学员发生冲突,还以手曾受伤为由,找借口,拒不参加习艺劳动。
  
  易辉多次找他谈心,逐渐了解到徐某性格偏执,多次受到公安机关的处理,家人已对他彻底绝望,徐某便“破罐子破摔”。搞清楚“病因”后,经与大队民警研究,决定采取先约束后激励的个别教育法。通过多次组织戒毒人员开展帮教大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教育,帮助徐某深入查找自身不足。再开展教育谈话,通过耐心开导,徐某渐渐认错服教,改造表现日益良好。
  
  在月生产总结会上,徐某当上月生产能手。“做梦都没想到大队干部会推荐我当产能手,干部和戒毒人员信得过我,我一定好好干,改造好自己。”徐某感动地说。
  
  易辉作为大队管理干事,负责强戒人员奖惩的申报。该项工作不仅繁琐,而且复杂,如果责任心不强,不够细致小心,稍有不慎,就会对戒毒人员的矫治教育带来无法估量的影响。因此,自2014年2月到3大队担任管理干事以来,易辉经常拿着以往的档案样本向老同志请教,翻阅各种资料文件、法律法规,总结经验,率先在3大队开展内务“流动红旗”评比制度、积极组织每周“一省两评”的教育活动。
  
  同事眼中的“工作狂”
  
  作为一名90后,易辉虽然没有丰富的阅历,但正是凭着初出茅庐的干劲和闯劲,让所里的老同志对其刮目相看。由于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特殊性,如何确保场所安全稳定,一直以来就是一个比较令人头疼的问题。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他曾多次成功处理了多起戒毒矛盾纠纷。
  
  2014年11月18日晚上,戒毒人员宿舍区突然爆发出嘈杂的喊打声,正在办公室写材料的易辉丢下笔冲向了宿舍区,发现宿舍区有近百人在扎堆起哄,人群中间戒毒人员徐某、张某曹某等人正在大打出手。
  
  当时场面已经非常混乱,他利用手中的催泪喷射器和电棒实施驱散,由于人数太多,场面不能得到有效控制。易辉眼见徐某被多人打倒在地,扑上去抱住徐某,用背部挡住了其他人的拳头,将徐某拖离人群中心,关在办公室暂时实施隔离。直到总值班带着特警队赶来,场面才得以控制。事后,易辉才发现自己的衬衫上已多处染有血迹。
  
  经常有同事说:“你该回家看看了,独生子女在家都是宝啊。”每次易辉都笑着说:“会的,会的。”但只要投入学习,忙起工作,就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易辉只是强戒所默默付出的民警的缩影,诚如一位戒毒人员在家信中所写“说实话,在3大队戒毒,充满了激情和动力,大家都能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投入到戒毒矫治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