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34.6万个人信息展览”说明了什么
更新于:2018-04-11 20:27:08 来源:法制周报
   本报特约评论员 郝雪梅
  
  近日,有一个名叫邓玉峰的青年艺术家尝试用一个实验,来呼吁保护个人隐私。半年前,他从黑市买了34.6万人的信息,包括姓名、电话、地址、身份证、网购记录、车主详细信息等。邓玉峰在武汉举办了一场“34 .6万武汉公民的秘密”的个展,试图借助艺术手段,探讨大数据时代与公民的隐私伦理边界。
  
  探讨“大数据时代与公民的隐私伦理边界”问题。这个想法很好,然而不得不说的是,把别人的信息拿出来展览,也是一种侵权行为。尽管说,在展览时,对个人信息进行了模糊处理,但是模糊处理并不完全。
  
  以一位市民的个人信息为例,28岁刘某的个人信息就只是这样处理的:电话××,家住武昌街道口,车牌号××,发动机号××,有一辆黑色别克牌汽车。表面上看,信息不完整,然而还是将一定信息展示给了公众。也许,这样的展览危害并不大,问题是,作为个人的邓玉峰有没有这样的权限?经没经过当事人的同意。
  
  正如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高富平所说,个人信息不适宜通过公开的方式来试验,根据现在的刑法,购买一定量的个人信息本身就可能达到入刑的标准。其实,邓玉峰作为个体公民,不管出发点是什么,购买如此多“个人隐私信息”的行为也是违法的。再说,能够举办“个人隐私信息展览”,为何不能去举报?最正确方式应该是在联系到了不法人员之后,寻求警方帮助,为警方提供线索。能够买到这多“个人隐私信息”,邓玉峰联系到的不法人员一定不少,涉及到的违法公司一定众多。
  
  还有我们的有关部门,不知道看了“个人隐私信息展览”之后,有什么样的感受。保护公民个人隐私信息天天火热的讨论,还是出现了如此尴尬的情况,到底是不法人员太精明,还是执法人员太麻木?“34.6万个人信息展览”,其实就是一封举报信,监管部门不妨找到邓玉峰,顺着这个线索,揪出背后出卖公民信息的那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