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我一定找到他的孩子,尽一些责任
更新于:2018-04-10 13:40:29 来源:法制周报
   
       人物资料 :
  
  姓名:张自立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78年
  
  犯罪事实:2002年12月9日至11日期间,张自立伙同他人在湘乡市采取暴力手段抢劫的士司机文某的财物,并致文某死亡
  
  原判刑期: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服刑状况:入监以来减刑6次,刑满日期2020年12月17日
  
每一位离监探亲的犯人都要戴上GPS电子定位腕带,犯人不能超出规定的活动范围。
 
张自立与接他的父亲拥抱在一起。
 
走在家乡的小镇上,已经找不到当初离家时的面貌了
 
回到家门口,母亲按当地的风俗要他洗澡跨火盆后才让他进家门
 
与亲人一起吃团圆饭
 
4月7日下午,3名离监探亲的罪犯按时回监,经过换装、尿检等一系列程序,才能回到监区
 
 张自立回到自己进行劳动改造的监区
  
  本报记者 熊小平 罗霞 曾雨田 倪欢欢 实习生 吴锦
  
  摄影记者 伏志勇
  
  4月,余寒未尽。
  
  沅江赤山岛上,因为清明节如期而至的雨而显得格外清冷。早上7时,凌晨3点便从湘乡农村赶到赤山监狱的张父,站在阵阵寒风冷雨里,心里满是紧张、激动、期待和温暖,他佝偻着背,靠在监狱高墙上,等待着儿子出来……
  
  父子相见
  
  4月5日,是张自立离监探亲的日子,他早早地起床并洗了澡。与父母相见,张自立等待了整整16年。5800余个日日夜夜,他无数次想像与父母相见的情景,可这一刻真正到来之际,他却有些不知所措。
  
  今年40岁的张自立犯抢劫罪被判死缓,后因表现优异数次减刑。此次离监探亲,他是全省获准离监探亲已服刑年限最长的罪犯。
  
  “张自立,跟我走!”7时45分,二监区副监区长任成来到张自立监舍外,通知他去办理离监手续。
  
  雨越下越大,任成带着张自立一路小跑。特警值班室警察交给张自立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面是父亲刚送来的新衣服和运动鞋。
  
  值班警察将张自立带到一间内室进行“零带出检查”。张自立脱下囚服,换上父亲为他买的新衣服,出门便遇见监狱长刘斌站在门外。
  
  张自立当即蹲下,刘斌表示“今天是你离监探亲的日子,不用蹲下。”原来,刘斌听说张自立家中贫困如洗,为了节省住宿开支,凌晨3点从乡下出发,以便天亮前赶到监狱,于是便趁着会议空隙,来到特警值班室,将一个装有500元现金的信封交给张自立,并嘱咐他“按时回来。”
  
  张自立向刘斌深深鞠了一躬,哽咽地说:“监狱长,您放心!”
  
  张自立的包教警察向炫麾为他戴上GPS电子定位腕表。向炫麾一边用螺丝刀将腕表螺丝拧紧,一边告诉他不要离开居住地,一定要严格遵守离监探亲的规定。通过这个GPS电子定位腕表,向炫麾可以随时监控张自立的行踪。
  
  8时20分,监狱A大门缓缓开启,张自立走出大门,其他2名罪犯与亲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张自立并没有见到父亲,他左顾右盼,才发现父亲在监狱大门右侧的会见室门外,此时父亲也看见了他。
  
  父子俩没有说一句话,彼此靠近。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张自立泪已决堤。
  
  这时,向炫麾又走过来,递给张自立300元现金,张自立推脱不要,向炫麾将钱塞给他并说“拿着钱回去给父母买些礼物,好好孝顺他们!”
  
  陌生家乡
  
  没有民警押送,父亲拉着张自立的手坐上出租车。平日里,父亲前来探监都是早上乘坐7点到湘乡市的班车,再从湘乡搭乘早上8点唯一一趟到大通湖的班车,下午便能到监狱赶上会见。晚上随意将就一晚,第二天7点再返程。一趟下来,要2天时间,但只要200余元的费用。
  
  这次,张自立只有3天假期,父亲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租一辆车来接他。
  
  这一趟车费,父亲花了1000元钱。
  
  一路上,张自立并不多言,父子俩也无多话。大多时候,张自立静静地望着车外一掠而过的风景若有所思,时不时地查看手上的GPS电子定位腕表。
  
  他从口袋里拿出几个信封,里面是一张张崭新的钞票。“这是监狱长给的,这是副监区长给的,这是包教警察给的。”他将所有钱拿出来,一共1100块钱,然后又将钱整整齐齐叠放在一起,放进上衣口袋里。
  
  “从监狱出来到现在,头还是懵的。”这1100块钱用来做什么,张自立还没来及得思考。为了让离监探亲的罪犯能有更多一点尊严,监狱警察自发地为他们捐了一些款。
  
  9时58分,张自立向父亲索要手机给朋友打电话,虽是一台小屏幕非智能手机,但张自立并不会使用,几次都没有成功。他将手机还给父亲,讪讪地说:“不会用。”
  
  看着他的光头,张父关切地问张自立多久剪一次头发?一餐有多少个菜?生活用品要不要钱买?劳动一个月能有多少报酬?张自立一一作答。
  
  在监狱劳动车间,张自立是一个10余名罪犯小组的小组长。“压力比较大,每天要完成各项任务。但不管多累都会坚持,不能辜负监狱领导的信任。”因表现好,张自立自2008年开始便是辅助岗位。劳动时间外,张自立的兴趣爱好是看新闻、练字及架子鼓。“看新闻能了解国家大事和政策变化,练字能静心。”张自立说,监狱针对犯人有很多兴趣小组,如乒乓球、篮球、英语等,每逢监狱罪犯活动,张自立会去进行架子鼓表演。
  
  汽车驰骋在高速公路上,张自立又踏上了这片他朝思暮想的热土,可一切却是那么陌生。
  
  不会看高速公路标志、不知道什么是高速公路服务区,不认识临时停靠点。甚至,在服务区暂作停歇时,张自立向出租车司机询问“车门怎么打开。”
  
  我们去哪
  
  11时05分,汽车驶离高速,进入湘乡地段。张自立望着前方,双手握拳平放于双腿上,明显紧张起来,又似乎在努力寻找过去的记忆。
  
  “变化太大了,以前这里只有镇政府的房子。”看着家乡热闹的集市,张自立感叹到,“没有一点过去的影子了。”
  
  回到家乡,张自立第一件事,就是到当地派出所报到。张自立走进派出所院内,又一次迷茫了,他拿着一份表,却不知道该找谁。
  
  在随行记者的提醒下,张自立找到值班室,正巧遇上派出所所长杨旭强值班。杨旭强经过一番了解,当即致电张自立所在村村支书,向其道明事件原委,嘱咐一定要密切注意张自立在家的动向,随时掌握情况,派出所好及时处置。
  
  “我们派出所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摸索着做。但人交到了我们这,就得协助监狱监管好,确保不出事。”杨旭强向张自立重申了离监探亲期间的各项规定,并留下他父亲的联系方式,强调24小时开机,以便随时能联系到本人。
  
  至此,离监探亲的所有流程终于走完了。走出派出所,张自立想要买顶帽子,但几圈下来并没有买到。“没买到就算了,我只是觉得有点冷。”失落之情溢于言表。他真正想的,是戴上帽子遮住光头,让自己服刑的气息更少一点,能在村子里抬起头来。
  
  张自立的家,距离乡政府10余公里,在一片茂密的山林里。当车行至一条约3.5米宽的水泥马路上时,张自立惊呼,“我们去哪儿?”父亲被其这一声惊呼逗乐了,他笑着说:“这是回家的路。”
  
  汽车在一片稻田间穿梭,道路两边,遍地的紫云英开得正艳。张自立东张西望,离开这个村子16年,他已经完全陌生。
  
  跨过火盆
  
  走完水泥路,汽车又摇摇晃晃进入一片小山林,小路不足2米宽,路面上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和小石头。12时09分,终于在一栋破破烂烂的2层小房子前停下。
  
  张自立下车,呆呆地站着,他并不确定这是不是他的家。“以前的房子没有这么小,好像更大。”这栋建于90年代的房子,静静地坐落在在山脚下,那饱经风霜的红砖似乎在诉说着往年的辉煌。
  
  正在疑惑之时,张母手提着一筐干柴从屋内出来,大声喊到“先不要进门,快出去!”张自立一听,赶紧往外退回50米。只见张母迅速将手中的干柴放在张自立所站之处,引燃后向张自立喊到:“从火上跨过去。”张自立见火苗窜得很高,便开玩笑地说:“妈妈,你是不是要烧死我呀。”母亲嗔怪地看了一眼张自立:“要快速跨3次,往前冲!跨完火盆去水塘洗个澡再进家门。”
  
  张自立依着母亲的要求做完了所有跨火盆的动作,脸上露出了纯真又发自内心的笑。
  
  才在水塘洗完澡,远处一前一后来了两位亲人。张自立一时没认出,停顿数秒后,一路小跑过去紧紧抱住来人,唤了一声“小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两人抱头痛哭。
  
  这次,小姨听说张自立会离监探亲,4天前就从湖北赶到了这里。
  
  “他父亲患有肩周炎、腰椎盘突出、高血压,去年还动一次手术,无法干重活。为了治病,他母亲到长沙饭店打工。这两年,他母亲又因为胆囊炎问题手术住院,胆囊被摘除,也不能外出打工了,如今全家的经济来源全靠他父亲在附近帮人盖房子做小工。”说到动情处,小姨泣不成声,“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在外面抬不起头,俩老口也不愿意去求人,有苦说不出啊。”
  
  而此时的张自立,看着这家徒四壁的房子,回想起20年前,这个家是全村第一个建红砖房的、是第一个使用手机的、更是第一个骑上摩托车的。如今,四周小洋楼林立,而自己的家却已残败不堪,这一切全因自己造成,张自立愧疚不已。
  
  自从张自立进家门,父母便一直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搭上一个临时的灶台生火做饭。中午,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了简单的团圆饭,张自立全程没有说话,除了给亲人盛饭外,更多时候低着头,几次抬手擦拭眼泪,偶尔笑一笑。
  
  随后,张自立又给去年去世的爷爷上香。“我这个身份,不能去祠堂祭拜,只能在家里。”他跪在爷爷的遗像前,磕头、上香,百感交集。
  
  归期提前
  
  张自立与亲人促膝长谈,这一夜基本无眠。同样无眠的,还有向炫麾。
  
  张自立离监探亲的这3天,向炫麾的工作便是通过GPS电子定位腕表,随时关注他的行踪。白天每隔半个小时查看一次,晚上每两个小时查看一次,即便是凌晨两三点。
  
  在其离监之前,向炫麾就一直叮嘱“亲戚朋友如果要来看你,就来家里,不要外出。”虽然不曾外出,但张自立离监探亲的消息,在这个小山村还是迅速传了开来。
  
  或许是听从了向炫麾的建议,或者是无颜多方走动,这几天,张自立除了去派出所报到,未出家门一步。
  
  4月7日,是张自立回监的日子。清晨5点,一家人便早早起床。为了能在监狱规定的下午4点前准时回监,张自立吃过早饭便开始准备。
  
  记者提醒张自立时间还早,可以和家人在一起多待一会。“不了,万一路上堵车就会迟到,绝对不能迟到!”临行之前,张自立再一次祭拜了爷爷。一家人把他送到门口,母亲再也没有忍住,眼泪长流,转身躲进了里屋。
  
  年近90岁的外婆,站在小山头上,远远望着张自立远走的背影,不肯离去。
  
  父亲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却跟在身后面送了一程又一程。
  
  回程的路上,张自立强忍着悲伤。过去的事成了他心里不愿意触碰的地方:“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找到他(被害人)的孩子,为他尽一些责任。”
  
  谈及孩子,张自立表示,出狱后会依照家里的意思先结婚,邀请向炫麾以及记者与随行的警察参加婚礼。“别忘了哦,这是我们的约定。”见记者连声答应,张自立高兴地说道。
  
  12时20分,张自立到达南嘴镇。此时,向炫麾和任成早已在监狱外等候。见时间还早,向炫麾带他参观了一下监狱外围。
  
  张自立服刑已有16个春秋,可这却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高墙之外的世界。他抬头看着一碧千里的蓝天,环顾碧波荡漾的沅水,似乎想要将这莺飞草长的暮春装在心里,想要抓紧机会呼吸这自由的空气。
  
  下午15时45分,张自立就要告别短暂的自由生活,重新回到监狱。经过一系列严格复杂的检查,卸下GPS电子定位腕表,张自立又换上了囚服。与离监不同,这一次他一直红着双眼,短短不到72小时的离监探亲,社会的变化、父母的等待、监狱警察的真心帮教,使他背负了更多的责任与感动。为了表达感谢,张自立家人通过微信给向炫麾转账1000元,向炫麾拒收并电话告诉他们:“新时代的监狱人民警察为落实监狱的治本安全观,以人为本,公平公正,公开执法,如果要感谢,希望向社会多宣传新时代监狱人民警察精神。
  
  “谢谢你们一路陪伴!”张自立拱手作揖对随行记者表示感谢。接下来的余刑岁月,他说将整装待发,带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努力改造,早日回归社会、回报社会。
  
  (文中张自立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