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法治关怀”呵护72小时离监探亲路
更新于:2018-04-10 13:08:03 来源:法制周报
   ◆落实治本安全观 湖南省赤山监狱率先试点     ◆本报记者全程记录
  
  “法治关怀”呵护72小时离监探亲路
  
离监探亲当天是清明节,下着雨,三位离监探亲的犯人在各自包教警察的带领下离监。
  本报记者 熊小平 罗霞 曾雨田 倪欢欢 实习生 吴锦  摄影记者 伏志勇
  
  清明时节雨纷纷。今天是2018年4月5日,正是清明。
  
  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淼,湖心赤山岛,更着风和雨。
  
  赤山岛,亚洲第一大内陆岛,仅靠近年修的白沙大桥和茅草街大桥与外界南北相连。
  
  赤山岛上的赤山监狱,与香港赤柱监狱一字之差,曾名“湖南省第一监狱”,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清代。一出大剧,即将在这里上演。
  
  8时30分,雨如注。两扇沉重的监狱大门无声开启,3名衣着平常的男子,在监狱警察的陪同下走出大门。大剧启幕:3名重犯离监探亲。
  
  3名罪犯
  
  为落实司法部“治本安全观”和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激励罪犯向好改造,赤山监狱作为湖南省率先试点单位之一,启动罪犯离监探亲工作,3名罪犯4月5日8时30分离监回家,4月7日下午16时前自行回监。
  
  1988年出生的阮自正(化名),宁乡市回龙铺镇人,犯抢劫罪,原判有期刑期12年。
  
  1976年出生的姚自新(化名),长沙市雨花区人,虚开增值税发票,原判有期刑期10年。
  
  1978年出生的张自立(化名),湘乡某镇人,犯抢劫罪,原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离监探亲
  
  狱政科李学文科长介绍:“离监探亲,就是犯人回家,不押送,不穿囚服,自行回监。”
  
  8时25分许,李学文在监狱大门内侧等3名罪犯“零带出检查”“佩戴电子定位腕表”后,进行训话:“再重申一次,你们要按时到当地派出所报到,不得饮酒、不得驾驶机动车,不得出辖区。必须按时返回。”
  
  8时30分,铁门开启,罪犯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亲人。亲人有的先一天就来了,有的凌晨3点到,都在门外早早守候。
  
  短暂的激动拥泣之后,他们分别和包教警察告别。张自立的包教警察向炫麾轻言细语叮嘱:“一定要回来,反正时间也不长了。回来的那天,要考虑路上可能堵车。好,快出发吧。”二十八九岁的向炫麾,在40岁的张自立面前,充满关切甚至慈爱,如兄如长。
  
  阮自正和张自立家里都设法弄了车来接。姚自新的妻子是搭班车来的。很快,3路人马各自踏上归途。
  
  姚自新与妻子共一把伞,在雨中紧紧相拥前行,去小宾馆取行李,然后去路边,等过路的班车赶往长沙市韶山路的家中。
  
  最大担忧
  
  3名罪犯,有的手上有人命,时间最长的已有16年坐监。他们复杂的人性里,有不可忽视的狼性,一旦失控,不堪设想。如何保证万无一失?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监狱长刘斌是这出大剧的总导演,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访谈时,说到这8个字,突然提高了声音,既是工作要求,也是一种霸气自信,“从服刑期间的表现,刑期结构,城乡分布,文化程度等多个方面,这3人都极具代表性。”他说, “针对每一个罪犯,我们都做了大量测试、评估。”
  
  然而罪犯离监会发生什么,无法预料。“谁也不能保证100%,这是我最担忧的。”刘斌坦言,“不是担心追责。担心的是如果出了纰漏,将影响对这项工作的整体评估,不利于离监探亲常态化。”
  
  在三名罪犯离监探亲前一天,刘斌分别与他们进行了深谈。在他们即将离监之前,他再次逐一叮嘱“一定要回来”。得知张自力双亲年迈特别贫困,刘当即掏出500元:“买点东西给父母,这几天好好陪陪他们。按时回来啊。”40岁的张自立热泪盈眶,哽咽着说:“监狱长,您放心呢!”
  
  归去来兮
  
  4月7日,赤山监狱,天空一扫连日阴霾,响晴。
  
  12时20分,张自立归来。
  
  13时00分,姚自新归来。
  
  15时30分,阮自正归来。
  
  他们不约而同提前归来,在监狱大门外稍事休息,15时45分,在监狱警察带领下,列队走进大门。
  
  所有人员,包括监狱长刘斌,办公室主任银虎仁,包教警察向炫麾、谌小平、邓博文,跟组人员刘红霞,訚漾,李姣姣,还有记者以及其他参与人员,都松了一口气。
  
  3天的离监探亲结束了。重新告别家里边的至亲至爱,重新告别大门外的绿树长堤,重新走进电网下的森森高墙,纵有万般不舍,他们也是带着新的嘱托、新的期待,新的力量归来了。
  
  结束,是另外一种开始。
  
  监狱长访谈
  
  记者:据我所知,赤山监狱这些年成就斐然,获得全省监狱系统绩效考核第一名、综合治理考核第一名、警察分组包干管教罪犯等经验在全省推广,这次也率先试点罪犯离监探亲,请问开展离监探亲工作有何意义?
  
  刘斌:离监探亲是对罪犯服刑改造期间一贯认罪服法、遵守监规、积极参加劳动改造的一种行政奖励,是践行国家总体安全观下的监狱治本安全观的生动实践。
  
  从监狱罪犯层面来说,离监探亲对罪犯安心改造能够起到以点带面的正面教育引导作用。一是让罪犯合法权益得到保障。二是促进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行政奖励。三是让罪犯在服刑期间感受到国家发展、社会变化,用亲身经历回到监狱后影响其他罪犯。
  
  从社会意义上来说,可以让社会公众更好地了解监狱,达到监狱与社会共同教育的目标。
  
  记者:离监探亲的条件是什么?
  
  刘斌:原判有期徒刑及原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执行有期徒刑二分之一以上,心理及身体健康,离监探亲对象仅限父母、子女、配偶,且户籍和居住地均在本省。
  
  记者:离监探亲实施步骤是什么?
  
  刘斌:由罪犯自愿报名申请、罪犯小组讨论、分监区警察集体评议、狱政科审查、危险性评估等工作后,再由监狱警察前往当地公安机关和司法局社区矫正部门协调协助监管等。基本上,一个罪犯离监探亲,监狱需要35个左右警察参与其中各项工作。
  
  监狱警察的家国情怀
  
  如果“罪犯72小时离监探亲”是一出大剧,这出大剧的导演,编剧、场记,剧务,群演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监狱警察。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成功了,都是他们份内之事。人们不会想到在每一个个体的执行过程中,不出任何纰漏,实际上很难。最难把握是人心。且不说长期与社会脱节的人猛然回家,会发生什么无法预料,还有可能的疾患、车祸、冲突等更无法预测。意外一旦发生,走向可能改变;行动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刘斌说是否追责尚在其次,我担心的是影响对这项工作的整体评估,不利于“离监探亲”常态化。
  
  曾任司法部部长的张军指出:“教育改造罪犯是监狱的本职,要把‘不跑人’的底线安全观深化为向社会输出合格‘产品’的治本安全观。”治本安全观,是国家总体安全观的重要组成部分。
  
  监区内外四天采访,除了看到戒备森严井然有序,我还看到不同年龄段的监狱警察:羞涩腼腆的年轻特警杨旸,中年稳重的副监区长任成,满头银发的监狱长刘斌——仿佛是一个监狱警察的整个职业生涯。他们的职业生涯,主要工作就是在高墙内,把“次品”改造成“正品”。他们每一个人的职业生涯,都与国家安全紧密相联。
  
  他们自己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的帽徽上分明大写着“家国情怀”。(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