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正月初四,派出所民警连轴转
更新于:2018-02-24 09:17:11 来源:法制周报
   
  2月19日下午4时,民警杜杰与同事一起处理一起纠纷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文/图
  
  春节,派出所的民警们是如何度过的,又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2月19日,大年初四,记者来到长沙市公安局坡子街派出所,跟随民警接处警,体验基层民警春节期间值班的酸甜苦辣......
  
  连轴转了24小时
  
  2月19日上午8时许,微冷。天还没大亮,坡子街派出所大厅却已经开始热闹起来。
  
  “我一觉睡醒来,放在网吧键盘上的手机就不见了……”一名年轻小伙耷拉着头,向值班民警屈斌报案。
  
  尽管双眼布满血丝,头发又油又乱,屈斌仍努力用疲倦的语气安慰小伙,“放心,我会去调视频帮你查的。”
  
  屈斌已经连轴转工作24小时了。在此前的凌晨5时许,他和同事接到110指挥中心转来的报警,一名家住三兴街的中年女性吸毒者被家人发现倒在厕所内。
  
  “她去年被我们所里强制戒毒过”。接警后,屈斌赶紧通知刑侦队勘察现场,并将家人带到所里谈话,了解情况。警方发现这名吸毒者是吸毒过量致死。家属对此没有异议。
  
  时钟再往回拨,屈斌和同事才处理完解放西路“酒吧街”醉酒者打架。将醉酒斗殴者带回做笔录、醒酒、视情况教育或行拘,一折腾,基本也到天亮了。
  
  屈斌低下头,为小伙子仔细做着笔录,直到小伙子放心地离开。一直忙活到同事们来交接班,屈斌才匆匆端起凉了的早饭,扒了两口。
  
  “8点半物业上班后,别忘了去调监控视频”。临走前,屈斌告诉同事,还有一起公寓租户财物失窃案,需要调取监控视频。
  
  2月19日,这只是坡子街派出所民警们春节值班中最为普通的一天,普通得就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据悉,坡子街派出所辖区面积约1平方公里,包括解放西路酒吧一条街、驻扎火宫殿等美食老店的坡子街、遍布大型商场的黄兴路步行街,吸引了大量游客、本地人,拥有高峰期多达10万人次的日均人流量。治安条件复杂,即便春节人流剧减,日均接警量也达到三四十起。2月19日,截至当晚10点,已接警25起。
  
  “从早上8点,到次日早上8点,每个值班民警都必须值班24小时。”坡子街派出所教导员王劲松介绍,目前,该所有42名民警、44名辅警。今年春节期间,所里每天安排了10余名民警值班,以便及时处理每一起警情,确保居民安全过节。
  
  16个不完整的年
  
  为了保证值班的24小时精力充沛,这天,28岁的辅警吴金龙特意带了4罐可乐来上班。大年三十那天,他值了一天班。这会,他正紧张地盯着电脑的系统,注意不时响起的新警情提示音。每一起警情,都要求值班民警在第一时间内回复、更新处理状态。
  
  “这两天还算清闲的”。吴金龙说,“圣诞”“跨年”出来过节的人更多,警情剧增,所里明显人手不足,今年元旦当天,所里值班民警出了108趟警。
  
  上午9时,54岁的老民警叶文杰和同事章宇一起,驾驶警车从所里出发,沿着解放西路,一路向人民西路、湘江中路驶去,开始日常巡逻。
  
  清晨的街头尚显冷清,警车不时拐入逼仄的市井小巷,车速并不快。“我们巡逻没有特定路线”,叶文杰的目光,一直在街头逡巡,他关注的,除了可能会发生的群体事件、打架斗殴,还有“棋托”。
  
  在五一路上、沿江,常有人摆出象棋“残局”设赌局敲诈。受害者一旦入套,少则被骗两三百元,多则上万元,“等民警赶到,人都跑光了。春节更要防着他们出来行骗”。叶文杰说。
  
  一个小时后,巡逻完返回所里的叶文杰,接到了第一起出警任务。乐和城一家指甲油店的员工何女士报警称,昨日,她放在店内桌子上的一台IPAD不翼而飞。以为派出所放假,她并没有当天报警。
  
  叶文杰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店内,询问何女士是否有空到所里做个笔录。何女士有些意外,“没想到你们今天都上班”。
  
  “当然,派出所节假日都不休息。”从警16年来,每年春节,叶文杰几乎都要和同事们轮流值班,他也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过一个完整的春节了。
  
  为解纠纷主动掏钱
  
  下午3时许,出来逛街、游玩的人逐渐增多,警情也随之剧增。所里已经出现人手不足,主要负责为被盗市民调取“天网”监控视频的民警杜杰,也和同事一起驾车出警,前往长郡中学附近一处地下车库,调解一起破坏财物的纠纷。
  
  急匆匆赶到地下车库内,杜杰和同事站在剑拔弩张的当事双方中,询问是怎么回事。原来报警的是18岁的女孩。几个小时前,女孩站在一家卤味店前。一名中年男子恰好路过,撞落了她手中的手机,手机屏幕上出现裂纹,女孩索赔却遭拒。
  
  为了索要赔偿,女孩和朋友将中年男子一家堵在车库,索要修理手机的赔偿。两人争吵中,女孩报了警。
  
  看到民警,两人互相大声指责起来。“她要300块。还害我一家走不成!”“他说我讹钱。我下午3点的两张电影票已经过期了!”杜杰带着双方回到卤味店询问。卤味店内没有监控,但经店员作证,手机确实是男子无意撞落的。
  
  在民警的见证下,女孩小心揭开裂开的保护膜,手机屏幕完好。但两人依然为赔偿问题争论不休,女孩坚持,除了保护膜需要赔偿,还要赔偿作废的两张电影票钱。两人被带回所内做笔录。
  
  “这个没有强制性措施,我们警方不能介入。”为两人做笔录的民警告诉双方,经济纠纷警方无法介入,建议他们各退一步。
  
  “要不我帮你赔她贴膜钱?你把电影票钱赔给她?”民警主动掏钱,试图为两人调解遭拒。
  
  僵持一阵后,中年男子赔了贴膜钱。
  
  出于对警方的信任,遇到困难,许多市民第一时间会想到打110找民警,但一些“警情”并不在公安机关的管辖范围内,例如夫妻吵架、经济纠纷等,但接警后,民警还是会竭力给予市民帮助。负责接警的吴金龙深有感慨 :“民警也不是万能的。”
  
  1小时6失主报案
  
  晚7时许,叶文杰刚把一个丢了手机的姑娘带到所里,又赶去火宫殿调解打架纠纷,所里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
  
  杜杰和同事也出了一趟警——这次,是醉酒者堵在闹市街头闹事,不仅阻拦他人车辆经过,还动手袭击交警。
  
  醉酒者很快被带回所里醒酒。醉酒者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村老人,坐在值班大厅的长椅内,惴惴不安地等待儿子出来。
  
  当民警们告诉老人,儿子今天出不来了,老人慌了神,“这么晚了,班车都停了,我也不认路,怎么回望城呢?”
  
  在警方的帮助下,几经辗转,老人晚上终于有了落脚处。“走,大伯,我送你。”刚忙完手头上的活,吴金龙就出门开车送老人去休息。
  
  杜杰的值班电脑前,已经排起了长龙——一个小时内,已经有6个丢了手机的失主来报案。她们大多是来自广东、北京等地的游客,在黄兴路、五一广场等繁华路段逛街时,手机被扒窃,正在焦急地等待调取天网监控视频。
  
  “是这里吗?你还记得经过了什么店吗?”“这个身影是你吗?”每一个外地失主都对地形路名一无所知,她们查看视频至少需要半个小时以上。杜杰反复调取每一个失主可能经过的探头监控,努力配合她们。
  
  尽管杜杰疲惫不堪,但还是耐心地一遍遍向来自全国各地的失主们“科普”,如何与手机厂商客服联系,锁定手机位置等等。从7点到9点,他没离开电脑一步。
  
  一转眼到了晚上9时40分,值班大厅内,有被扒窃的失主在哭泣,更多的是不断拥入的报案者。两名神色严肃、身着便装的年轻男子匆匆走进来,和值班台内的民警们打招呼,“抓了3个。”“手里有货吗?”“没有。”
  
  原来,这两名男子都是所里的便衣反扒民警。他们刚抓了3名扒手,但没有截获赃物。稍事休息后,两名反扒便衣民警又匆匆走出派出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晚11时许,值班民警们继续忙碌在街头或者值班台内。在熙熙攘攘的坡子街新华楼后,这个小小的派出所依然灯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