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人大代表热议两院报告
更新于:2018-01-30 13:25:01 来源: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 两会报道
  
  1月26日下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出炉。和以往相比,这两份报告看起来虽然不是厚厚一叠,但在代表的心里却份量很重。这两天,代表们围绕自己关注、关心的话题,展开了热议。
  
  省人大代表卢宏 :建议以案件数量分配员额法官人数
  
  省人大代表卢宏对省高院报告中关于全面完成法官员额制改革的内容有很深的体会。卢宏说,报告中提到,遴选首批员额法官5480名,占中央政法专项编制的35.7%,取消院庭长案件审批制度。“员额法官将被赋予一定的自由裁量权,随着改革的推进,员额法官承办的案件将无需请示汇报,无需院庭长签发。也就是说谁审理谁裁判,谁裁判谁负责。”
  
  卢宏告诉记者,法院干警在改革后分为3类:员额法官、法官助理和司法行政人员。本次司改中,中央要求各省入额法官占各省中央政法专项编制比例应当不超过39%。
  
  按照省高院的工作安排,主要依据各级法院占政法专项编制人数在中央确定的39%比例的框架下,来确定各级法院员额法官的人数。全省首批入额法官5480人,其中长沙两级法院遴选出员额法官560人,长沙中院113人。2017年5月完成法官员额入职。
  
  卢宏说,2017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全省法院新收案件728877件,审(执)结案件717029件;长沙市法院新收案件169799件,审(执)结案件166687件。按照目前的入额法官人数计算,全省法院员额法官人均结案数约为130件,而长沙两级法院员额法官人均结案数约为298件。“结案298件,意味着什么?我们一年的工作日只有220天,那长沙两级法院员额法官平均每天都要审办1件以上的案件。”
  
  这反映了员额法官制度实施以来,长沙两级法院承担了全省四分之一的案件。卢宏说,长沙法院法官人均结案数比全省法院法官人均结案数多168件,是全省人均工作量的2.3倍,相比同期我省其他案件数最少的法院的人均工作量,长沙法院法官人均结案数多出221件,是结案数最少地区法院的3.9倍。长沙法院原有审判业务庭室中还有相当数量已被人大任命的审判员和被本院任命的助理审判员没有入额,却仍要承担繁重的审判辅助任务。
  
  卢宏认为,从省高院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出,湖南法院在法官员额制改革方面确实做了大量工作。在卢宏看来,员额法官数量过少与案件数量增长过快之间的矛盾是湖南省法院已然存在的最大矛盾。加之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尚未完善,员额法院不能在短时间内配齐法官助理和其他司法辅助人员,同时随着司法改革确立的案件终身负责制,法官们所面临的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案件基数过大,难免会对案件质量、法官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卢宏说,由于工作压力超大,干部职级待遇较低,司法履职环境尚未得到有效改善,导致法院人才流失较严重。以长沙中院为例,去年一年有1个庭长、4个副庭长相继辞职。这种状况如不能及时得到改变,直接的结果是导致案件积压,审理周期延长,势必对法院司法职能和司法效果产生严重不利影响,并最终影响地方良好的形象和经济发展。
  
  卢宏建议,参考全国其他省份在司改中对员额法官名额的分配方法,一种更优化的做法是按照各级法院案件数量为基础来确定员额数量的分配。例如在贵州省、广东省,均采取按照案件数量分配员额的原则。“今年按照司改的要求,我省仍将有员额法官人数的动态调整机会。建议省高院在进行员额人数分配时,建立以案件数量(可以是以往多年累积案件数量)为员额法官人数分配方案的基础,确保员额配置向“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的法院倾斜,同时多渠道配齐法官助理、书记员,以缓解目前一些基层或中级法院严重的案件积压问题。”
  
  钟志鹏代表 :律检、律法关系不断改善
  
  省人大代表钟志鹏说,两院工作报告紧紧围绕党中央十八大,十九大会议精神,深入贯彻省委省政府“三个着力、四大体系、五大基地、五个强省”等一系列重大部署,充分反映了两院谋大局讲政治,关注和保证民生,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为湖南省经济健康发展保驾护航的良好业绩。
  
  “报告内容详实充分,在回顾依法履职情况时,采用数据和事实说话,对相关专业术语以附录的方式予以解释,对有关案件数据以图表的方式进行分析,十分直观。”
  
  钟志鹏告诉记者,两院刚刚度过员额制元年,特别是检察院刚刚完成了职务犯罪侦查与预防部门整体转隶到监察委员会的重大体制变更,面临着案多人少的客观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两院做了大量工作,充分发挥各项职能,稳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全面加强自身建设,很好体现了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对于工作和队伍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报告中也进行了客观分析,找问题比较准确,也实事求是。应该客观、全面、公正的看待这些问题。
  
  2015年,湖南省检颁发了《关于贯彻执行<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的实施细则》,这在全国范围内是第一家。作为律师,钟志鹏明显感受到律检关系、律法关系在不断改善,也让过去一年里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情况大大改善。“今年的省检报告中,在积极构建良性互动的新型律检关系中提到,办理阻碍律师行使诉讼权利的控告申诉121件。探索建立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机制,打造和而不同的法律职业共同体。报告写得好,在我们律师职业权利的保障方面做得更好。”
  
  钟志鹏说,比如在会见、阅卷和听取律师意见方面,原来一起刑事案件到检察院阅卷,需要律师自己复印,还需收取复印费,现在都是由检察院进行扫描以后,直接刻录光盘交给律师,极大节约了律师的时间,提高了办案效率。其次,法院原来对律师的通行执行政策不一,个别法院强行要求律师接受安检,现在在省高院统一部署下建立律师绿色通道,律师到法院开庭办案,在向值班法警出示有效证件后,从专用绿色通道直接进入审判区,便捷了很多。
  

  熊水俊代表 :重视学生高考后的校外暴力
  
  省人大代表熊水俊对省高院报告中关于司法网拍的内容印象很深。熊水俊说,报告中提到,“网络司法拍卖成交额34.6亿元,溢价率25.6%,为当事人节约佣金1.1亿元。”
  
  “1.1亿元,是一个很大的数字”。熊水俊说,以往司法拍卖中介费用很高,实行网络司法拍卖后,为当事人省下了很大一笔中介费。而且,通过司法网拍,拍卖成交的速度也很快,参与的人群也更广,更有利于实现债权人的利益最大化。
  
  法院执行难是个老大难问题。熊水俊注意到,此次省高院报告中,对去年一年湖南法院如何破解执行难有很多介绍。例如,去年全省法院执结案件64.6万件,比前5年上升129.2%。对1.7万名拒不履行义务、规避执行、暴力抗拒执行的被执行人司法拘留,追究刑事责任310人。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4万条,联合省直40个部门建立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立16省异地执行协作协助机制,建成全省执行指挥管理平台,实行执行案款“一案一账号”。健全司法网络查控系统,累计查询银行账户305万个、金额299亿元、车辆15.8万台。“其中有创新举措,数字也很精准,说明湖南法院在破解执行难方面下了功夫”。熊水俊说,还可以在财产保全等方面,加大执行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其次还应加强小额诉讼案件的执行,并建议对于没有执行到位的案件原因进行说明列举。
  
  未成年人是祖国的花朵。根据省检察院工作报告,2017年湖南省成立的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机构32个。坚持少捕慎诉,依法不批捕4585人、不起诉2761人。开展“法治进校园”巡讲等普法教育1500多场次,为11005人提供法律援助,为97人提供司法救助。联合省教育厅等8部门集中开展“护苗”行动,依法批准逮捕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908人,依法查处学生“营养餐”中毒等恶性事件背后的职务犯罪8人。
  
  “校园暴力事件折射出的最大问题就是学校在法制教育方面做得还不够到位。”熊水俊说,尽管我省中小学目前已经实现了法制副校长全覆盖,但他们的作用还并未很好地发挥出来,青少年的普法教育也有待进一步加强。
  
  其次,除了校内法制教育,熊水俊说,学生校外暴力问题也应该得到重视。他了解到,每年6月高考结束之后,是学生犯罪、发生刑事案件的高峰期。“这段时间学生考试结束了,属于很放松的一个状态,一时失足犯了法,就算考上了大学也没办法上了。要联合公安、社会和学校加强这方面的防范,提高学生法制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