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潘志勇 :引导危困民企用法律重生
更新于:2018-01-23 10:05:14 来源:法制周报
   
省政协委员潘志勇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  两会报道
  
  1月22日下午3时,政协湖南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湖南省人民会堂开幕。
  
  13时35分,世纪金源大酒店内,潘志勇临出发前还在翻看此次为大会准备的两项提案:《关于运用破产保护制度,落实、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达到去产能、去库存、处置僵尸企业目标的建议》《关于建立破产工作府院联动机制,助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建议》。“这两个建议是相互配套的,目的就是继续为危困民营企业发声,引导更多的危困民营企业家通过法律途径依法维权,化债脱困。”潘志勇说。
  
  作为新一届政协委员,潘志勇的提案为这个寒冷的冬日带来了一抹绿和光。这位54岁的律师潜心研究法商结合,被誉为中国民企法商风险管理模式的探路人,以实际行动成为湖南法治建设的积极践行者。
  
  “南山案”引发的法商思考
  
  这两个提案的提出,跟潘志勇的经历有关。
  
  潘志勇曾是湖南通程集团律师事务所主任,一个专业律师。
  
  2000年11月,湖南南山牧场党委报经中共城步县委、县政府同意,决定对下属湖南南山营销有限公司及长沙捞刀河乳业资产推行国企改制。潘志勇受聘担任改制总法律顾问。
  
  不久,公司遭人陷害。城步县公安局以国企改制涉嫌经济犯罪立案侦查,对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生产副总等10余名相关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冻结了南仔乳业集团全部银行存款和账号,导致南仔乳业集团全面停产,几近瘫痪。不久,湖南省政府办公厅批复对“南仔乳业集团”的3家公司和“南仔”品牌予以取缔、吊销营业执照。
  
  此时,南仔乳业集团命悬一线。
  
  在南仔乳业集团生死攸关的艰难时刻,潘志勇被临时股东大会代表推选为企业管理委员会主任、代理董事长。受命于危难之际的他,一手抓案件申诉维权,一手抓生产。案件方面,他注重依法合理反映诉求,根据事项的轻重缓急逐件逐个系统解决。在他的努力下,通过向湖南省检察院申诉,最终使所谓的南山牧场国企改制经济犯罪系列案当事人全部无罪释放并获得相应的国家赔偿。
  
  历时3年,南仔乳业集团渡过难关,并以每年翻番的速度迅速成长为长沙市年销售收入过亿,纳税过千万的大型乳品企业,同时被湖南省政府表彰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当原班企业高管人员全部无罪回公司后,潘志勇主动让位,回到湖南通程律师集团事务所重拾他的大律师梦。
  
  “经历过这样的行业危机之后,我在思考如何用过去的经验和专业技能来服务更多的、同类型的民营企业,所以我又回到了律师行业。”
  
  这次回来,潘志勇不是办律所,而是办咨询公司。潘志勇创立了湖南湘通企业发展管理研究院,并以研究院为中心,组建了民企法商风险管理第一智库。“就是由法律、管理、经济等专业人员组成一个综合性的、服务民营企业的咨询团队,主要关注陷入债务困境的民营企业,帮助他们进行危机管理,达到谷底重生的目的。”
  
  打破法院受理破产案件的“玻璃门”
  
  党的十八大以来,改革不断深化,我国经济结构处在深度调整中,在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不少民企走向濒临破产的边缘。“一些民营企业爆发危机之后,老板不知道怎么应对,有的选择跑路,有的极端的选择跳楼。他们不知道国家除了破产清算这个传统的工具以外,还有破产和解,破产重整这样的保护制度。”
  
  正因为这样的因素,潘志勇带领他的团队从事法商风险管理专业的研究和服务。潘志勇说,他们都喜欢讲一个故事,美国最牛的商人是特朗普,从商人做到总统。但是翻翻他的历史,特朗普曾6次进入破产保护,并通过这个制度“咸鱼翻身”。
  
  “在充分贯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应坚定不移地减少过剩产能、斩钉截铁地处置僵尸企业,充分发挥破产保护制度的中流砥柱作用。但实际上,破产保护制度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过程中并未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2016年,湖南省工商部门共注销、吊销僵尸企业4.8万户。而2011年至2016年,湖南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728件,审结525件,平均每年不足200件。通过司法渠道破产退出的企业不足0.4%,意味着有99.6%以上退出市场的企业均能够做到资产大于负债,潘志勇认为,这不合常理。
  
  “虽然《企业破产法》在2007年6月1日就已经开始实施,但法院根本不予受理民营企业的破产申请。”2015年11月10日习近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法院开始受理民营企业申请破产。2016年,全国法院共受理企业破产案件5600多件,2017年全国法院共受理强制清算和破产类案件共计8984件。但相比数10万僵尸企业的破产需求,法院的破产案件受理数量完全不能满足其正常需求,导致绝大多数僵尸企业特别是民营僵尸企业无法通过破产保护制度去产能、去库存、减负债、闲置资源优化配置直至起死回生。
  
  潘志勇通过近5年为民营企业化债脱困、提供危机应对服务,认为受理难是阻碍破产保护制度发挥其应有作用的最大障碍。例如:新一佳超市有限公司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深圳中院近1年后才裁定受理。中国城戴斯酒店申请破产重整,芙蓉区法院1年半后才裁定受理。新一佳超市有限公司、长沙市新一佳、永州泰丰集团、湖南邦德利建材有限公司申请破产重整以及衡阳永鑫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湖北棕盛商业地产有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转重整,法院收取申请资料都已在3个月到1年以上,至今仍未受理。
  
  因此,为了进一步规范和完善企业破产保护制度,潘志勇提出建议:一、法院严格执行《企业破产法》第十条规定,在收到破产申请之日起15日内裁定是否受理,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最长不得超过30日。二、申请破产的企业,经法院形式审查,只要符合《企业破产法》第二条:“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条件,均应在法定期限内裁定受理,不得以法律规定之外的任何理由不予受理或者强迫企业撤回破产申请等。
  
  “破产保护制度是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去产能、去库存的重要法律制度,对消除僵尸企业、有效调整配置闲置资源、企业转型升级、僵尸企业盘活重生、维护社会稳定有重大作用。建议打破法院受理破产案件的玻璃门,实施相关配套制度,进一步深化和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潘志勇说。
  
  建议建立府院联动机制
  
  潘志勇认为,法院在实际受理、审理此类案件时,很需要政府的帮助。“解决了立案难,还得有政府对法院法官给予支持,要对特定项目予以政策扶持与帮助,那么法院审理案件也就没有后顾之忧。”对此,潘志勇提出了相关配套建议,建立政府与法院联动机制。这一点,刚好呼应了省高院刚刚发布的《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司法保障和服务的意见》。
  
  潘志勇告诉记者,虽然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台意见切实推动破产审判工作专业化、规范化、法治化,但湖南省除部分法院建立了国企破产联席会议制度外,并未与相关政府部门就破产案件建立统一府院联动机制,导致湖南省的破产程序存在启动难、外部配套制度不健全等问题,无法有效化解产能过剩、推动企业市场化退出、产业转型升级。
  
  具体而言,破产案件缺乏府院联动机制将存在以下主要问题:首先,政府不参与将引发破产案件受理难。企业陷入债务危机后,无法按期偿债,容易引发群体事件,因此法院在获得政府帮助前不愿意受理破产案件,导致破产案件受理难,僵尸企业大量存在。其次,政府不参与破产程序将难以给予债务人企业税收优惠。债务人企业通过破产重整完成低效率企业被高效率企业兼并重组,可能产生大量税费,从而给重整成功设置障碍,故债务人企业需政府提供税收优惠,帮助企业完成重组。最后,部分企业盘活需要政府给予特殊政策,如帮助重整企业消除信用污点,进行信用重构等。
  
  破产程序涉及人员分流、税务支持、重构信用、政策支持等多个政府部门主管职能,并非法院的资源与能力可以顺利完成。建立府院联动破产机制,借助政府各职能部门为企业破产和解、破产重整、破产清算提供相应的资源及配套工作条件,才能充分发挥破产程序在完善市场主体退出机制、促进企业优化整合方面的司法保障作用。为此,潘志勇建议:1.成立由省高院、省经信委、省发改委、省检察院等部门和单位联合组成的“破产程序府院联动机制”,确定具体对接人名单。2.确定府院联动机制职责,包括协调解决政府与法院提交的破产企业涉及的重点难点问题;建立破产企业信息共享机制,定期监测评估相关信息,报送各部门;并汇总编发典型案例,总结推广有效做法和经验。3.设立“府院联动”机制召集人、联络处,并制定联络规则。
  
  感言
  
  通过立法引领和推动
  
  改革发展路径愈发清晰
  
  这2年最大的感受,是湖南通过立法引领和推动改革发展的路径越来越清晰,创新社会治理之路越来越宽广,有民生温度的善政良治步履越来越坚定。作为法律人,看到这些变化深感欣喜。
  
  尤其是法院,在民刑案件的受理和审理过程中,我感受是比较深的,法官越来越规范。检察院也加大了对刑事案子的监督,对公安机关办理的刑事案子,通过批捕审查、审查起诉等,都有着重大的变化。其次,省检察院加大了与省工商联的联系,重点关注民营企业,在查办案件的过程中,注重保护民营企业家和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现在老百姓依法维权的途径愈来愈多,国家的制度设计也越来越完善。比如对没有钱的老百姓打官司建立法律援助制度,把有关的法律宣传法律服务延伸到社区、街道、村组,这样的司法服务体系为老百姓依法维权提供了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