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书法家邹德忠 :浩气灵心铸伟辞
更新于:2018-01-10 22:08:38 来源:法制周报
   
  邹德忠,1938年生于山东烟台。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组联部主任、中国书协理事,配合启功先生的工作。之后任中国书协中央国家机关分会副会长,中国书法艺术家协会主席,文化部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
  
  书法作品参加历届国内重大书展,镌刻全国多处大型碑林,藏于中南海、人民大会堂等国内外多处博物馆和艺术馆,《毛泽东〈沁园春·雪〉》巨幅隶书横幅悬挂于十八大会场。被多家书法艺术组织和媒体评为2006年度、2007年度全国十大书法家之一。
  
  编辑出版《当代中国书法艺术大成》《怀素草书全集》《邹德忠书法作品集》等大型书法典册。在山东烟台等地建有三座邹德忠书法艺术馆。
  
 
 
 
 
  文/蒋力馀
  
  书者,心画也。品读其书,想见其人。北国书家邹老德忠先生以德治艺,以艺养德,德高望重,德艺双馨,以雄强秀逸之书风饮誉京华,蜚声海外,十八大会场所挂巨幅隶书横幅 《毛泽东〈沁园春·雪〉》给人以灵魂之震撼。欧阳中石以“自成机杼,别出新裁”八字深许先生,良有以也。三座艺术珍藏馆于其故乡市、县、村矗立,为社会于邹老艺术成就之极高嘉许,亦为书家之殊荣。品读先生之书品,清奇与古奥同在,雄强与秀逸齐飞,将读者带入古木森然、龙蛇飞动之艺术意境之中。
  
  成就一位杰出艺术家,整体素质之优良甚为重要。徐悲鸿云:“人之欲成艺术家者,则有数种条件:一须具极精锐之眼光、灵妙之手腕;二有条理之思想;三有不寻常之性情与勤。”全方位考察邹先生,三者俱备。邹老出生于山东烟台一书香之家,而成长、工作于京师,鲁雨燕风于其身心之陶冶入神入骨。先生于儒释道三家精义领悟甚深,而儒学精神为其安身立业之根本。邹老仁和宽厚,刚毅拙朴,与艺术结缘垂六十年,其自强不息、献身艺术之精神令人油然而生敬意,先生大隐京城,超然物外,故其境界自高。书家于学无所不窥,于哲学、文学、史学、音乐、体育均有较深造诣,发之于书,自然脱尽尘滓,独存孤迥。
  
  邹老深得学书之门径,入于篆籀,工于隶楷,肆力于行草。王逸少云 :“穷研篆籀,功省而易成;纂集精专,形彰而势显”。书家深许傅山之观点 :“不知篆籀从来,而讲字学书法,皆寐也。”以为篆法既精,则为诸体铺好基石,篆参隶势奇姿可生,隶参篆势形质高古,秉笔定势既有天马行空之精劲,更多老僧补纳之沉静。篆书于《散氏盘》之奇崛朴拙、凝重遒美,《毛公鼎》之雄迈虬健、圆润典雅,《石鼓文》之方正舒展、俊逸高古能精嚼细咽,消化吸收。先生于隶体用功甚深,追蹑《孔庙》之纵逸,《礼器》之庄严,《乙瑛》之精整,《张迁》之朴茂,而得《石门》高浑之意尤多,又从简牍之中汲取丰富营养,以求诗意与童真之和谐统一。真楷取法多家,深得欧柳之遗意。行草以二王为宗,兼收唐之旭素,宋之米黄,明之铎山,集众美而成至美,融众善而为至善,故恣肆而郁勃,雄秀而多韵。先生学书,取法高古,整合出新,形成高标独举、英迈绝伦之特质。
  
  邹老之创作,艺术风格之独创性与多样性有机统一。先生之篆书,古奥清奇,圆融典雅,读其《雨过风来》《海到山登》等联品,劲者山立,柔者禾垂,行若奔云,止若据槁,结体方正匀整,舒展大方,线条饱满圆浑,笔意浓厚,于有限之空间饶有令人激动之轨迹与耐人寻味之韵致。其隶体奇诡恣肆,雄浑朴茂,暗融秦篆、汉简于一冶,若好花据枝,幽鸟鸣春,绽诗意之芳华,焕哲思之异彩,挥笔如铁画银钩而不可仿佛。品读《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胡广·卢沟桥诗》等力作,骨肉匀适,波磔分明,劲挺有姿,飘飘欲仙。用笔灵活,起止藏收,爽爽飞动。结体扁方整肃,方正凝重,中敛旁肆,体态动人。统观全篇,势跃气振,毛发飞动,其强烈之生命感与动人心魄之艺术魅力给读者以灵魂之震撼。先生之行草,雄强飘逸,灵秀高华,表现一种生命神采,湛发一股浩然正气。试读《刘邦·大风歌》《沈周·山水诗》等力作,用笔险劲沉着,如锥画沙,宛转盘旋,纵敛互用,其飞腾跳掷之线条,犹如裴旻舞剑,电掣风驰,鬼神莫测,回旋进退,莫不中节。整体而观,沉着痛快,进退裕如,淋漓洒脱,千姿百态,而又法度庄严,一丝不苟。读先生之行草,刚健含婀娜,沉郁寓飞动,仿佛于艰难蜀道之中时见修篁迎风,春花妍笑,于汹涌江流之中时见兰舟如画,白帆点点。
  
  先生之创作,不逐时风,不为利诱,载体高雅,诗意盎然。华夏民族之艺术,以儒家之气、老庄之道、释家之禅为内核,以诗意为精魂,此为其永放光芒之内在原因。先生之创作,所书诗文联品,无不为文质兼美之垂世名作,而其浩然之气、精湛功力,足以追蹑情感运动之轨迹,故诗书合璧,情彰意显。试将《程樊·咏怀诗》与《郑板桥·题画诗》作比较阅读,同为杰构,均至超逸之境,而表达之意绪各不相同。《咏怀诗》以兰花自况,追求孤高自励、孤芳自赏之人生境界,品读此作,笔意舒缓,仿佛为一泓清泉淙淙流淌,飞白之运用凭添书境之空灵,“穷”“华”诸字,其秀逸之姿仿佛为数朵兰花于惠风中摇曳,传达出超然潇洒之情愫。而郑诗迥然有别,全诗以竹自比,拔高之竹节、挺劲之竹枝为诗人刚正不阿人格之外化,诗书合一,“千”“叶”“开”诸字重若千钧,圆劲之中锋,淋漓之墨色,飞动之气势,仿佛千万竿修篁迎风起舞,抒情高潮跌宕起伏,而以“蝶”字收束,顿若山安。整幅作品如演奏一支雄壮之乐章,旋律宛转悠扬,乐象奇谲瑰丽,一曲终了,顿觉胸襟为之洗涤,人格为之升华。
  
  江山之助,学养之深,技法之精,已成就邹先生之艺术事业。书家深识、博取、精求,以苦行僧般之执着精神,精心培育一株株异卉奇葩迎风怒放,装点时代之春色。黄钟大吕,浑金朴玉,为高雅艺品之美感特征,只当创作主体之壮怀逸气与博学精艺臻至为一之时,方能见此境界,可见先生正以学养才情努力打造时代之经典。刘勰云:“韵响难追,郑声易启”,信在斯言!先生之高雅书风,引领时代潮流,其影响将甚为深远。撰文至此,试以小诗一首作结:“种玉耕烟岁月驰,此中甘苦有谁知?渐宽衣带终无悔,浩气灵心铸伟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