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个三 :心游万仞 书读三余
更新于:2018-01-04 14:18:17 来源:
   
  
  个三,本名李哲,自号个三,书法篆刻家、文艺批评家。1991年毕业于怀化师专(今怀化学院)美术系。游于湘粤,先后任文艺专业报刊记者、主任编辑、副主编。现为湖南省书协评论委员会委员、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广州市文艺批评家协会会员、洞庭印社常务副社长,梅山印社副社长、《艺术中国》特邀编辑,是“‘百城万牌’书法公益行”发起人。书画印作及近80万字文艺评论作品散见于各国各大专业报刊,有《心游万仞(湖南省书协评论委员会·个三卷)》刊行。
  
  文/夜阑微醉
  
  收到个三先生微信,是晚餐时间。国庆+中秋的假期虽只剩下个小尾巴,但依然不能消减我与一众朋友为之庆祝的热情。正推杯换盏之际,手机接连响了几声,我瞄了一眼信息,登时红了脸,全然不似前一秒还痛快豪饮的镇定自若。
  
  先生微信中道了句假日吉祥,然后询问不久前他邀我写的东西是否已写好。天知道,我的“拖延症”真是到了晚期,此刻蓦地被问起,才惊觉距8月末,我自长沙回2000公里外的家乡辽宁办事时,恰先生于微信上邀我加入一个“十八子”(后更名为“十八子文艺”)的群,并嘱我写文批评他,至今倏忽已过月余,我竟未写得一个字。或许批评他,是我所不敢开口、动笔的,只能藉此理由遮掩我的怠惰了。
  
  个三先生是书画篆刻家兼文艺批评家,其诗、书、画、印兼能,书、画、印作品被各界爱好者收藏。近几年由于网络科技的进步,自媒体蓬勃兴起,由先生撰稿的“个三文艺批评”公众号,每有新文发布,必定如投石击水,许多书法、绘画群里的气氛常常因此活跃起来。先生聚焦热点,对当下文艺的种种状况予以抽丝剥蚕地分析,施以针砭时弊的见解,毫不吝惜犀利的言辞,因此常常引来网络上文艺圈内的热烈讨论甚至激烈争辩。先生亦秉承古训,以责人之心责己,广发英雄帖,恳切邀请他人对自己提出批评意见。默默无闻如我者,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文艺爱好者,先生仍能放低身段,虚位求教,而且不是做表面文章。我一度以为,当时随口应承过后便罢了,不料他心内重视,今日又专门问起来,竟一直在等着我的作文。宋代诗人徐庭筠《咏竹》诗中有“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也虚心”,可借此句喻先生的谦逊品行。此为一。
  
  二者,既然先生要求写批评文章,我总是要扔出一些干货(狠话)来的。我是北方人,骨子里满是与生俱来的直爽,平素也惯说实话,不免因此得罪了一些人,但这项敢于直言的技能与个三先生写文艺评论文章时的狠辣刀笔比起来,简直要低到尘埃里了。
  
  印象深刻的,有一次省级的命名为现实主义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展,先生观后以“可悲可叹”发语,在其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文章,除去肯定了展览当中一部分“觉醒者,或者是靠近、坚守中国画传统”的,更多的笔墨用来怒发悲声:书画市场融入的江湖“套路”,“损美催情,伤风败俗”;扼腕而叹:新时代的中国画“西技中貌丢根缺养,少韵失魂”;既悲且叹的是:“主题创作彰显浮躁与修养缺失”。先生论述的有理有据,铿锵发问,掷地声声,这在网上网下一片正为“精品呈现”而高奏赞歌的人们(大多是这项工程展中有所获益的)看来,先生非止口出不逊,简直是罪大恶极!各种攻讦随之潮来,谩骂、恐吓等等,是否先生还遭遇了人身威胁,我不得而知。料想换作别的人,早就怕了,但先生依然泰然负手,笑对风波。在他后来关于“悲、叹”一文的接续说明中,一方面表达了不会接受“有关方面,有些人”的调节干预而删帖的态度,另一方面也通过多角度了解,从信息传达及画册细节等处又重新作出了中肯的评价。
  
  立场坚定地看问题,实事求是、对歪风邪气毫不妥协的态度,正是先生自认作为一个基层文艺批评人应有的职业操守。由艺及人,如果敢说真话、说实话是做人的基本品格,试问诸君身边如今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当敬而惜之啊。
  
  大凡志趣相投的人在一起,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迅翁也曾引清代何溱联句,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不知道按照时下流行的网络语形容,绝对算得上是一个耿直boy的个三先生有几多知己,我所知的先生,对文艺界的朋友们总是赤诚相待的。
  
  相识最初,我报给先生一位朋友的名字,问他可熟识,他给我讲了一件令他有些费解的事:此人某一年办书法展,出集子前,请先生为其写篇文章。先生视其既为同道之交,又兼怀同宗之谊,自然应允,欣然成篇,但过后不见此人有任何酬谢的言辞、举动,甚至与先生形同陌路般,连展览的作品集先生都不曾见到。我听得讶异,但个中细节我并不十分清楚,只是相信先生断不会编造故事,而类似这样替人做嫁衣的“好事”,多年来,他倒着实做了不少呢。
  
  第四,呃……还有第四嘛,想说说先生的缺点,但其实我还没有找到。如果一个人能让你找不到他明显的缺点,要么是对他了解得太少(若以全面的苛求的眼光去审视任何人,结论一定是人无完人的),要么是其人隐藏得太好。去年在读过先生许多文章之后,偶然与他互加了微信--初次聊天那一日刚好是七夕,我若不提,个三先生恐怕已然忘了--值良辰而于网络间相识,于我而言,更多了向先生学习的机会,不失为一件幸事,但至今日彼此仍未当面见过,颇为遗憾。若说我对先生了解太少,这的确是的,尚未被我找到缺点的他,是否隐藏得太好,只能留待以后有机会眼见为实地“考察”一番了。期待与个三先生相见,且浮一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