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斩断“挂名”利益链还须法治给力
更新于:2018-01-04 13:47:34 来源:
 
  
  本报特约评论员 付彪
  
  2017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职称评价应摒弃从前“一刀切”的方式,提出不唯资历、不唯学历、不唯论文。然而,在久被诟病的“论文经济”视野之外,部分高校教师为评职称争相买图书专著“挂名”的风气逐渐兴盛。围绕着图书专著的“挂名”,从内容代写、主编挂名,到代购代销,形成一条灰色利益链。
  
  多位出版社业内人士坦言,为职称而“攒书”司空见惯。律师表示,没有参与创作,就不是作者,挂名主编、编者和独著,面临著作权纠纷,侵犯真正作者的发表权和署名权;如果有作者的授权,挂名的人则可能面临学术造假的指控,被学术道德委员会处理。
  
  尽管如此,为何还有这么多人争相去买专著的“挂名”?一位二本院校的讲师一语道破:从投资学的角度看,花这点钱评上职称,一年就能挣回来,还终身受益,划算啊!显然,这种为了评职称而买专著“挂名”的做法,是一种赤裸裸的学术造假、学术腐败行为。据了解,目前一些院校仍将担任专著或教材的主编、副主编等列为职称评审条件。可想而知,通过这样的手段,让那些没有真才实学的人很容易就迈过了职称评审的门槛,这不仅仅对那些踏踏实实做学问的教师不公平,这样滥竽充数当上教授的人,对学生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灾难?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大凡卖专著“挂名”的出版社通常都比较差,好的出版社不会有这种“卖挂名”的交易。出版社将自己的“代理权”外包给“中介商”,实则就是赤裸裸地“买卖书号”。出版社通过这种交易,可以赚取更多管理费,“中介商”通过贩卖主编、副主编等职位可从中获利。如同过去一些出版社找名人当“挂名主编”,以增加图书销量,都是为实现利益最大化。出版行业坊间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我是编辑我可耻,我给国家浪费纸。”无不道出了出版业有增无减的“买卖书号”乱象。尽管相关方面三令五申,但至今仍未绝迹。
  
  可见,斩断图书专著“挂名”利益链,还须“法治”给力。一方面要采取有力措施,掐断变味的供需关系。比如,对教材类的图书专著进行规范治理,规定由出版社承担发行任务,在出版权的使用上不得进行外包分发;建立出版社退出机制,对优秀出版单位不限书号,对低等级出版单位减少书号数量,发现“卖挂名”“卖书号”等行为取消其出版资格。
  
  另一方面,进一步改革职称评审标准,健全学术评议机制,不再将主编、副主编等作为评职称的条件。同时,加大对“挂名”买卖的打击力度,提高违法成本,增强法治威力。如果违法成本太小甚至于无,获利非常丰厚,势必刺激图书专著“挂名”买卖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