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艾滋病门诊室里的温情故事
更新于:2017-12-07 11:39:05 来源:
   
阳辉向记者展示医院为感染者们建立的终身档案。
  
  为4600余名病人建立终身档案  让20多名感染者产下健康子女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见习记者 邹游赤子 文/图
  
  一张写有“艾滋病专家门诊”的红底白字海报,无疑是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的门诊大厅里最显眼的存在。
  
  2010年以前,衡阳市是湖南艾滋病感染病患的重灾区。截至2016年10月31日,衡阳累计报告感染者(病人)接近6000例,占全省报告病例总数的20%。
  
  自从2004年被指定为收治艾滋病患者的定点医院,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就成为当地的艾滋病感染者最常去的医疗机构。因为在得到疾控中心的确诊结果后,病人们就可以去该院领取国家免费提供的7种抗病毒药物。
  
  从2009年起,该院艾滋病专家门诊负责人、临床科主任阳辉就一直和艾滋病感染者打交道。在第29个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记者与阳辉展开了一段关于艾滋病门诊和治疗艾滋病感染者的对话。
  
  “很多人到医院时已经晚了”
  
  在艾滋病专家门诊科两间科室里的3个靠墙大立柜里,摆放着4600余份蓝色的加密档案。每个档案夹都属于一名记录在册的艾滋病感染者。他们大部分是本地人,还有一些是长沙、永州等地的感染者。这些档案的主人,一部分仍在接受治疗,另一部分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还有一些,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当下,艾滋病已经不算“新鲜事物”,但病毒感染者仍是无法见光的特殊人群。他们胆战心惊地前来治疗,又小心翼翼地离开。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来见阳辉前,经历了心理崩溃、心理重建的过程,但仍有人“当场晕厥,掀桌子大吵大闹”。
  
  这些感染者得知被感染的过程分为三类:一些人在一些高危性行为后,会主动网购测试试剂或使用社会组织提供的试剂做快检;有人在体检、手术前、血液检查时发现被感染;还有一部分是配偶感染后,被通知来检测发现的。
  
  “其实自愿检测才是早期检测,发病来医院时已经晚了。”阳辉说,虽然医院筛查出的比例高,但自愿检测的人很少。
  
  这些年来,衡阳的感染死亡率一直排在湖南前列。最让阳辉无奈的,是一些感染者担心个人信息泄露、直接放弃治疗,“国家每年免费提供每名感染者至少一万元的药物治疗和多项检查,就这样放弃,对个人、家人和社会,都是不负责任的。”
  
  让20多个感染者有了健康的孩子
  
  “不久前,我们在省里交流时,疾控专家们提醒,防治艾滋病越来越复杂化,艾滋病传播途径和模式有了很多改变。”阳辉对记者说,近年来,衡阳的艾滋病感染者年龄出现了两头增长、中间下降的趋势,24岁以下的青少年、50岁以上老年人感染者逐年上升。
  
  据悉,50~80岁的老年男性成为感染者中的主力军。过去,乡镇上的发廊红灯区一直被认为是这部分人群感染的源头。随着警方对城市卖淫嫖娼的打击力度加大,一些卖淫女开始转入乡镇。这些卖淫女收费低廉,有些甚至还能做家务,在一些农村老年男性中很有市场,“她们在乡镇流窜,警方打击的难度很大。”
  
  “作为医生,我们要为病人保密,也不作任何评判。”为人父母,阳辉最惋惜的,还是通过性接触被感染上艾滋病的青少年。他们大部分是男同性恋者,不乏中、高校学生。目前,医院收治年龄最小的一例感染者,是一个15岁的中学生。
  
  感染的人群、途径发生改变,阳辉和同事们面对的情况,也越来越复杂。最开始,他们仅仅是治病,后来发现还要进行心理疏导,“感染者拒绝吃药,思想崩溃,我们就要做心理疏导。”
  
  由于和常人有别,感染者的家庭、工作和交友,都需要提供帮助,门诊提供的服务也日益多元化。
  
  其中,医院设立的“温馨家园”平台,曾联合爱德基金等多个基金组织、一些NGO组织,向经济困难的感染者提供资助、再就业机会、或技能培训,甚至介绍交友征婚,为男女感染者牵线搭桥,“通过社会组织给感染者以支撑。”
  
  阳辉和同事们最自豪的事,是通过母婴阻断技术,让医院收治的20多个感染者有了健康的孩子,“有一对经过我们牵线结婚的感染者,两人的孩子已经四五岁了,很健康。”
  
  “早发现早治疗也能和正常人一样”
  
  难以启齿的病情令感染者对医护人员们的感觉微妙,不仅愿意向他们倾诉心事,甚至产生了依赖感。除了检查伤口,阳辉和同事们从不戴手套为感染者检查,有时还和感染者们一起吃饭,“普通的接触,拥抱、共餐,并不会感染。拉近距离才会有信任。”
  
  有一个让阳辉印象深刻的女孩——“非常漂亮和优秀”,心高气傲的她好不容易交往了一个同样优秀的男友。没想到,家境优越的男友被吸毒者盯上,感染了HIV,女孩也感染了。
  
  两人要领证时,男友病重离世,在确诊后的第四年,女孩才来到阳辉办公室诊疗。不多久,女孩也去世了。
  
  见过太多生命陨落,家属撕心裂肺的痛哭,阳辉感慨,很多人来得太晚,“其实早发现早治疗,感染者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寿命也相差无几。”
  
  阳辉说,医院从2004年开始抗病毒治疗。最早接诊的3号档案感染者仍在该院接受治疗,是一名从事装修行业的男性,“现在60多岁了,妻儿都没有被感染。”
  
  还有一家四口全是感染者,全家接受治疗已经十年。现在,女儿正面临高考,成绩优异,在重点班学习,“她爸说考上大学不成问题。”
  
  希望省内医院也能做外科手术
  
  13年间,艾滋病门诊医护人员的烦恼也在不断变化着。早年,衡阳相当一部分感染者都是通过静脉注射吸毒感染上病毒的瘾君子。当时的医院门诊大厅里,总能见到吸毒的感染者扔弃的注射针头。医护人员总担心这些针头被附近家属区的孩子捡去。
  
  如今,这种情况已不多见——大部分感染者主要通过性传播感染病毒。医护人员面临着更棘手的难题——感染者靠药物减少病毒载量。但是,一旦免疫系统崩溃,发生感染,就是混合感染,“细菌、真菌、虫子,什么可能都有。”但在湖南省,都尚无为感染者提供外科手术的综合医院,“除了我们,一般外科医生都怕被感染。”
  
  一旦感染者身患乳腺癌、宫颈癌等需要动手术的大病,医院都推荐他们到外地治疗,“只有北上广的医院才接受他们的手术。然而费用又是个大问题。”
  
  阳辉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当地尽早建成一个能为感染者实行外科手术的综合性医院。更令他耿耿于怀的是,每年约500例的新增感染者数字。他在采访中反复提醒市民:尽量避免婚前婚外不安全性行为,在进行亲密接触时“做好安全措施,避免感染”。
  

志愿者口述 :感谢这份工作给了我勇气

  
  编者按:在电话里,古岳(化名)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年轻,富有活力。难以想象,这是一名58岁的艾滋病感染者。在与一名艾滋病感染者交往时,他不幸感染了HIV。此后,他辞去工作,成为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温馨家园”的志愿者,为感染者提供心理援助。
  
  感染HIV以前,我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当得知自己感染病毒后,我很惊讶,也很坦然,毕竟此前帮助过感染者。身边的人知道我感染后,都很恐惧。我只能试着慢慢让他们接受。
  
  因为这个病,我提前离开了单位。2014年,我来到三医院担任“温馨家园”志愿者,专门为艾滋病感染者提供心理援助。从周一到周五,我每天上午坐班,和搭档洋洋配合,我负责项目申报,洋洋负责药物分配。衡阳已建档的艾滋病感染者有4000余人,一般来说,每个新发感染者都要由我们先接待,询问他们的需求,为他们提供心理援助和科普相关知识。
  
  当得知自己感染上HIV病毒,每个人都会恐惧。心理素质好的,外表无所谓,心里也很害怕。有些人则不吃不喝,彻夜失眠。要接受现实、平复心情,短则十几天到一个月,有些长达半年。这时,我就会用自身经历告诉他们不要怕。要接受由不同药物组合的抗病毒治疗(俗称鸡尾酒疗法),它可以抑制体内的病毒载量。治疗一年,基本可达到无法检测出病毒载量的水准。只要及早接受治疗,就可像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
  
  医院每年接诊的新发感染者,每个人到我这里都要填4张随访表,很多工作还在8小时之外。除了在微信、电话进行安抚新发感染者外,我们有时还要上门拜访。
  
  帮助过的感染者,大多和我们成为了好朋友,视我们为亲人,“他们有什么话,和医生护士不好讲的,会告诉我和洋洋,因为我们是同类人。”
  
  除了我们的“温馨家园”,他们也拥有另外的一个朋友圈,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每次看到他们生活幸福,我就觉得很有成就感。我最大的心愿,还是希望社会能给我们这些特殊人群更多的关爱、宽容和理解。感谢这些年这份工作提供给我的有成就感,给了我更多爱他人的勇气。
  
  法制周报记者 陈思  见习记者 邹游赤子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