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湘西有一群特殊的社区矫正工作者
更新于:2017-12-01 20:13:44 来源:法制周报
  
保靖县司法局副局长带队,走访该县社区服刑人员宋某的养鸡基地。
 
凤凰县社区矫心工作人员在调查评估时向村组长了解情况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高科技设备,却依靠责任心建立起维护监管安全的一道道防线;他们没有感天动地的壮举,却用最质朴的言行温暖着社区服刑人员的心。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湘西社区矫正工作者。
  
  说到这群在艰苦环境下工作的社区矫正工作者,不得不提到局长田爱华。田爱华是湖南14个市州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局中为数不多的女局长,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女子工作起来却雷厉风行。
  
  11月7日,田爱华连续几日陪同《法制周报》采访,按她的话来说,“湘西地广山多,经济落后,交通不便,很多社区服刑人员分散在旮旯角落,社区服刑人员不脱漏管及重新犯罪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社区服刑人员的引路人
  
  湘西是湖南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州,地处湘、鄂、黔、渝四省市交界处。11月8日,湘西的天气已有几分寒意,保靖县司法局副局长彭亮与县社区矫正工作局局长宋勇再一次来到社区服刑人员宋某的养鸡基地。
  
  基地在一片崇山峻岭之中,警车低速蜗行在蜿蜒曲折的窄泥路上,摇摇晃晃。“我们这个地方地广人稀,出去走访一趟,来回需要一天时间。”宋勇如是说。
  
  “社区服刑人员走了一段弯路。只要认真学习、努力改造,就不会比别人差,甚至可以做得更好。”彭亮表示,教育人、改造人、让他们更快地回归社会,是社区矫正的根本目的。
  
  宋某是保靖县人,因故意伤害罪判缓刑4年。2016年元月,从看守所出来的宋某在辖区司法所报到,接受社区矫正。未判刑之前,宋某家条件在当地农村比上不足,比下却绰绰有余。为了争取被伤害方的谅解,宋某父母与妻子多方奔忙,家底一点点被掏空。
  
  看着因自己犯罪而陷入贫困的家庭,面对家人和两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想到原本可以在家颐养天年如今却又不得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父母,宋某愧疚不已。宋某一心想要多赚些钱来回报家庭,但在社区矫正期间,他的活动范围有严格限制。“当时对司法所有很大意见,感觉故意刁难似的。”宋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回忆道。
  
  除此之外,他还需要一个月内到司法所报到2次。宋某去司法报到,需要先骑摩托车到花垣县城,再从花垣县城转公交车到司法所,每次花在路途上的时间来回就要好几个小时。
  
  真正让宋某改变的是在一次法治课,最为触动宋某的是宋勇说的“克制贪恋,争取自由”,他想到了自己在看守所的那段时间,想到了好不容易从看守所出来那一刻,平时沉默寡言的父亲流下的泪水,宋某号啕大哭。
  
  此后每次法治课,宋某都专心致志。“判决结果刚下来的时候,我的心理压力特别大,觉得自己是犯人,面对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时,觉得低人一等。”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宋某觉得社区矫正工作人员不仅没有歧视自己,反而会经常安慰自己不要有心理负担。
  
  他开始理解限制自己一定的人身自由是法律规定,而非故意刁难。“犯了罪就要承担后果,好好配合司法所的改造,争取早日回归社会。”可不能外出务工,在县城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该怎么办呢?宋某一时陷入了迷茫。
  
  了解到宋某的困难,宋勇第一时间来到宋某家实地考察,出谋划策:“靠山吃山,虽然缺水,但可以养鸡!”没有技术,宋勇就帮忙联系让宋某学习养鸡技术,同时还与当地畜牧站沟通以获得其协助;没有资金,宋勇又联系公益机构捐助200余只鸡苗;当地村民自告奋勇为宋某建好鸡舍。2016年5月,宋某的养鸡事业在大家的倾力帮助下开始了。
  
  截至目前,宋某已出产鸡数千只。“感谢我的家人,在我一时冲动造成严重后果的时候没有抛弃我。感谢司法所,没有把我当犯人看待,为我的人生指明了方向,我一定会做出一番好成绩来回报他们!”宋某看着不断扩大的养鸡基地,对未来充满期待。
  
  “再苦再累也要坚守!”
  
  11月9日,凤凰县社区矫正工作局原局长龙仕勇拿着凤凰县人民法院出具的社区矫正社会调查评估委托函,来到沱江镇胜利村(化名),随行的还有凤凰县社区矫正工作局刘志、沱江司法所所长龙如金等4名工作人员。
  
  “社区矫正工作人手少,虽然我现在调任其他岗位,但还要协助做好社区矫正工作。”龙仕勇笑着说。
  
  杨日新(化名)涉嫌容留卖淫罪,经凤凰县公安局决定于2017年7月解除取保候审,向凤凰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杨日新妻子亦同案。
  
  龙仕勇一行这次的调查评估工作,对于杨日新夫妻二人来说,事关重大,因为这将为法院在判决时提供客观公正的参考。调查评估工作是一项非常专业的工作,不仅要对调查评估对象的家庭情况、人际关系、平时表现等内容向其家庭成员、邻居、所在村进行细致走访,还需要所在村签署意见。
  
  “我们还不知道杨日新夫妇被县人民检察院起诉至县人民法院,你们来了我才知道。”村支部书记说,为了提供最真实的情况,他立刻向杨日新同组的村会计了解情况,对方回复二人在村里表现本分老实,与村民相处融洽,也能积极配合村里的工作。“犯了罪就要承担法律责任,但如果政策允许,还是希望政府能给他们一个监外服刑的机会!”杨日新家中还有老人和小孩,平时在村里表现尚可,村支部书记不免为其求情,并在评查评估表上郑重签下“杨日新在我村表现较好,没有违法犯罪前科,我村愿意接收。”
  
  随后,村支部书记又带着龙仕勇一行步行近五公里前往杨家。杨日新上有80多岁的父母,下有正在读书的儿子。“这样的轻型犯还是要尽量挽救教育,如果收监的话,家人就没有人管了。”龙仕勇表达评估小组的意见。
  
  截至2017年10月,凤凰县社区矫正工作局已完成各类调查评估179件。到偏远山区调查评估,走路是最经常的现象。“遇上不通车的地方,最远的需要走近10公里山路,还要随身背着电脑和打印机,一天下来疲惫不堪。”社区矫正工作人员龙志说,职责所在,再苦再累也得坚守。
  
  高压状态下的一线工作者
  
  凤凰县2012年成立社区矫正工作局,2015年投入160万元建成了占地500平米、严格按照省局统一名称、统一功能、统一设施、统一标牌、统一色调要求的社区矫正中心。走进凤凰县司法局,映入眼帘的便是宽大的“凤凰县社区矫正中心”蓝底白字的形象牌,几幅印有“仁爱无私、崇高尚德”等传统文化的标牌挂在外墙走廊上。
  
  凤凰县司法局分管副局长刘绍友表示,该县社区服刑人员大多为偷盗、斗殴等犯罪行为,部分人有吸毒史,这群人的管理难度更高,因为这类人重新犯罪风险更大。“我们每天的精神都处在高压状态,特别是在黄金假日等特殊时期,对社区服刑人员的管理采取‘一天一报’方式。”城关司法所共有84名社区服刑人员,为全县社区服刑人员人数之最。特殊时期,该所每天打电话就要花去3个人工作人员大半天的时间。
  
  谈到湘西社区矫正工作现状,田爱华直言不讳:“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湘西社区矫正工作不平衡问题比较突出,信息化建设相对滞后,目前的主要监管方式仍然是人防。”虽然条件受限,但不让服刑人员脱、漏管和重新犯罪是底线。
  
  “基层工作量多、压力又大,其实他(她)们真的非常不容易。”诚如田爱华所到之处的一声声关爱和问候,湘西社区矫正工作者用诚心、真心、爱心指引着社区服刑人员的新生,他们没有豪言壮语,却踏实地在社区矫正工作岗位默默耕耘,为民族团结、社会和谐贡献自己的力量。
  
  离开湘西,是个傍晚。抬头间,一束温暖的阳光穿过山的那头,洒向大山深处。
  
  罗霞  田爱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