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田夫 :诸艺相参期化境 岂惟余事作诗人
更新于:2017-11-01 21:24:23 来源:法制周报
   
        田夫,本名侯福田,湖南湘阴人,已在全国各地成功举办多场个人专场演艺会及进行书画表演。曾任《文艺生活·艺术中国》副主编。2014年创作的巨幅山水画《长城随想》被人民大会堂管理局收藏。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栏目书画家。
  
  那时的田夫不叫田夫,也不姓田,而是姓侯,叫侯福田。
  
  那时是上个世纪的1970年、1971年,我因为移民的缘故,一个新化人有幸和洞庭红卫的他做了同学,且被编在同一个排——二连六排。我们就读的那所学校叫湘阴二中,在洞庭垸的和平闸,离河边很近,堤外是资江,这让我感到亲切,因为她是从我的故乡流来的,我就夜夜枕着她的涛声做着思乡的梦。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我们这些学生伢妹,不穿军装,却是部队建制。
  
  那时我们大多叫他侯痞或侯痞子,这大约是因为他不修边幅又不太遵守纪律的缘故。他总坐在最后一排。他很惬意他的这个座位,这对他来说有很多好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把课桌盖板支起来,在课桌里面偷偷地画画。不管上什么课,都不曾见他怎样认真地听过讲,老师也很少点他的名提问。奇怪的是,考试起来,他的各科成绩总是非常好。他在学校名气很大,所以老师也不怎么管他。他是我们排的军体委员,一套新广播体操,体育老师组织各排军体委员教两遍,然后就由他来教。不怎么训练的他,跳高也居然能跃过一米五六。他是红卫人,离学校不是太远,家里好像只有母亲和一个妹妹。他画画得好,名声在外,当地风俗,人死了要画一张像留在阳世,画一张像管饭还给2元钱,这对他很有吸引力,他有时一天画几张,最多的一天画了九张,只收了八张的钱,还有一个是五保户,他就义务了。隔三岔五出去画像耽搁的时间不算,他是要把画像得来的钱花得差不多了才回学校的,所以旷课对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连续几天在学校里见不着他的影子也不足为怪。最逗的是有一天下午,兼班主任的数学老师给我们上立体几何课,画一个带方形坐垫的圆筒几何图,本在后面支起课桌盖板画画的他,不知怎么“工作”之余抬起头来瞄了黑板一眼,随即举手。老师:“什么事?”他:“你这个图画错了。”老师被激怒了:“侯福田,你课又不听,搞什么鬼!”他不再作声,坐下去继续他的“工作”。等下课铃一响,老师走了,他拿起粉笔,在旁边画了一个正确的。碰巧这节课接下来是劳动课,上完劳动课,这天的课就算上完了。作为班主任的数学老师自然得来教室布置如何劳动,一看黑板傻了眼。我们都在心里笑,这侯痞,好像是算计老师来的。他画画得好,字也写得潇洒,不要说黑板报、墙报的题头、插图非他莫属,文章抄写也大都由他包了,这些事他乐意干。
  
  那时的田夫就是这副模样,太聪明,太有才。他不怎么写文章,却能写出很不错的歌词,并自己谱曲。我还记得他写了一首青蛙的歌词,给我边抄边唱,其中有一句是“蛤蟆子叫来唧哩唧哩古里古”。可因为太自由散漫,导致后来在毕业前夕,县电影部门来学校点名招他,就没戏。好在随后不久的1974年,他被推荐上了岳阳师专艺术科的文艺班,在那个年代算是幸运的了。
  
  转瞬39个年头,看到他以着名演奏家的身份在舞台上吹、拉、弹、唱、打,一个人忙活一台戏,且即兴挥毫泼墨,几下就完成一幅灵气十足的书法作品,赢得满堂彩,我想问一句:
  
  田夫,还记得那时的侯福田么?还记得那时的我们么?
 
 
 
  
  (文/刘犁)
  
  酬诗人书画家田夫
  
  诗/贺迎辉
  
  横涂竖抹溢情真,
  
  放浪江湖腕下春。
  
  诸艺相参期化境,
  
  岂惟余事作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