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撕裂亲情的遗产分割
更新于:2017-10-11 20:20:12 来源: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见习记者 曾雨田 通讯员 万理智
  
  面对弟弟拿出来的遗嘱,酉福和酉禄不愿相信母亲会有私心,更想不到自己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争取到的遗产竟然会比弟弟自愿补偿的还要少。闹心的官司已经结束,但有了裂痕的亲情不知道该如何修补。
  
  “偏心”的遗嘱
  
  酉三丁与谷娘曾经是当地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妻。夫妻恩爱,勤俭持家,三个儿子相继成才,参加工作。2012年,酉三丁与妻儿永别。谷娘年过七旬之后,身体状况也一天不如一天。
  
  2015年底,谷娘在医院检查后发现患有癌症,必须住院治疗。为了筹集医药费,谷娘要求儿子酉福和酉禄把原来借自己的钱还给自己。回家过年的酉禄,得知母亲患病的情况也并未放在心上,正月初六便和妻子一起外出打工。同年4月,酉禄回家把3万元还给母亲后,再也没有来看望母亲。
  
  正月十八,谷娘在县医院动了第一次手术。半年间又先后七次被送到省肿瘤医院住院治疗,其间酉寿夫妻几乎全程陪护。回到家里,酉寿夫妻轮流在家照顾母亲日常生活和花钱买药。母亲看到酉寿夫妻负担重,又天天请假在家照顾自己,觉得不能太亏欠酉寿,便把自己放在酉福手中的工资本要了回来给酉寿当做日常开支。酉寿每个月支取母亲的工资2200元作为生活费和医药费,六个月的开支账目每天都记得清清楚楚。
  
  2016年8月22日,谷娘老人把酉寿叫到床前,当着两个见证人的面,拟定了一份遗嘱。内容为:1.我现居住的平民街的房地产权由酉寿继承;2.属于我个人的遗产(含抚恤金、丧葬费等),我去世后均由酉寿继承。
  
  不欢而散的协商
  
  2016年10月6日,谷娘与世长辞。酉三丁去世的时候,没有留下遗嘱。谷娘重病的时候,所立的遗嘱也没有让酉福、酉禄知道。安葬好母亲后,酉家三兄弟开始分割遗产。
  
  酉福、酉禄当时均口头同意母亲的丧葬费等由酉寿去办理手续领取,作为日后帮母亲立墓碑的费用。在协商如何处理房子的时候,酉寿决定分别补偿酉福和酉禄各15万元。但酉福一口咬定要对房产进行评估后再分。沟通无果,酉寿把母亲立遗嘱的经过说了出来。
  
  酉福却对酉寿持有母亲遗嘱的说法高度怀疑,扬言要等酉寿拿遗嘱到法庭上见。酉福还事先到母亲生前的单位找到领导打了招呼,不允许酉寿领取丧葬费。
  
  撕裂亲情的诉讼
  
  2017年6月8日,酉福和酉禄一纸诉状将酉寿告上法庭。
  
  酉福和酉禄认为,父母去世时,都没有留下遗嘱,父亲去世时没有对遗产进行处理。母亲去世后,二老留下了房屋一座,母亲退休金存款若干,现金3万元,丧葬费、抚恤金若干。酉寿占着父母的房子,不进行遗产分割,企图霸占父母遗产。母亲去世前,我们就分别拥有房子的二、三层,里面也都有家具。酉寿为了达到占有房产等全部遗产的目的,还伪造遗嘱。由此可见,酉寿非法占有父母遗产的行为情节已经非常严重,依法已经丧失了继承权。
  
  见到诉状,酉寿心里十分不好受。 庭审中,酉寿提供了母亲立下的遗嘱作为证据,遗嘱上有母亲的签名和手印,另有两名无利害关系的见证人在遗嘱上签名并摁了手印。酉寿还把母亲立书面遗嘱的经过制作了影像视频,提供给了法庭。酉福和酉禄在事实面前,没有再提出异议。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被继承的财产系被继承人酉三丁、谷娘的合法个人财产,酉家三兄弟均系本案被继承财产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坐落在平民街的房屋为被继承的财产,应由三兄弟平等继承。谷娘生前立有书面遗嘱,在遗嘱中表示将房屋由酉寿继承,对该遗嘱中将其丈夫酉三丁的财产也一并进行了处置,应属无权处置,故谷娘所立的遗嘱应为部分有效。在庭审中,双方对房屋折价70万元均表示同意,且该房屋的所有权属被继承人酉三丁、谷娘,系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谷娘所有的一半折价35万元应由酉寿按遗嘱继承,另一半折价35万元应由三兄弟按法定继承均等继承,即每一份折价116667元,酉寿表示房屋归其所有,愿分别给予酉福和酉禄经济补偿116667元,法院对此予以支持。关于母亲谷娘的抚恤金等费用,双方在庭审中达成了共识,该部分款项由酉寿领取并暂为管理,其款项用于父母立墓碑的开支,法院予以准许。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