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你好?你好!专业法官会议
更新于:2017-09-30 09:53:08 来源:法制周报
   你好?你好!专业法官会议
  
  —— 解读湘潭中院从试水到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的这些年
  
湘潭中院领导与专业法官会议成员平权探讨法律适用问题。(图片来源:湘潭中院)
 
年轻法官在专业法官会议上畅所欲言。
  法制周报记者 宋洁  通讯员 曾毅
  
  这是一场内向度的变革。
  
  当然也经历了所有新事物变革必然带来的阵痛、迷茫、探寻、完善和思索。
  
  自2016年6月更名为“专业法官会议”并逐步完善推广,专业法官会议的改革时间表已经走过一年多。距 《法制周报》 采访《湘潭法院试水专业法官会议制度》 文章发表,已经过去了整整大半年。
  
  时间回溯,从2013年启动审委会机制改革,探索专业法官制度,湘潭中院的司法改革路线图早已铺陈开来。成绩如何?
  
  一呼一吸间,答案早已烙进了每一个湘潭中院人的心头。
  
  改变:从接受不同意见开始
  
  “其实,并不是每次都会声音一致。”
  
  54岁的唐铁湘是湘潭中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的副庭长,从事审判工作12年。自专业法官会议开始在湘潭中院推广以来,他参加过十几次讨论会。
  
  “印象最深的是去年我们第一庭提交的一起关于强奸案件的讨论。” 唐铁湘回忆:当时被告人对受害者实施了强暴后,将受害人装入行李箱,拖行至湘潭的 “木鱼湖”公园湖边,被害人在箱内大声呼救被公园内的群众发现,随后被告人被公安机关抓获。当时,合议庭分歧较大,形成了3种不同的意见。最大的争议焦点就是 :被告人是否存在故意杀人行为?
  
  唐铁湘本人意见更倾向于罪名成立。
  
  提交到专业法官会议,多数成员认为被告人供述事实不清,没有将被害人抛入湖内的供述,相关证据不足,不构成故意杀人罪——最后,作为审判长的唐铁湘选择尊重专业法官会议的意见,判决时去掉了被告人故意杀人的罪名,对最后的判决做出了重大改变。
  
  这仅仅是湘潭中院实施专业法官会议以来的一个成效缩影。2016年6月湘潭中院正式建立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截至今年8月,共召开各类专业法官会议41次,讨论研究案件共计105件。
  
  在取消院庭长审批把关后,经过专业法官会议的集思广益能够保证案件质量,解决了部分领导担心的主审法官“单干”后,遇到有的案件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等方面拿不准的问题,对提高案件质量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塑质 :专业领域由专业负责
  
  2017年8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编印的《司法改革动态》第8期刊发了《湘潭中院积极完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促进统一裁判尺度》一文,推介湘潭中院推进专业法官会议制度创新的经验做法,供各地参阅。专业法官会议运行以来,湘潭中院案件讨论形成意见被合议庭、主审法官采纳率达98%,讨论案件无一件被改判或发回重审。
  
  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韩小平和他的同事便是专业法官会议的直接受益人。
  
  农民工讨薪,在民事案件中屡见不鲜。最多的时候,仅民一庭就有十几个类案在等待审理。“一名包工头承接了某建筑公司的分包项目,拖欠了工人的薪水。36个农民工将包工头和这个建筑公司告上了法庭。”判案时,根据类案判决一致的原则,最大的分歧便是公司是否要承担连带责任。
  
  “当时建筑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因为公司已全额支付工程款给包工头。” 韩小平说这起案件提交给专业法官会议最大的意义便在于确定法律的适用,为类案的判决作出参考样本。最终,专业法官会议经过讨论和研究给出了和韩小平一致的意见:按照相关的法律,建筑公司必须承担连带责任。
  
  专业法官会议,顾名思义,便在于专业。与会的成员都经过严格选拔。是刑事、民事、行政、执行领域具有丰富审判经验的资深法官。在对个案进行咨询讨论时,才能及时汇集类型化案件的信息流,发现提取类案的新特点和新问题,不仅对个案发表专业意见,还对类案裁判观点进行梳理,总结法律适用。
  
  嬗变 :从“自己的奶酪”动手
  
  改革是近几年来,湘潭中院最鲜明的关键词。
  
  司法责任制就是“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这是最关键、推行也最困难的一项制度,按照俗话就是:“动自己的奶酪。”
  
  湘潭中院从2013年新的院领导班子组建开始,就着手探索启动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为后期试点推行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打下了坚实基础。
  
  颜文军是湘潭中院审判管理办公室主任,也是法官会议制度的总执行人。
  
  2015年,颜文军和他的同事们在基层法院进行了一次小小的变革。“审判权力的运行,就是谁审理、谁裁判、谁负责。当时我们就选择了两个法庭,湘潭县的易俗河法庭和岳塘区法院书院路法庭。”
  
  传统的模式是法官办案,庭长审批,之后报给院长签发——最大的弊端是:不办案的人来签发案件,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了判决的公正严明。于是颜文军他们在试点里进行了大胆的革新:“一个法官、一个助理外加一名书记员成为一个审判团队,进行审判并负责,打破原有模式。”
  
  改革,必然会遇到阻力。
  
  颜文军坦言,在试运行的大半年里,发现了一些问题,也听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最终只有书院路法庭保留了改革的成果。“ 司法改革永远在路上,需要我们不断努力推进它的落实和不断地完善。” 这一次尝试后,颜文军将调整了思路,将目标瞄准了湘潭中院。
  
  “专业法官会议作为介于合议庭与审委会之间的咨询机构,能够为审判权与审判管理监督权直接创造缓冲地带,既能保证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裁判质量,又充分还权于案件合议庭。” 颜文军介绍说:专业法官会议以“规范、集约、去行政化”为目标,注重履行监督管理职责与尊重法官审判权的统一。当审判组织与专业法官会议意见不一致时,可自主选择裁判结案或提交审委会讨论。
  
  颜文军也反复强调:“专业法官会议制度是法院的内容管理的提升,主要是解决适用法律的问题,而不是事实的认定和判决。”
  
  提纯 :让老百姓感受公平正义
  
  “现在的专业法官会议制度在我看来只完成了75%。” 颜文军和他的同事们将目光放在了更长远的地方。
  
  最终的目的是“提纯”。首先,是通过专业法官会议的形式开展“以会代训”人才培养模式,有意识地将列席和旁听会议范围扩大至助理审判员、预备法官、书记员,使其能够了解案情,聆听案件分析,并鼓励青年法官积极参与讨论,增强理解和适用法律的能力。
  
  其次是形成类型案件的适用法律的理论依据,并进行推广和学习。“比如,我们发现审判过程中的问题,可能形成一个指导性的意见 ,对我们湘潭地区的法院处理同类型的案件有一种指导性的法律意见,这就达到了我们的最终效果。”
  
  颜文军介绍,《关于审理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重大职务犯罪案件请示制度》《关于财产保全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等等制度意见,都是通过案件讨论后推出的。
  
  当然,也不全是一片赞扬声。
  
  湘潭中院内部也有很多针对专业法官会议而产生的意见与分歧。比如:如何规范会议成员的资格审定;如何规范提交申请会议的程序;如何让专业法官会议抓大难要案、疑难案件;如何让会议意见对合议庭形成一定的约束力,如何加强法官专业会议的影响力……这些还在探索的路上。
  
  “改革不管怎么改,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关心的可能只是案件判得公不公道,打官司时的实际感受。‘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是专业法官会议的最终目的,也是衡量改革成效的标尺。”
  
  结果如何,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