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我可不可以不离开”
更新于:2017-09-27 20:25:37 来源:法制周报
   /编前语/  近年来,受国际毒潮和国内涉毒因素的影响,毒情形势日趋严峻,吸毒成瘾者逐年增多,伴随而来的社会问题日益凸显,特别是极少数身患艾滋病、尿毒症、癌症等重症、绝症人员,漠视法纪,秘密甚至公开贩卖毒品,严重影响了社会治安稳定,人民群众深恶痛绝。
  
  面对这一严峻形势,湖南各地纷纷建立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欲从根本上解决特殊人群涉毒问题。截至目前,省内共设立特殊人群涉毒人员收治中心16家,市州8个,县市区8个,形成了特有的禁毒社会化的湖南模式。
  
  益阳市委、市政府以严厉打击重症、绝症病人贩毒犯罪为着力点,于2006年2月正式成立桃江县涉毒艾滋病关爱中心,并于2010年8月又挂牌成立益阳市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针对特殊涉毒人员的特殊情况,赋予收治中心“惩、教、治”的综合功能,破解了特殊涉毒人员违法犯罪后无法管控的难题。
  
  “我可不可以不离开”
  
  益阳特殊涉毒人群收治中心里的特殊故事
  
医护人员给收治对象发放药物
 
医护人员对收治病人进行治疗
  法制周报记者 郭薇灿
  
  见习记者 陶星默 实习生  王嘉成
  
  他们,是一群特殊的犯人,因涉毒被判刑,又因身患重病被收治。
  
  他们,是一群来自各个岗位的民警,每天都面对特殊人群。
  
  这两群人,每天都要经历面对面的较量、心与心的交流。
  
  益阳市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的外表看起来和其他医院的住院大楼没什么区别。但在一张紧闭的铁门之后,关押的是特殊收治人员,病房门上的铁栏杆,成了他们与外界隔绝的一道无形高墙。
  
  “我可不可以不离开”
  
  ——因贩毒而被收治的
  
  李霞被释放时依依不舍
  
  初秋的清晨,一道阳光斜洒在床铺上,光束里浮动着细小的毛絮。李霞坐在床边,看着窗外发呆。一本《追风筝的人》搁在床头,保留着翻动的痕迹。
  
  这天,是李霞重获自由的日子,她却迟迟没有收拾物品。直到民警要求其联系家人来接时,她才微微低下头,摩擦着衣角嘟囔着,“我没有家人。”
  
  李霞,益阳赫山区人,一年前因贩毒被判刑一年六个月,又因身患尿毒症一直被收治在益阳市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
  
  民警告诉记者,李霞的家庭条件差,加之家人不管,尿毒症高昂的治疗费用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尿毒症患者,做一次透析就要500元,一个月要做10次,还不包含其他药品。”在收治中心的一年半,李霞习惯并逐渐依赖这里的生活,尽管已经刑满,想到出去后又没人管,没有生活保障,她产生了不愿离开的想法。
  
  收治中心副主任彭文凯同当地镇政府相关人员联系,安排把她接回家,并通过各方努力,帮李霞申请低保,让她远离毒品。
  
  “像李霞这种人,贩毒为了赚钱治病,以前抓了就只能放,造成恶性循环。近几年,随着国家医保制度的完善,加上收治中心的帮助,对这种特殊涉毒人员的收治效果好了很多。”彭文凯告诉记者,收治过程中,民警、医生会及时打电话给家属沟通病情,医护人员对病重人员会给予特殊关照,加上收治中心的人员相对固定,所以很多工作相较医院更细致、更到位。
  
  “他们首先是病人,
  
  其次才是管教对象”
  
  ——对于收治对象,
  
  副主任彭文凯如是说
  
  益阳市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坐落在益阳市第五人民医院一栋新的住院大楼里。
  
  最初,收治中心是由第五人民医院一栋上世纪80年代的旧大楼改造而成。随着收治工作的深入开展,市政府、市禁毒委决定租用益阳市第五人民医院一栋新的住院大楼。
  
  新的收治中心现有工作人员42名(民警7名、协警13名、医务人员15名、后勤人员7名),最大设计收治容量为120人,平均在押收治人数维持在110人左右。
  
  近日,记者在管教民警的带领下,走访了这家在省内颇有名气的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
  
  穿过一道封闭的铁门,是收治中心管控区的一楼,一条30米的走廊两侧分布着收治病房。经过民警的监控室,记者看到一间与其他病房不同的房间。房间以粉色为主调,为房间内5台血液透析机增添了几分柔和的气氛。
  
  对于接受治疗的特殊病人,彭文凯说:“他们首先是病人,其次才是管教对象。”
  
  收治中心分两区管理,即非传染性疾病区,主要收治的是癌症、尿毒症、高血压、心脏病、吞食异物者以及身患残疾的涉毒违法犯罪人员;传染性疾病区,收治患肝炎、肺结核等病症的涉毒违法犯罪人员。
  
  彭文凯和警员同事们每天都要在这条走廊来回巡查无数遍,对收治人员逐一查房,并向护士询问他们最新的病情,观察他们的生活,并和他们交流,了解他们的想法。“虽然他们是犯人,也有尊严,对他们的治疗一刻都不能放松。”每天下午,他还会带领收治人员开展教育活动。
  
  收治中心收治的大部分都是病重人员,很多随时要治疗,甚至要抢救,凌晨接到有病人正在抢救的电话,对于彭文凯来说是常事。
  
  记者了解到,此前,他是益阳禁毒支队二大队指导员。提起以前在禁毒一线的日子,老彭的眼里闪着光。他说,以前的工作一直让他很有激情和成就感,现在在收治中心工作, “没有那么辛苦了,但思想上的弦绷得更紧了,精神上的压力更大。”
  
  “宁死也不进行血液透析”
  
  ——最终,身患多种疾病的邓金波被感动配合治疗
  
  和医生对接完工作后,彭文凯和一名民警到走廊中间的一间病房内查看一名收治人员胡宇。“前几日查房时,我们发现他的饭菜没怎么动,人也无精打采。”
  
  今年37岁的胡宇,是桃江人。2015年9月2日,因贩毒被送往收治中心,被判有期徒刑4年6个月,因其患有严重的尿毒症,刑拘、逮捕、起诉和判决等程序都在收治中心进行。
  
  收治期间,胡宇身体的不适与家人的抛弃,让他一度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开始抗拒治疗。与胡宇的主治医生沟通后,民警开始轮流给他做思想工作。此外,民警还与胡宇的家属取得联系,一天打十多个电话终于说服其家属来收治中心看望,打开了胡宇的心结,主动接受治疗。“我家里人都不愿来看我,没想到他们(民警)却给我无微不至地关怀、照顾。”
  
  彭文凯介绍,收治中心像胡宇一样的个案有很多。吸贩毒人员的情况错综复杂,最担心的是抵触治疗,拿生命开玩笑。
  
  有的收治对象装病、绝食,企图达到外出的目的,彭文凯常常牺牲休息时间,回查监控视频后告诉他们:“别演戏,好好吃饭,身体是自己的。”还有的收治对象在收治前,为了逃避法律制裁,吞食刀片、钉子、打火机等自残……
  
  收治人员邓金波,广东茂名人,系公安部毒品部督案件重要犯罪嫌疑人,被赫山分局禁毒大队民警抓获归案。因身患尿毒症、肾型高血压等严重疾病,邓被送至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被收治后,邓金波拒不配合治疗,宁死也不进行血液透析,企图以此逃避法律制裁。民警和医护人员劝导多次未果。中心向领导汇报的同时,通知办案单位和邓金波家属、律师共同商议办法。此后,邓的父亲、妻子、姐姐及律师从茂名赶来益阳配合做邓金波的思想工作。邓金波眼见无法逃避法律打击,同时被收治中心的服务和真情打动,答应配合治疗。随后,现邓金波病情稳定,诉讼程序顺利进行。
  
  “很多时候,他们(收治人员)都非常防备我们,问什么都不回答。民警就向他们介绍收治政策,要他们认识错误,安心在这里接受医护人员的治疗,不让家里人担心。触犯法律一定要接受惩罚,但让其从根本上意识到自我行径的恶劣才能从根源解决问题。”彭文凯说。
  
  “就是死了也和你们没关系”
  
  ——如今的罗旺在深圳打工重启人生
  
  记者了解,收治中心实行公安和医疗机构联合管理,既有一套公安监管场所的管理模式,又有医疗机构的救治章程,民警负责安全监管,对被收治对象开展监管、教育、转化工作,医护人员则负责医疗救治工作。中心依法制定了《益阳市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管理细则》《特殊涉毒人员治疗规定》《聘用人员管理规定》《应对特殊涉毒人员死亡事件预案》等一整套严格科学的管理制度,确保有序管理。
  
  “身患重病又违法犯罪的特殊人群,以往一直是难抓难管,尤其是患有尿毒症、癌症、艾滋病的贩毒者,无法很好地在抓捕后进行管理。”彭文凯告诉记者。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成立以来,累计收治872人次,其中一部分人判决以后送往监狱,一部分强制戒毒的人员戒毒期满成为社区戒毒或者社区康复人员,还有一些刑满释放。
  
  收治中心实行跟踪回访制度,对被解除收治、请假外出的就医人员通过电话回访、医疗跟踪、上门回访掌握现实动态。对被责令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督促有关部门进一步落实帮扶措施,敦促其不再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通过回访,发现40余人重新违法犯罪并对其进行了再次收治。
  
  罗旺,1989年出生,沅江市黄茅洲人,因吸毒又患有糖尿病被送到收治中心。他曾因染上毒瘾用刀子威胁父母索取毒资,影响恶劣。被收治后,罗旺不配合治疗,绝食,甚至自残自杀,病情也出现危重情况。其间,被送回家呆了3个月,谁知他变本加厉,街坊邻居十分惧怕,随后又被送回收治中心。这一次,收治中心的领导和政法委、禁毒办、沅江政府进行了沟通,表示:“我们尽最大努力治疗、关心他,至于后果,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工作人员请罗旺的父母签订了保证书。“就是死了也和你们没关系。”父母亲对其失望至极。
  
  第二次的收治,工作人员为罗旺专门请了中心医院的专家,“他昏迷期间,打吊针、插导尿管、导尿,医生护士不厌其烦。”只要他有什么问题,主管民警就会立即赶回收治中心。最终,在工作人员努力下,罗旺开始积极接受治疗,身体情况有所好转。重回中心一年后,按照正常程序,罗旺转为社区康复人员,家人都来接他回家。“现在,罗旺在深圳打工,开启了新的人生。”彭文凯说。
  
  益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董岚表示,益阳将进一步理顺权责关系,优化结构、强化职能、加强保障,努力实现刑释解教人员“接得上、管得住”,社区矫正人员“控得牢、矫得正”,社会闲散青少年、吸毒人员、易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等特殊人群“底数清、管得住、服务好”等工作目标。益阳市特殊涉毒人员收治中心无疑是达成这一工作目标的重要一环。
  
  (除邓金波、罗旺外,文中收治人员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