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花鸟画名家曾景祥 :长流缘水活 高境在心痴
更新于:2017-09-06 21:01:12 来源:法制周报
   
  曾景祥  汉族,1949年3月生于湖南桃江,1973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学院艺术系美术专业。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第六、七、八届理事,湘潭市文联荣誉委员,湘潭市美术家协会荣誉主席;历任湘潭师范学院美术系主任,株洲工学院艺术分院荣誉院长,湖南科技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曾受聘担任长沙大学双聘教授,湖南工业大学特聘教授。擅长工笔画、写意花鸟画与水彩画,热爱古典诗词,热心理论探讨。其作品曾多次入选全国性大型展览,并有部分获奖,还有不少作品被国内外相关机构及个人收藏。发表专业论文30篇,诗词200余首,在人民美术、高等教育、荣宝斋、天津杨柳青、天津人民美术等12家出版社出版画册、专着、教材23部,完成一项国家级和六项省部级社科项目的研究工作。2015年6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曾景祥工笔花鸟画展》。2016年12月由湖南省教育厅、湖南省文化厅、湖南省文联、湖南省美术家协会、湖南工业大学及湖南科技大学联合主办《山花浪漫时.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曽景祥花鸟画展》。
  
  文/夏正君
  
 
 
 
 
 
 
  打开着名花鸟画家曾景祥教授的十几本画册,我感受最深的有两点:一是他那别具风韵的题画诗词;二是他那浓郁的桃花江游子情结。
  
  曾景祥教授有多重社会角色:着名花鸟画家、卓有成就的美术教育家、有多项国家省部级学术成果的学者,还是书法家、诗人。而我,更喜欢他作为文人画家的那些题画诗词。
  
  曾景祥教授是一位典型的现代文人艺术家。他出生在资江岸边的桃江,闻名遐迩的桃花江就在他家附近汇入资江,流下洞庭;桃花江是山青水秀、人文荟萃的人间乐土,2000多年前,伟大诗人屈原流放江南时,在此舍舟登岸,隐居十余年,曾氏宗堂就建在屈原作《天问》的凤凰山上;曾景祥的族祖叔曾星笠是民国着名音韵学家,他的曾祖父也是清末秀才。受此厚重文化底蕴的熏陶,曾景祥从小就喜欢诗词和绘画。他的古典文学修养极深,数十年来,创作了大量的诗、词、联、曲,那些画作题款中的自作诗,清丽自然、质朴无华,有清水芙蓉之美,诗中含画意,画中蕴诗情,这些题诗升华了其作品的意境,深得画坛评论家称赞和读者喜好。
  
  今年莺飞草长绿树成荫的仲春时节,曾景祥回家乡采风写生,我奉命作陪,感受了他那诗赋才情。那天,县委宣传部国清部长电话通知我,省卫视记者陪曾景祥回桃江拍专题,要我带《话说桃江》摄制组一同参加。上午,我们首先去看罗溪瀑布,在景点入口处喝擂茶时,高桥乡领导请他为景点赋诗作画,他抬头看看瀑布四周巍峨的群山,略一凝思,随即吟联一首:长流缘水活,高境在心痴。只有对景点了然于胸,才能信手拈来,我问他是否曾经来过,他说:“几年前来过一次,我还作了一首小诗:过了花桥进石门,山环水绕碧林风。悠然漫步来深谷,忽见悬崖有玉容。后来,我还据此诗意创作了一幅画。”他在题记中写道 :“癸巳年夏曾景祥写昔年游桃江罗溪诗意”。悬崖边一株映山红,悬崖下一片空旷,地上有几许卵石,两只山雀在悠然漫步,猛然抬头望见了那束山花。”该画作收入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曾景祥》卷中。
  
  下午到松木塘看飞水岩瀑布。应镇上书记镇长请求,在镇政府小会议室里,他当即作画一幅,并题诗:清风卷地收残暑,坐拥高秋享碧天。这一题诗,强化了画的意境。此画如今已装裱悬挂在松木塘镇政府会议室里。
  
  第二天,又陪曾景祥到了他老家桃谷山曾家坪,他曾经住过20年的老木屋仍在,霏霏细雨中,他带我们来到老屋坳中的一株古梅前,沉思片刻,深情吟道:老屋坳中一树梅,娇容不待暖风催。满枝尽是妖娆态,赢得三春一样晖。
  
  是日作陪的还有他堂弟禹辉,禹辉是个村干部,也是个乡里秀才,他邀我来到他堂屋门前,观赏曾景祥为他写的长联:资水如带,谷山如屏,四面尽怀淑气;孝忠在心,耕读在手,千秋承秉宗风。
  
  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曾先生的艺术创作追求诗的境界,他在《砚边悟语》写道:“没有文学修养的画家,不是画家,充其量只是个画匠。美术史上哪一个画家不是才高八斗,学贯古今?所以良好的文学修养是做画家的前提条件”。我们在湘潭作专访时,他画室隔壁有间书房,四壁都是满满的书,除了绘画书籍,全是中国古典文学,尤以唐诗宋词元曲选本最为丰富。寒来暑往,朝诵晚吟,赏读之余,曾景祥常有寻诗觅句的冲动,如此,数十年来,他便创作了大量诗词。在书柜里,摆放着几本线装本《曾景祥诗词卷》,全部是他用小楷抄写在宣纸上的,随手翻翻,佳词丽句,信手可拈。曾景祥是桃花江山水哺育的诗人,有深深的桃花江情愫。凡作画落款,多半为“桃花江游子曾景祥”, 在他不多的几方闲章中,有两方“桃花江”,一方“桃花江人”,一方“桃花游子戏墨”。翻看这些古色古香的诗词手抄本,我在扫瞄“桃花江”三字,竟发现了十多首写桃花江的诗。
  
  如《三月回桃江》 :池边燕雀闹声欣,嫩绿嫣红绕谷村。鸟唱花摇相竞艳,东风又乱一年春。有人称曾景祥是“翎鸟芳菲尽入诗”,他的花鸟画,往往是“一剪寒梅,几枝柳絮,数朵时花,二三翎鸟,读来顿觉满纸烟云,风光无限” (蒋力馀语)。2015年,曾景祥根据这首诗画了一幅写意花鸟,并题记“葵巳年仲冬桃花江游子曾景祥写并录旧作七绝《回老家》一首以记之”。池塘上空是四只含春泥筑巢的燕子,池塘边巉岩上盛开着一株映山红,旁边是一对昂首翘尾的喜鹊,望着纷飞的燕子,也欲振翅飞去。此画意境空灵,气韵生动,是家乡春天的美景常驻于画家心中。
  
  如《春游桃花江》 :万木葱茏花未阑,踏青湘女笑声繁。罗裙不解东风意,也学柔枝戏幼蝉。在郁郁葱葱的林荫道上,一群面若桃花的美女,步履轻盈,笑语声声;山风吹拂,裙摆飘飘,像细柳柔枝戏弄幼蝉一样,不时骚扰着姑娘们。这是怎样的意境!读了这首诗,你能不产生向往美的激情吗?
  
  如《春日回桃花江》:和风四月过洪山,遍地葱茏满目欢。鹊噪莺啼修竹里。鸡鸣犬吠白云间。洪山竹海,是桃花江国家森林公园三大景区之一,紧邻曾景祥的老家,这里的楠竹山连山坡连坡,万顷苍翠,碧波荡漾。又是一年春来到,画家回了故乡,漫步竹海,春风和煦,白云飘渺,满目葱茏,苍翠欲滴,翠竹白云间,鹊噪莺啼,鸡鸣犬吠,好一幅人间仙境!
  
  如《回老家》:正月初三过獭江,云山雾海两茫茫。休言遍地无颜色,立马东风上绿装。獭江,即獭溪,又叫桃花江,在诗人老家不远处汇入资江,流入洞庭湖。这年,曾景祥回家过年,见獭江两岸云雾茫茫,一派萧瑟景象。然而,“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他告诉你,千万不要悲观,不要消沉,一夜春风,就可扫尽残枝败叶,让桃花江两岸重新披上绿装。诗人眼中的家乡永远是春天!
  
  如《春风杨柳》:詹溪汩汩流温水,杨柳依依发嫩芽。且喜春风无世态,驱寒送暖顾千家。2015年,曾景祥根据诗的意境在青岛创作了一幅工笔画《初春》,这幅画很有新意,杨柳刚发嫩芽,上面有个喜鹊转身凝视嫩叶沉思。诗中的“世态”即世态炎凉,画是常用的构图,但一经配诗,就富有了时代气息和广大胸怀的诗意。
  
  如《夏风》:柳动微风日影斜,蝉鸣鸟叫闹喳喳。步声响处蛙声止,莫是冤家近我家。把情人比喻冤家,这在古典文学中早巳有之,《西厢记》第四本第一折:“望得人眼欲穿,想得人心越窄,多管是冤家不自在。”曾景祥这首小诗,意趣生动,令人回味,这便是“诗中有画”。他诗、词、联、曲都很拿手,有一首曲颇有韵味,同这首诗可谓是异曲同工,相映成趣,《急催玉曲·盼》:青山在,绿水在,倩影不在。风常来,雨常来,冤家不来。春去愁不去,花开闷不开。恍惚里,窗前坐定,两眼发呆。但愿他如东方曙色送光来。
  
  曾景祥所作联语,大多是颂赞家乡山水的。那天,他对我们一行记者说:你们到对河牛潭河渔村拍摄,才能拍出我家乡的美景,在晨曦映射下,资江碧波荡漾,波光粼粼;凤凰山上古木参天,白鹭翻飞。他还说,我老家这里风水很好,村子里有座山叫象形山,象形山对面还有一座更高的山叫龙形山。为此他撰写了几幅颂赞家乡的对联。
  
  其一:象形山龙形山山山相应,
  
  资江水獭江水水水皆连。
  
  其二:拿资江水比獭江水水比水阔,
  
  坐象形山看龙形山山看山高。
  
  其三:舞龙从吾好,玩竹海涛声,浮邱雨雪;
  
  投宿有此家,纳洪山淑气,獭水桃花。
  
  其四:朝向龙山观日出;暮从竹海听涛鸣。
  
  皓月一壶酒,清风两句诗。曾景祥教授是一个有思想情怀的人,也是一个有生活情趣的人,教学之余,他绘画、吟诗、饮酒、赏月,颇有唐宋文人遗风,所以他的书斋叫读月楼。曾景祥教授是一个很有家乡情结的人,他有一种深深的乡愁,那乡愁就是一江水,是一座山,是一杯酒,是一生情。这位桃花江山水哺育成长的诗人,永远记得来时路,他在一首自况联中调侃道:有闲处哼些乡歌,画些乡卉,也算半生雅士;来兴时抿点小酒,吟点小诗,终归一个疯人。如今,退休的他,回乡更勤了,他在寻找童年的足迹,梦中的“冤家”,这里有他吟诗作画取之不尽的源泉,正如他在《梦江南·六十抒怀》中写的 :霜浸鬓,红叶灿金秋,伏枥嘶空途正远,飞龙舞凤笔方遒,诗画铸风流。
  
  作者简介: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桃江县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副主任,桃江县人文研究会会长,《桃花江文化报》总编辑。
  
  七绝·观曾先生景祥教授画展有呈
  
  诗/贺迎辉
  
  寻芳三月正宜时,
  
  红浸桃花绿染枝。
  
  果是东风催意韵,
  
  山禽水鸟尽啼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