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一对新婚小夫妻的悔与泪
更新于:2017-09-06 20:36:43 来源:法制周报
   为还债来长沙打工 参与盗窃双双获刑
  
  一对新婚小夫妻的悔与泪
  
  法制周报记者 庹妮妮
  
  为了还清30多万元的外债,2013年,23岁的申俊(化名)带着他的新婚妻子李惠(化名),背井离乡,从河北来长沙打工。
  
  小两口上班的地方叫“天美广告公司”。一年时间,申俊挣了10万元。可就在他们憧憬着未来美好生活时,两人却双双被刑事拘留了。
  
  原来,申俊和李惠上班的广告公司,并没有从事与广告相关的业务,而是干的倒卖银行卡、窃取他人账户资金的勾当。据李惠的辩护人、广东国晖(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苏甜告诉记者,该公司的这项“业务”进展颇顺,直到2014年7月案发。
  
  近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被告人申俊、李惠等人犯盗窃罪一案,作出了终审判决,小两口均以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
  
  网友邀请来长打工
  
  据苏甜介绍,申俊和李惠其实是两个老实人。
  
  “2013年,申俊和李惠结了婚,为了办酒,他们欠下了7万元的债务。而在此之前,申俊为了给患有尿毒症的父亲治病,已经欠下了12万余元。”苏甜告诉记者,祸不单行,婚后,申俊的母亲又不幸得了癌症,小两口为了给母亲治病,又欠下了一屁股债,却仍然没能留住母亲。
  
  据申俊供述,母亲生病期间,他没有上班,没有经济来源,于是想外出找点赚钱的事做,好还上家里的欠款。
  
  “2013年7月,我在QQ上认识的一个网友刘某跟我说,来长沙跟他一起买卖银行卡,很赚钱,于是我就一个人来到了长沙。”申俊说。
  
  “刘某领我来到了天美广告公司”,申俊回忆,刘某告诉他,公司赚钱的地方有两点,一是从网上买来银行卡再卖出去赚差价。“第二个也是赚钱更多的,因为买我们这种银行卡的人通常不是干正当职业的人,他们的钱也不干净,我们可以从卖出去的卡里面偷钱出来,而对方不敢追究我们。”
  
  “我当时觉得这个事情很赚钱,于是跟着他们一起做了。”申俊供述,“那时5个人,一个月能从卡里面偷出来7、8万元。”
  
  参与盗窃银行卡
  
  3个月后,初尝到甜头的申俊,从老家把妻子李惠也带了过来。
  
  据申俊等人供述,以广告公司做幌子,实际进行倒卖银行卡、窃取他人账户资金的“天美广告公司”发展很快。记者从判决书上看到,2013年下半年,程某等人(另案处理)对外以“天美广告公司”名义,先后雇佣了17人。
  
  判决书显示,在程某等人的组织指挥下,湛某等人从网上低价买入他人成套银行卡后,利用“超级网银”业务,将购入的银行卡绑定为公司固定银行卡的子卡,绑定后,团伙成员便可无需子卡持卡人同意,通过登录主卡网上银行操作,将子卡的资金转入主卡账户。
  
  完成上述步骤后,湛某等人再将绑定后的子卡通过QQ、淘宝网等网络平台向他人兜售,被害人一旦向购买的银行卡账户内存入资金,团伙成员便通过操作主卡网上银行,迅速将子卡内的资金转入绑定的主卡账户内。
  
  据悉,为高效实施上述违法犯罪活动,程某将17人分成了3个小组,分别由湛某、刘某、蒋某任各组组长,并建立严密的组织体系和完备的分配、激励奖惩机制。
  
  申俊和李惠都是刘某的组员。记者从判决书上看到,申俊主要负责售卖银行卡、解决银行卡、计算机技术问题、查看主卡账户余额等事项。李惠则主要负责考勤登记及小组内盗窃金额、提成金额记录,看账户、转账等事项。
  
  苏甜告诉记者,2014年2月至7月期间,刘某组盗窃金额共计674064元。1年的时间,申俊从公司大概拿了10万块钱。但李惠不参与卖银行卡,她的工资每月2500元加提成。
  
  监视居住期间有了身孕
  
  “‘天美广告公司’的‘业务’越做越大。”苏甜告诉记者,正如刘某所说,由于买走他们银行卡的受害人的钱,大部分“见不得光”,所以很少有人去报警。直到2014年7月,他们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盯上。
  
  案发当天,申俊和李惠等人仍在正常上班。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员突然到访,将该广告公司的人几乎一网打尽,随后将申俊、李惠等人一并移交给了公安机关,次日被刑事拘留。
  
  申俊、李惠被刑事拘留后,因证据不足并未被检察院批准逮捕,两人强制措施被改为监视居住。在此期间,李惠有了身孕。
  
  2016年9月14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该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申俊、李惠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其中,申俊、李惠参与作案金额为674064元,盗窃数额特别巨大,均已构成盗窃罪,均系主犯,依法判决被告人申俊、李慧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万元。
  
  “一审判决后,我带着李惠给法官提交了其孩子的出生证明,证实她还在哺乳期,法官当庭决定对她予以取保候审。”苏甜介绍,李惠只能眼泪巴巴地看着丈夫被法警带走。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申俊、李慧等人不服,提起上诉。李惠及其辩护人苏甜提出,李惠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且一审认定盗窃金额证据不足,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
  
  近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申俊、李慧最终仍以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万元,两人刑期分别到2026年、2025年止。
  
  据苏甜介绍,终审判决下达时,李惠的儿子已满周岁。她非常配合地到法院办理手续,主动收监。
  
  “我们真的很后悔,当初知道了‘天美广告公司’的真实运作后,却没有选择离开。”李惠告诉苏甜,如今,她只想尽力表现,争取早点减刑释放。
  
  律师说:
  
  近几年来,窃取和买卖银行卡信息、伪造银行卡盗刷、诈骗银行卡转账等案件频发。广东国晖(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苏甜提醒,应提高防范意识,谨防银行卡盗窃或诈骗犯罪。
  
  应保护好个人信息。妥善保管自己的银行卡、身份证等,不轻易向他人透露个人信息资料,更不能将自己的身份证或者银行卡借给他人使用。
  
  要提高警惕防欺诈。任何情况下,银行、司法机关、海关等机构的工作人员都不会要求您提供银行密码,更不会要求您向指定账户转账,请不要轻信以任何名义和理由要求您划转资金的电话、短信。
  
  在使用网上银行进行支付时,不要安装或运行来历不明的软件和程序,不要开启来历不明的电子邮件、MSN、QQ等工具软件的远程协助功能,防止计算机被恶意操控或泄漏敏感信息。
  
  通过银行卡进行交易务必选择正规的银行取款机和指定的网页,出现问题拨打银行官方客服电话咨询解决。
  
  ■ 律师手记
  
  感受法律的温度
  
  苏甜 广东国晖(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我做律师的时间不短,辩护过数百起刑事案件,遇到过不少离奇的案情,也见过形形色色的当事人。本以为我已可波澜不惊,但李惠的案子,却还是触动了我心底的最柔软。
  
  李惠的委托人是其丈夫申俊的叔叔,典型的北方农民,背着一个大布袋从河北邯郸赶来长沙。他告诉我,兄嫂均已过世,留下两个侄子让他照顾,结果这次两个侄子以及老二媳妇李惠都被刑事拘留了,“我实在愧对兄嫂,千万拜托您要帮帮我的侄子侄媳。”
  
  我最初见到李惠,是在她刚被刑事拘留的时候。李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憨憨的。听说我是其家人委托来见她的律师,李惠哭得十分伤心,反复强调她只是想得到一份工作,赚点钱还债,根本没往是否犯罪的深处去想。
  
  李惠的案子历时3年,在此期间,公安机关针对此案补充了很多证据,花费了很大的精力。检察院也曾3次对本案延长审查起诉,最后经过了近两年时间才终于将案件移送至法院。此时,李惠已经怀孕六七个月了,我及时跟法官进行沟通,主审法官为了让李惠能安心生产,将开庭时间定在了她产后一个多月。李惠曾问我,怀孕了是不是不会被收监?我告诉她,怀孕哺乳只能取保候审,不能代替要执行的刑罚。
  
  一审开庭时,十几名被告分别委托了十多名律师,还有不少家属前来旁听,人数众多。检察院派两名检察官支持公诉,证据材料装了两大纸箱,请人抬到法庭。因为需要一个个讯问被告人,一项项证据质证,这个庭连开了两天,每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中间只休息1个小时。一轮轮唇枪舌战,既费脑力又费体力,庭审最后法官宣布将所有被告人收监。一审判决后,所有人都不服,均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但中院后来基本维持了原审判决。
  
  我最后一次去会见李惠时,带她出来的干警当面表扬了她,说李惠非常勤劳肯干,态度很好。李惠跟我说只想尽力表现,争取早点减刑释放,因为公婆已经去世,自己的父母身体也都不好,她的儿子只能寄养在亲戚家。
  
  一个多么纯朴的姑娘,只因为法律意识淡薄,泥足深陷,家庭分离。出于同情,我购买了不少生活用品给李惠送去。衷心祝福十年后或者用不到十年,她能刑满释放,全家团圆。也真心希望更多人能增强法律意识,不要重蹈她的覆辙。